第50章 我要去国外分公司

“杨阳,你冷静点,想想我们现在要怎么办?”夏黎安慰的捏了捏陆泽阳手掌,希望能传递给他一点力量。

豪车发动,陆泽阳顾不得其他了,冲过去想以身挡车,就算是他父母,也不能像绑架一样把人当众绑走吧。

“郑西学!”陆泽阳只摸到车屁股,便看见豪车开走,他实在跑不动了,弯下腰,双手撑在大腿上喘着粗气。

豪车里面的人仿佛听到喊声,纷纷转过了头,郑父亲信一愣,张张嘴像是自言自语:“陆泽阳?”

“西学,那是不是陆泽阳?”只隐约觉得像他,亲信也不敢确定,忙问郑西学:“他消失的这段时间一直跟你在一起?”

郑西学被突然抓走本来就够郁闷了,现在陆泽阳还暴露了,他没声好气道:“不是,你们都找不到他,我还能找到?”

亲信比郑西学大好几岁,大学一毕业就来了郑西学父亲的公司,受过郑父不少照顾,渐渐成了郑父亲信,和郑西学也很熟,就是太了解他了,所以根本不相信他的话,心里笃定自己没有看岔眼,那就是陆泽阳。

一回去就给二老汇报,郑家二老没想到买一送一,抓回来儿子还得到陆泽阳的情报。

郑陆两家是世交,陆母因为儿子的事情在郑母面前多次落泪,郑家也在私底下悄悄搜寻陆泽阳的踪迹,没想到近在咫尺,就跟他们的儿子在一块!

理所当然的,郑西学刚回到家就被一阵拷问,他记不清自己究竟否认了多少遍,二老就是死活都不相信。

好话歹话说尽了都没套出一点跟陆泽阳有关的信息,郑母长叹一口气,皱眉道:“老公,你说我们到底要不要跟佳慧说说?”

佳慧就是陆泽阳的老妈,冯佳慧。

郑父同样纠结,瞪了眼对面吊儿郎当的郑西学,心里一时也拿不定主意。

除了知道陆泽阳在这座城市外,他们什么都不清楚,告诉陆家二老也可能只会让他们空欢喜一场。

“哎,那孩子也是的,不想结婚回来说清楚就好了,现在一点消息都没有,佳慧他们多伤心啊。”郑母看着陆泽阳长大,把他当做半个儿子,他们也很操心他的事。

郑西学像个大爷一样翘着二郎腿,不满的嘟囔道:“说不结婚就不结婚,他真能决定还会跑出去像躲瘟神那样躲着?”

“你嘀咕什么呢。”郑父一眼瞪了过去。

嘴角撇了撇,郑西学没声好气低吼道:“我说你们对陆泽阳比对我这个亲儿子还好,他才是你们亲生的吧。”

从小到大,陆泽阳就各方面比郑西学优秀,郑父郑母经常拿陆泽阳做郑西学的榜样,但他一点都不嫉妒,这样正好给他省去很多麻烦,一次出事就拿陆泽阳来挡枪,方便又有用。

他倒真希望陆泽阳能是父母的孩子,这样的话,郑氏公司就不用他管了,他可以出去随便浪,也不至于今天被抓回来。

“西学,我们这么叫你回来……”

终于说到了正事,郑母走过来坐在他身边,好久没见儿子了,郑母心疼又激动的摸了摸他的脸,哽咽道:“儿子,你瘦了。”

郑父不乐意了,板着脸道:“他一天天吃我们穿我们的,日子不知道多自在,还瘦了,我看你才是找不到胡说。”

郑家就郑西学一个孩子,郑父和陆泽阳父亲一样,都想把儿子培养成自己的接班人,他们也有不一样的地方,郑父对郑西学严厉,但心里还是爱他的,陆父则是必须要让陆泽阳完全按照自己的安排走。

两家的母亲也不一样,都很溺爱,但冯佳慧更听丈夫的话,对丈夫的妥协多于对儿子的,郑母则更像家中主事的,郑父是个耙耳朵,表面上很凶,实际上大部分都是听妻子的。

两个家庭的教育方式不同,孩子的性格也就不同,当郑父跟郑西学说起公司需要他时,他义无反顾的答应下来。

郑氏国外的分公司形势危急,可郑父走不开,这也是突然把郑西学强制抓回来的原因,郑西学虽然浪,这些事情还是拎得清的,没有埋怨,接下来的好几天都跟着郑父学习处理事物,在筹备过些天去国外。

终于抽出空来给陆泽阳打个电话,郑西学站在诺大的落地窗前,看着外面车水马龙,背影有些许的落寞:“儿子,这些天我没有回来,你一个人霸占那套房子是不是很高兴。”

“你小子还想得起给我打个电话!”陆泽阳蹭的坐了起来,眼眸亮堂堂的:“我还以为你被你爸妈关起来了。”

这两天,他用尽一切办法都联系不上郑西学,夏黎安慰他虎毒不食子,郑西学父母肯定不会对他怎样的。

可他还是很担心,郑西学多次帮他,他不能见死不救。

等来了这个报平安的电话,陆泽阳心里那块石头终于落下了。

“好了,说正事。”陆泽阳道:“我要去国外管理公司,你知道的,我对这方面没什么天赋,你继续当我的远线智囊团啊。”

陆泽阳一愣,他居然都妥协了,真有一种儿子长大了的感觉,心情很复杂。

郑西学转身坐回办公椅上,盯着门口,音量自动小了几分:“我告诉你啊,我可没出卖你,那套房子我偷偷买的,爸妈都不知道,我走了之后,你可以继续在里面住,但是最近行动得小心,他们发现你在这座城市了。”

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在密谋什么大事呢。

陆泽阳轻笑,他就没怀疑过郑西学会出卖自己,说道:“那你走之前有空吗,我和莉莉来送送你。”

“行,到时候我电话联系你。”郑西学看着进来做报告的父亲亲信,急忙挂了电话,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似的。

三天后,郑西学出国的计划突然提前,他明确跟父母说自己走之前要去见一见陆泽阳,但没说具体是哪天,如果他们敢跟,他就敢当场撂挑子,反悔去国外。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