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你居然瞒着我!

惊喜褪去,她歪了歪脑袋:“这是压轴展品,应该很贵的,你哪来的这么多钱?”

他和郑西学的中医馆才开业,前期什么东西都费钱,他还有余钱买画?

陆泽阳早料到她要问这个问题,面色不改的撒谎:“我跟展会负责人说我想买来送给女朋友,他看在我们是见义勇为的份上给我打折了,还祝我们百年好合呢。”

这番话没有逻辑漏洞,夏黎相信了,垫着脚亲了一口陆泽阳,道:“我不是物质的女人,你买根发圈我都很开心,但你的中医馆才刚开业,钱得用在刀刃上。”

“你就是我的刀刃,跟你花再多钱我都愿意。”陆泽阳亲呢的刮了刮夏黎鼻梁,调侃道:“不过刚才听你那语气,你更像是中医馆的老板娘啊。”

夏黎低头轻笑,环住他的腰靠在他胸膛上:“是啊,我就是老板娘,郑西学是老板。”

“那不行!他给我走远点,你是我的老板娘。”捧起她的脸“啪唧”亲了一口,还不够,他低头吻了下去。

郑西学连打好几个喷嚏,揉揉鼻子喃喃道:“谁又在骂我。”

“我们这样说郑西学不太好吧。”夏黎低头整理药材,想起陆泽阳刚才的话没忍住又笑了笑,她实在是忘不了陆泽阳刚才那一句——“郑西学高中时候搞网恋,结果对象是一个又丑又胖的男人,他那次吓得几天都没睡好觉,老实了一个月”。

陆泽阳伸了个懒腰,走过去从背后环住她,头抵在她的肩上,脸颊蹭了蹭她的耳朵,懒洋洋道:“没事儿,谁让他今天睡懒觉不来上班。”

“那你再给我讲讲你们俩以前的事,我觉得你们的相处方式真好。”她想了解她的男朋友,想了解关于他的所有事情。

“行啊,我又想起一个有趣的,大学的时候,他为了摆脱一女孩子,居然说自己是同性恋,还说我是他男朋友,那一个月,我走在路上都有人偷偷议论我。”

夏黎噗呲一笑,这确实是郑西学能干出来的,她问道:“那你没有生气吗?”

“当然生气,他答应给我洗两个月衣服,这事儿才完的。”顺手把单子整理了,陆泽阳一边说:“你又不是不了解他这个人,不到一个月就有新目标,系里有了新的议论对象,我就全身而退了。”

夕阳下,弥漫着药香味的店铺里,男人谈着过去的趣事,女人支着脑袋笑容灿烂的听着,整一个岁月静好的模样。

如果不是郑西学的突然出现,这副模样应该能持续到太阳下山吧。

郑西学一脚停在空中,看着屋里那两人,心中生满了疑惑,这炽热的眼神?

“我去,你们俩什么情况。”抬脚跨了进去,郑西学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里头的两个人眼里只有对方,一点没注意到在门口站了好几分钟的郑西学。

本来就没打算要刻意瞒着他,撞见了就没必要否认,夏黎理所当然的挽上陆泽阳的胳膊:“就如你看到的,我们俩在一起了。”

嘴角撇了撇,心头涌出了酸意,郑西学不觉得意外,将买来的吃的扔给夏黎,撸起袖子就给了陆泽阳一拳。

“你居然瞒着我,我居然不是第一时间知道的,儿子,你太让爹失望了!”

陆泽阳也不甘示弱:“你现在知道了不就行了。”他顺手给夏黎撕开了包装袋,秀了郑西学一脸。

他们俩的秀恩爱就像放闸的洪水,一会儿喂对方吃东西,一会儿含情脉脉的看着对方,让郑西学这个单身了十多天的男人痛苦不已。

“你们俩能不能照顾照顾单身狗的感受。”郑西学捂着胸口像是受了好大的伤:“我人还在这儿呢,你们秀恩爱也要有个限度。”

看得他都想找个女朋友贴贴了。

两个人没有理他,继续亲亲我我,平常都是郑西学秀恩爱,他也有被秀的一天啊。

在郑西学心里,他们比烈日下的阳光还刺眼,一手挡在太阳穴处,用物理的方法不看他们,喃喃道:“早知道今天就不过来了,狗粮都吃饱了。”

他说是这么说,心里也为陆泽阳感到高兴的,他已经好久没有看到陆泽阳笑得这样纯粹过,好像自从遇到了夏莉莉,他的生活就变了,变得有色彩了。

两人的腻歪声不时传入郑西学耳朵里,忍无可忍之下,他一拍桌子,冷着脸走到夏黎身前,下一秒就变了脸色。

“夏大小姐,你看你都和我儿子在一起了,让我也沾沾光呗。”郑西学把陆泽阳挤开,殷勤的给夏黎捶肩。

“沾什么光?”

“给我介绍个女朋友,我要求很简单,要长得漂亮,身材好,该粘人的时候粘人,不该粘人的时候不粘人,不作妖的那种。”

夏黎撇撇嘴:“意思就是全围绕着你的心情做事呗,你怎么不找个机器人。”

她一直都看不惯郑西学这种海王行为,虽然自己可以不管,但绝不可能把自己身边的女孩子介绍过去遭罪。

郑西学嘿嘿一笑,凑在她耳边道:“你要是给我介绍,我告诉你一个你男朋友的秘密。”

眼睛亮了亮,夏黎心里有些纠结:“你贿赂我啊?”

“是啊。”他毫不介意这几个字。

想了想,夏黎没有同意,直接道:“不行,你太渣了,我决不允许我身边的朋友和渣男谈恋爱。”

“没意思。”郑西学并没有生气,他从来就不介意别人说他渣,因为他自己也承认,刷着手机等待下一个上钩的鱼。

太阳躲进深山,月亮悄咪咪冒出了头,下班高峰结束,中医馆迎来了一批一批顾客,连郑西学都没时间玩手机了,一直在介绍,夏黎也一起在忙活。

几波过去,中医馆恢复了客流量,夏黎还没来得及喝口水,周玄初就打来了电话。

“喂,下班了吗,我请你吃饭。”说得真是自然,还不忘吹嘘自己:“我刚在五星级酒店谈完生意,顺便买了辆奔驰,颜色挺好看,你应该会喜欢,反正你一个女的也不懂汽车,颜色好看就行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