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我想向他们介绍自己

等看到那熟悉的手,陆泽阳眼睛亮了亮,抬头就道:“莉莉,是你!”

“你这都能看出来?!”夏黎不可思议,她觉得自己已经伪装的很好了。

“只要是你,不管变成什么样,我都能认出来。”起身弯腰取下她那封印颜值的眼镜,陆泽阳笑容愈发灿烂:“没想到你今天会来。”

夏黎害羞的撩了撩头发,扫了一眼医馆布置,点了点头赞叹道:“郑西学可以啊,这么几天时间就把这儿搞得有模有样的。”

对于这方面,陆泽阳也是佩服的,他这几天看郑西学早出晚归的忙活,心里对他都改观了几分。

趁着客人不多,陆泽阳带她参观了店里,他们的招牌很普通,就叫中医馆,一是觉得医馆而已,没必要搞得五花八门的,二是中医馆不太好取名字,简单的足够了。

郑西学进来喝口水,见到夏黎顿了顿,茫然道:“你什么时候来的?”

他一直在门口,怎么没见到夏莉莉进来?

“就你那眼神,小偷进来你都要说句欢迎。”陆泽阳调侃了一句。

他们俩相处方式就这样,夏黎在一旁轻笑,郑西学没放在心里,撇撇嘴酸不拉叽的:“在我这个刚失恋的人面前秀恩爱,你们俩真没意思,算了算了,我大人有大量,不跟你们计较,现在天色也晚了,本老板允许你提前下班,送莉莉回家吧。”

“那谢谢了啊,郑老板。”陆泽阳无奈的摇摇头,换了件外套,看向夏黎:“走吧。”

两人的关系被调侃得多了,郑西学那一句反而不痛不痒的。

太阳还没完全下山,天空勾勒出橙红色,温暖的风徐徐吹着,吹动了两人心中涟漪。

“莉莉。”陆泽阳忽然站立在夏黎面前,抓着她的肩膀抿了抿唇像下定了决心般道:“现在我有工作了,下次、下次偶遇你的父母时,我不想再装作外卖员,我想向他们介绍自己。”

他不知道婚约该如何跟她说,但他不想放弃她。

就算他自私吧,他一定会找个机会跟她说清楚的。

夏黎睁大了眼睛,心脏的跳动失去了规律,胸膛起伏得厉害,笑容逐渐明朗:“好!”

她说得无比坚定,毕竟这也是她真心的想法,人不可能暧昧一辈子,只要他们真心相爱,就算她父母不同意,她也一定能想办法说服。

说曹操曹操到,夏黎手机响了几声,还就是夏母打过来的电话。

“喂,妈。”还没缓过来,夏黎声音轻飘飘的。

“你好久都没吃过家里的饭菜了,今天必须回家,我和你爸做了一大桌好吃的等你,我的菜要糊了,记住啊,必须回来!”

话音刚落,电话挂断,夏黎歪歪脑袋,搞不懂爸妈在搞什么鬼,不过她也确实想念妈妈做的饭了,回去就回去吧。

陆泽阳在路边给夏黎打了辆车,等出租车彻底消失在眼里,他才不舍的转头回家。

竹溪苑。

夏黎看着家门口那辆从未见过的奔驰有些困惑,爸爸什么时候又买了一辆?

“爸、妈,我回来了。”一开门就闻到饭菜香,夏黎扔下包准备去厨房先尝尝,刚一转头,她直接给愣住了。

“你好,我叫周玄初。”男人带着邪魅的笑容伸出一只手。

什么鬼?这人是谁?

或许是她半天没动,夏母过来推搡了几下:“你这孩子,怎么一点礼貌都没有,跟人家打声招呼啊。”

夏黎后知后觉反应过来,快速与他握了握手,把夏母推进厨房,关上门问道:“妈,这是谁啊,你不是说我好久没回来了想跟我一起吃饭吗,怎么还有个外人。”

“现在是外人,以后就说不一定了。”夏母拍拍夏黎肩膀,自动忽略她不满的表情,还好奇的问:“你觉得他怎么样,第一印象如何。”

说到这里,夏黎算是听明白了,感情这是她的相亲对象,就这么怕她嫁不出去吗?

事情到了这步,她也没胃口吃饭了,黑着脸撂下一句话:“妈,我说过了我不想相亲,你要是想你就自己相,我还有事,先走了。”

转身那一刻,夏母扣住她的手腕,恨铁不成钢的戳了戳她脑袋:“你这孩子,怎么一点都不明白爸妈的苦心呢,不准走,今天必须在家里吃完饭再走。”

好家伙,开始赶鸭子上架了。

“你们的苦心就是想把我嫁一个我根本不喜欢的人!?”

以前陆泽阳那事也就算了,为什么他都逃婚了,自己还是摆脱不了嫁人的命运!夏黎有些崩溃,她无法理解父母这么疼爱自己,却要完全控制她的婚姻。

“你小声一点,被人家听见了多不好。”夏母直接捂住她嘴巴,一点没觉得自己做错,苦口婆心道:“爸妈难道会害你吗,我和你你爸调查了很久,周玄初那孩子人很好,是个值得托付一生的男人。”

“而且,现在只是让你们先认识认识,又没说马上就要结婚,爸妈又不是老封建传统,你要是不喜欢,咱们再换一个,但也得先接触接触再说吧。”

这话就像是裹着小脚剪辫子,说着不封建,现在又是在干嘛。

夏黎实在受不了了,半点没被说动,仍然要走:“随便你怎么说,我不相。”

夏母松了手,正当夏黎以为她回心转意了,她的一句话差点让她崩溃。

“你要是现在走就相当于不认我们这个父母了,你走走试试。”

拿断绝关系威胁她,夏黎闭了闭眼睛,双拳紧握,她真想一走了之,可是不行,她做不到。

饭菜陆续上桌,夏母不厌其烦的抛出话题,介绍彼此,周玄初是周家独子,周家与夏家生意上有过往来,他才刚回国,自己开了家律所,就这一点快被夏母夸到天上去了。

偏偏周玄初还就吃这一套,夏母表现得越是敬佩,他就越傲慢,夸夸其谈自己在国外的见识和那家律所。

有些装逼装得过头了,夏黎都忍不住笑,她就不明白了,父母好歹混迹江湖这么多年,到底是怎么看上这个逼王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