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中医馆

拍拍夏黎的手,夏母满眼心疼:“那多委屈你。”

“哎,还能怎么办呢,都怪陆泽阳。”夏黎垂首叹气,表面上坚强不屈,实际上心里乐开了花,活该陆泽阳要逃婚,当然要利用利用他了。

二老相视一望,夏父背着手去阳台吹风,夏母转头说道:“那行吧,就按照你说的做,我们再等等陆泽阳的消息,宝贝,你放心,这些天我再去问问陆家,一有他的消息,咱们马上过去。”

“嗯嗯,你们也别太操心这件事,照顾好自己的身体。”

公司还有事情,二老没有多待,再嘱咐了夏黎几句,走出了小区。

车上,夏母沉着脸色:“前几天物色好的周家小子再观望观望,其他与咱女儿年纪相符的也可以看看。”

夏父一点没有诧异,仿佛事情本来如此:“好,过两天有个酒局,我再打听打听。”

就这么答应了女儿?他们就不叫老狐狸了。

表面上答应,实际背地里依旧在寻摸女婿人选,世界上又不是只有陆泽阳一个人,逃婚就逃婚了,还有更值得女儿的男人。

这可能就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吧。

……

“陆泽阳,我说了这么多,你怎么就不信我呢,我就真的有那么不值得相信?”郑西学急得手舞足蹈,手捂脸连连叹气。

一旁的陆泽阳静静看他表演,心里毫无波澜,眼神告诉他:是的,你就是这么不值得相信。

郑西学一看耍无赖行不通,立马换了种方法——撒娇!

“泽阳哥哥,你就答应我吧,你看我多么真诚,我这次真的决心改变了,看在我这么受伤的份上,你真的忍心不答应我吗~”他眨着大大的眼睛,恶心中带点清新。

对此,陆泽阳只有一句:“给我滚开!”

一把将他推开,陆泽阳嫌弃的拍了拍衣服:“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上次你也是这么说的,你觉得我还能再相信你吗?”

“这次和上次不一样啊。”郑西学挪了几步又趴着他手臂:“你看我混迹江湖这么多年,什么时候受过这么严重的情伤,我这次一定痛改前非!”

嘴角抽了抽,陆泽阳一个字都不信,却还是无奈道:“那你说你想搞事业,什么事业?”

郑西学和陆泽阳一样,家里特别有钱,都等着他们各自回家继承家业,偏偏两个人都不想,郑西学浪了这么久,还是第一次说要搞事业。

“开一家中医馆。”说起这件事,郑西学侃侃而谈:“我都已经看好了门面,用你来打招牌,到时候再请两个中医,你每天只用坐诊半天,剩下时间都可以去找夏莉莉。”

中医馆?

陆泽阳有了点兴趣,还是很怀疑:“你怎么突然想开中医馆了?”

“你有经商头脑,又会中医,不利用起来不是浪费了嘛。”郑西学理所当然道。

陆泽阳:……

“感情你是纯粹利用我啊。”一个枕头砸过去,陆泽阳想也没想的拒绝道:“要是跟别人合伙,我还可以考虑考虑,你不行。”

对于郑西学的能力,陆泽阳当然相信,但以他那海王模样,就怕他三分钟热度,亏钱是无所谓,但没必要啊。

见他如此坚定,郑西学没有放弃,眼睛一转,坐在他面前的茶几上,双手环胸,眼睛眯了眯:“难道你就想让夏莉莉一直觉得你不学无术?”

“夏莉莉”三字就是陆泽阳的开关,闻言便看着郑西学:“你想说什么?”

“你现在在她眼里是个无业游民吧,你打算在她心里一直都是这么个状态?”郑西学撇了撇嘴:“你想跟她在一起,她再喜欢你,她父母同意她跟一个没有工作的男人结婚?”

这话说到了陆泽阳心坎里,他不打算回家继承家业,那总得有个事业吧。

郑西学趁胜追击:“你说你今天去送药膳撞见她父母来了,如果当时你进去,她父母肯定要问你做什么工作,到时候你怎么回答,不想继承家产的亿万富翁?”

字字珠玑,陆泽阳已经被说服了,想了想表示:“行,我同意,就开个中医馆。”

按照他现在的情况,在哪儿任职都会被父母揪出来,自己开家店是最好的选择,而他最拿手的就是中医,确实不错。

见他松口,郑西学当即决定去筹备,他是个急性子,一天就把门面谈下,那门面以前就是中医馆,也不需要太多改动,稍微加点东西就可以开始请中医以及准备药材了。

这些他都请了专业人士打理,陆泽阳则什么都不用做,静静等着开业就行了。

开业了,他就不再是无业游民,他迫不及待的给夏黎分享了喜悦。

“真的!你能力这么强,生意一定会很好的!”

隔着屏幕都能感觉到夏黎的激动,陆泽阳嘴角扬了扬:“到时候夏大医生要不要来捧捧场?”

“那当然了,你就算不问我,我都要来。”夏黎望着天空,对电话那头说:“就是想不到郑西学那浪子居然能回头。”

今天听说郑西学经历酒吧事件决定痛改前非,她都不相信。

“他最近挺努力的。”陆泽阳侧头看了眼还在联系客源的郑西学,不由得点点头:“希望他这次真的能浪子回头吧。”

时间很快到中医馆开业,前三天,陆泽阳需要全天都在这里,生意平平淡淡,他无聊得给夏黎发了好几条微信,却都没有回复。

此时的夏黎身穿一身长裙,完美遮盖住了她的好身材,头发披下来,戴着个黑框眼镜,没有涂口红的嘴唇多了分苍白之感,乍一眼根本认不出来这是她。

看着手机上杨阳发来的消息,她微微一笑,关掉手机放在了包里,伸头一望,确定中医馆里有人,拍了拍自己的脸不能笑出来,低着头就走了过去。

“我头有些疼,来试试。”夏黎故意压低了声音。

郑西学一点都没怀疑,把她领着带到了陆泽阳面前。

“把手伸出来,我先给您号个脉。”陆泽阳没有抬头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