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您的外卖到了

被他给误会了,这误会正好合夏黎的心意,她欣然接受:“我就等你这句话。”

两人念念不舍的道别,夏黎转身,房间里仿佛到处都留有杨阳的身影,令她开心,也令她怀念。

躺在沙发上疲惫的捏了捏鼻梁,夏黎振作起来,重新认真的环视了一圈房子,房子虽小,五脏俱全,倒是真可以把这儿当做家。

如果这样的话,上班方便,下班也不用都被陆泽阳送到这儿了还要打车回去,怎么看都是一桩好事。

夏黎很快想明白,拿起手机在家族群里发了条消息:“爸、妈,我打算以后就在文城小区这边住了。”

没几分钟,夏母电话打来,先是表达了不舍,再接受此事,还幼稚的让夏黎发誓要经常回去看他们。

如此可爱的父母,当然要答应了。

屋里还差一些东西,夏黎在网上大买特买,一心想把这儿布置成温馨小家。

就在刚付款完,手机顶部弹出一条微信。

“莉莉,我今天回家的时候路过中药铺,买了不少中药,需不需要我每天给你送药膳?”

夏黎手臂受伤,这些天都不用去医院上班,他就没了每天见她的正当理由,当然得想点其他办法。

见她没回,陆泽阳又着急的补了一句:“药膳可以让你的伤早点好,早点回医院工作,挽救病人。”

多苍白的理由,夏黎抱着手机一个劲的笑,打出去一句话:“你说得我好像能拯救苍生似的,我有那么重要吗。”

“当然有,虽然你拯救不了苍生,但你能拯救我。”

好家伙,多么清新的土味情话。

夏黎嘴角笑容咧到了耳根,脚趾抓地,一只手攥紧了衣服,好一会儿才装作若无其事的回道:“那你记得每天给我送药膳。”

接下来的好几天,两人因药膳天天见面,就像腻歪中的小情侣,嚼着回忆入眠,期待着新的一天到来。

俗话说,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

他们俩终于也有翻车的一面。

清晨,夏黎刚刚睁眼,还没有完全清醒,一通电话打来,夏母夏父已经在家门口等着她开门。

慌忙开了门,夏母丢下东西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摸摸她的脸说出了那句母亲都会说的:“小黎,你怎么瘦了这么多。”

她这几天天天吃陆泽阳准备的药膳,又没运动,肚子里都多了个游泳圈,也只有父母才能有如此滤镜了。

夏母关心她的身体,夏父则更关心她的房子,环视一圈道:“你哪住过这么小的房子,要不要再给你买一套,附近就好像有别墅区。”

七八十平的房子虽然不说很大,但一个人住也是绰绰有余的了,夏黎摆摆手:“不用,这儿就挺好的,爸妈,我都这么大了,别太操心我了。”

这些天,她买的东西陆陆续续都到了,把家里布置一通,温馨了不少,夏父夏母也没有再坚持。

然而这时,门铃又响了,夏黎突然想到什么,拦住要去开门的夏母,先一步跑过去。

“铛铛,你的药膳到了。”陆泽阳说完话抬头看见她“嘘”的手势立马变了脸色,紧张道:“遇到什么事了?”

“我爸妈在家……”

刚说完,夏母声音越来越近:“宝贝,谁啊?”

陆泽阳灵机一动,声音大了几分:“祝您用餐愉快,记得五星好评哦。”

夏黎低头轻笑,不舍的跟他挥了挥手,转身回答:“没谁,就是外卖到了。”

二老没有多想,只是提醒她少点一点外卖,还是那几句话,外卖不健康不卫生。

夏黎左耳朵进右耳朵出,掏出手机想给杨阳发给微信,就看见他打来了电话。

“妈,我去接个电话。”

跑到阳台,陆泽阳就站在下面,他的声音投过手机传过来:“希望下次我能光明正大的见一见叔叔阿姨,不再这么小偷小摸的了。”

心中泛起一股暖流,她何曾不想,就是现在还不到时机,张张嘴低声道:“一定会的,一定会有那一天的。”

两人对视,都没有说话,却情意浓浓。

夏父夏母今天过来不仅仅只是单纯来看看她,还想跟她聊一聊婚约一事。

“小黎,爸妈想过了,陆家找不到人就不结了,咱们另择其人,我觉得周家那孩子就挺好的。”

富豪堆就是那样,没有多少人的婚姻是自我选择,一般都是联姻,毕竟他们想找一个门当户对的也只能在那圈子里找。

夏家二老再宠女儿,对于婚姻,他们也是想掌管主权的,毕竟婚姻是两个家族的事情,他们也觉得自己活了更久,更能为女儿挑选合适的。

知道他们没有恶意,但夏黎还是不太高兴,以前觉得婚姻无所谓,不就是两个人搭伙过日子嘛,现在不一样了,她遇到了杨阳,除了杨阳,她谁都不想嫁。

这么跟父母说肯定不行,夏黎想了想,只要把逃婚的陆泽阳拉出来垫背:“但我和陆泽阳都有婚约了,这么悔婚不太好吧,我觉得还是找到他问清楚他的想法再说,陆叔叔陆阿姨这么好,我们不能失信于他们。”

希望陆泽阳永远都不要出现!

“宝贝,你心里真是这么想的?”夏母很纳闷女儿怎么对这件事突然平和。

“当然了。”夏黎脸不红心不跳的撒谎:“你们想一想,本来是陆泽阳逃婚,舆论都是骂他,心疼我,这才过了多久,我们突然要悔婚,别人肯定转头就来骂我们了,不值得嘛。”

“而且你们和陆叔叔陆阿姨关系这么好,这一悔婚,他们心里也不太高兴,怎么说都不是一件合适的买卖。”

对于家族联姻,“买卖”一词最合适不过。

夏黎这话说得确实也有道理,现在的情况看似男女平等,实际上男人逃婚被骂几天,女人提出悔婚就直接被钉在耻辱柱上,双标极了。

夏家二老因为她的话都沉默了,一边觉得女儿说得没问题,一边心疼女儿遭遇这种事情。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