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你该不会是金屋藏娇了吧

吃饱喝足,两人相视一笑,夏黎主动提出洗碗,总不能让他什么都干吧。

手刚伸出去准备收拾,陆泽阳一边说话一边不小心握住了她的手:“让我来吧,你还受着伤……”

肢体的接触让两人都愣住了,暧昧气氛愈发浓烈,陆泽阳在心里骂了自己一句,先松开了手,低着头道:“你先去睡吧,这些我来就行。”

趁人之危可要不得,而且他还有婚约!

夏黎尴尬回卧室,躺在床上久久不能平息。

那晚她做了个梦,梦里,父母安康,工作顺遂,家庭幸福。她下班回到家,迎接她的是父母的关心以及从厨房里系着围裙走出来叫她吃饭的杨阳,他们还有一个可爱的女儿,才牙牙学语的年纪,甜甜叫着妈妈,幸福不过如此。

手机铃声不厌其烦的响着,打断她的清梦,夏黎揉揉眼睛,眯着眼看到是沈清羽打来的,接通后放在耳边,懒洋洋道:“清羽,什么事啊。”

“我还是不放心,想来你家看看你,现在就出门了哦。”

闻言,夏黎猛然坐起来,瞌睡瞬间没了,还能隐约听到电话那头汽车鸣笛的声音,危!

杨阳还在家,这要是被沈清羽看见,那不完蛋了,她急得慌了神,磕磕巴巴道:“我、没事,你来一趟太麻烦了……”

“正好我上午没课,不麻烦。”沈清羽没有听出不对劲,已经给司机说了地址。

看来劝阻她是没用了,夏黎揉了揉太阳穴,只好道:“我前两天搬出来了,不住在家里,你来文城小区吧。”

当初夏家二老买这套房子时,她就和沈清羽说过,文城小区离夏新医院近一些,沈清羽此刻也没有怀疑,让司机掉头。

“我这儿离文城还挺近的,宝贝,准备好迎接我吧,还有五分钟。”

沈清羽的最后一句话让夏黎懵了,她本来想找个理由让杨阳先走,这……杨阳这一走,出去必然碰到沈清羽,想想后果……不行不行,绝不能让他们见面!

挂了电话,夏黎急忙换了身衣服,出去就闻到饭菜香,陆泽阳穿着围裙在厨房忙活,见到她,脸上绽出笑容:“起来了啊,粥马上就好。”

他的身影与梦中重叠,让她一时分不清此刻是真实还是梦。

愣了一会儿,夏黎快速反应过来,慌忙道:“咱们现在可能吃不了早饭,清羽说要来看我,马上就到,要是她看到你……”

“我懂了,我要藏哪儿?”

夏黎仰头,正好对上他的笑颜,轻轻一笑,指了指客房的位置:“就藏那儿,我尽量在早饭凉之前让她走。”

陆泽阳点点头,脱下围裙道:“我今天煮得多了些,你可以跟她一起吃。”

经过夏黎身边时,陆泽阳顿了顿,凑在她耳边道:“你觉不觉得我们俩像在偷情。”

脸上一红,她扭过头去,趁着时间把玄关处陆泽阳的鞋藏进鞋柜里。

很快,门铃响起,监视器里出现了沈清羽,夏黎忧心忡忡看了一眼客房,抿唇把门打开,只希望事情能一切顺利。

沈清羽提着大包小包,毫不客气的坐下来,环视一圈道:“嗯,虽然比你家小一点,但感觉还是挺温馨的,夏叔叔夏阿姨辛苦了。”

“你今天为什么突然想起来看我。”给她倒了杯水,夏黎现在还有些后怕。

但她属实是多虑了。

沈清羽一饮而尽,握住她的手两眼放光,夸夸其谈蒂克,半点没有关心夏黎的伤势。

闻言,夏黎倒是放心了些,忍不住打趣道:“那你不想追回你的前男友了?”

“谁,我还有前男友?”她懵逼的眼神仿佛前男友从未出现过。

这样也好,总不能在一颗树上吊死,还是那种凤凰男大树,夏黎希望她幸福,认真的看着她:“不管你做什么决定,我都支持你,喜欢就去追。”

沈清羽被她的认真弄得有些不好意思,忽然觉得空调开太大,有点凉了,起身就要去拿绒毯。

危!

夏黎警铃大作,直接把她按下去,摆了摆手:“你不知道在哪儿,我去给你拿。”

她跑得飞快,沈清羽还没反应过来,她就拿回来了,以沈清羽那性格,拿的过程很有可能想去客房看看,说不定还会叫出她真名,夏黎绝不允许这种情况。

表情慌张,眼睛飘忽不定,沈清羽再傻都看出了她的异样,挑了挑眉,调侃道:“不让我去拿,你该不会是金屋藏娇了吧。”

“哪有!”夏黎激动的否认,不敢直视她,赶紧端来一碗陆泽阳煮的粥给她:“快喝了,喝完了去找你的蒂克哥哥,让我一个人在家里清净清净。”

说起蒂克,沈清羽把刚才的怀疑全部抛在脑后,又大谈蒂克多帅多好,充满了粉丝滤镜。

时间差不多了,沈清羽学校还有课,跟她打了声招呼离开。

从监视器看到沈清羽远去的背影,夏黎长长舒了一口气,去客房轻轻敲了敲门。

门打开,陆泽阳走出来,她不好意思道:“对不起啊,我不是不想让你和清羽见面,只是我们俩现在的关系,清羽的八卦……现在不是个合适的时间。”

孤男寡女同处一室,她跟沈清羽说他们只是朋友,她会信吗,夏黎自己都不相信,在她心里,她可不仅仅想成为杨阳的朋友。

陆泽阳笑了笑,上前一步直接来了个摸头杀:“不用跟我道歉,我支持你的所有决定。”

两人一起吃饭,一起看电影,时间飞逝,谁都不想把“再见”二字说出口,一直磨到了月亮升空。

“莉莉,我……我先走了,你有什么事情就给我打电话。”陆泽阳来到玄关,拿出鞋子装作平淡的说道。

夏黎心里也很不是滋味,但留一个男人再次过夜,那还是别了。

又不知道要说什么,她脑子一抽,脱口而出:“欢迎你再来。”

两个人都笑了,尴尬的气氛少了些,陆泽阳道:“你在家里好好养伤,我有空就过来看看你,给你做做饭,我看灶台都还是新的,外卖吃多了也不太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