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可能这就是醋王吧

抬头看了一眼陆泽阳,夏黎正准备拒绝,可嘴比脑子快,答应道:“麻烦你了。”

蒂克并不会包扎,主动提出来也仅仅是因为顾客在自家店受伤了,他得做点什么,就是感觉……背后有点凉。

上的药倒了夏黎一手,明明是给夏黎包扎,白纱布一扯,他快把自己包进去了。

“不是这么包的,你按照我说的做。”夏黎轻轻一笑,她实在是看不下去了。

蒂克愣了一下,满目茫然,突然,一只手伸来面前,反手夺过他怀里的医药箱,陆泽阳冷言道:“我是医生,我来包扎。”

酒吧里弥漫着醋味,蒂克一脸的莫名其妙,被郑西学以谈赔偿的理由叫到一边时都没弄懂到底发生了什么。

陆泽阳一言不发的仔细给她包扎,动作轻柔,生怕弄疼了。

她知道他在吃醋,也喜欢他的小霸道,嘴角不由得上扬,眼眸一转,“嘶”了一声。

“弄疼了吗?”骤然抬头,陆泽阳紧张道。

夏黎眉眼弯弯,模样动人:“我还以为你要一直不和我说话,那就是酒吧老板,比较负责任而已,我并不认识他。”

她在向他解释?

陆泽阳眉眼间藏不住笑容,他不是不清楚,可看见其他男人靠近她,心里总不是滋味。

可能这就是醋王吧。

“你的伤还需要去医院看看。”陆泽阳不慌不忙的系好纱布,蒂克的止血没做好,洁白的纱布瞬间浸了红色,夏黎稍稍一动,红色愈发蔓延。

但夏黎不在意,无所谓道:“不用,我回家抹点止血的药就好了,我可是……”

“医生”二字还没说出口,就看见陆泽阳沉了的脸色。

“不行,你必须去,不然我不放心。”他在她面前第一次展现出不悦的神情:“你说了不算,我说了才算,待会儿我跟你一起去,别想找其他理由。”

还学会明言明语了?

他是担心自己,夏黎也不再强求,点点头答应下来,就是心脏跳得失去了规律,眼睛仿佛只能看到面前那个男人。

蒂克打了好几个喷嚏,揉揉鼻子问郑西学:“你找我过来是有事儿吗?”

嘴角一撇,郑西学觉得他真不会看脸色,某人醋坛子都打翻了,他也没看见,不把他拉走,某人怕是能怄得吐血。

当然,郑西学没实话实说,笑嘻嘻的将手搭在蒂克肩上:“看年纪你比我小一些,我就自作主张当你哥哥了,今天的事情确实对不起,只要你开个价,我愿意全部赔偿。”

一个是酒吧老板,一个是酒吧常客,任谁看了都会觉得这两个人肯定很熟,但事实刚好相反,蒂克不经常来酒吧,来的话也只是管理管理员工,处理处理突发状况,与所有客人都不熟。

他没被郑西学绕进去,不卑不亢道:“不管赔偿与否,您的前女友伤了人就不是我们店能处理的,我会把她交给警察,至于赔偿,我将找专业人士与您对接。”

转身挣脱开郑西学的手,他后退两步,双手插在兜里,眼睛似笑非笑:“而且就算称兄道弟,你也应该叫我哥哥。”

陆泽阳夏黎双方眼里都只有对方,四周像自带了一层屏障,沈清羽都挤不进去,在一旁默默看着二人,心中不禁感慨,郎才女貌,真是天生一对。

不对,这是叛变,不能这么想!

她晃晃脑袋,偷偷拿出手机拍了张陆泽阳的侧颜,赶紧发给了沈行之。

“哥,你的竞争对手,我可警告你啊,一定要抓紧,这个人一看就不是那么好对付的,按照我对夏黎的了解,她怕是对他动了感情。”

他们两个着实相配,如果沈清羽不是行黎党,她真的挺想看到这两个人在一起。

沈行之开着会突然看到妹妹发来的微信,慌了下神,马上回复:“夏黎受伤了?情况严重吗,需要我过来吗?”

“你没看到有人给她包扎吗。”隔着屏幕都能感觉出沈清羽的无语:“就知道关心夏黎,都不关心关心你妹。”

看着手机,沈行之轻笑一声,修长的手指敲击在键盘上,不会儿就发出去一句话:“你要是受伤了,我电话早就被打爆了。”

想当初,沈行之在马尔代夫谈生意,正是关键时刻,沈清羽突然一个夺命连环call,说摔伤了,他扔下工作当即飞回去。

结果,结果她只是扭伤了脚,痛得满地打滚,非说自己骨折了。

沈清羽发来一串省略号,沈行之无奈的摇了摇头,这才看见她照片下的那句话。

图片不算模糊,但绝对称不上清楚,隐约能看到夏黎手臂上的纱布,而蹲在他身前的男人……

这是……

脑海中浮现那日派对上在游泳池时见到的人,他愈发觉得之前的怀疑没错。

“沈总,您的意见是?”

听到声音,沈行之抬起头来,会议室里,长长的桌子边坐满了人,此时都满目茫然和诧异,工作大魔王沈总刚才是走神了?

沈行之面不改色,低头扫了眼助理递过来的文件,抬手签下名字然后潇洒离开。

Roches酒吧。

警察匆匆赶到现场,原本还一脸嚣张的前女友立马就怂了,抓着郑西学的手臂哀求道:“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求求你别让我被警察抓走。”

“你求我有什么用,你伤的又不是我。”郑西学气不打一处来,看到曾经爱过的女人此刻如此低声下气,他心里也不好受。

“我看得出来你和她认识,西学,你去帮我给她求求情吧,我不想坐牢,我不是故意的,真没有想过要伤人。”

她确实没想过伤害别人,至始至终都只是想找郑西学和他新女伴的麻烦。

说到这儿,就不得不提一提那新女伴,前女友砸伤人之后,她听到蒂克说叫了警察就从匆匆跑了,生怕跟这件事沾上一点关系。

走之前把郑西学送的那束花扔在地上,只有一句话——“那是你们惹出来的,跟我没有关系,我们俩就当没认识过”。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