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意外受伤

这一挂电话,陆父不高兴了,开始铺天盖地的打过来,一点没站在儿子的立场上为他想想,一边还有陆母在帮腔,弄得他烦躁不已,心情都差得要命。

“陆泽阳。”郑西学正经起来;“有些事情想不通就不想了,不值得,走吧,就酒吧喝喝酒散散心,把你一个人仍在家里,我不放心。”

好久没见过这么正经的郑西学了,陆泽阳这次没有再拒绝,换了身衣服一同前往酒吧。

然而……他又被郑西学骗了!

郑西学正经到酒吧门口,一进去,脸上没绷住,脱掉外套钻进舞池,他是这家酒吧的老常客了,来过几次的人都认识,一时间,郑西学仿佛成了明星,身边被围了一圈人。

陆泽阳无语极了,坐在吧台连翻了好几个白眼,说什么陪他来散心都是假象,郑西学就是想找一个人等自己喝醉了然后送回家!

算了,来都来了,喝点酒走也不错。

“一杯威士忌,谢谢。”

刚喝两口,郑西学玩嗨了,一个肩膀搭在他身上,陆泽阳手一抖,半杯喂给地板喝了。

“今天你一定得帮我,我告诉你一个秘密。”郑西学一边跟周围的妹妹打招呼,一边小声跟陆泽阳说:“今天是花花的生日,我要给她一个惊喜,老实待这儿不许走,等我这边完了一起回家。”

嘴角抽了抽,陆泽阳真想一杯酒给他泼过去,花花估计又是他新认识的女伴,如果不出意外,还是他在家里养伤的那几天认识的。

没错,他受伤的那几天不能出门也活得自在得很,天天跟网上的妹妹聊天,没有一刻是闲着的。

随着郑西学一声号召,酒吧里的人自动帮他布置现场,明明是免费劳动力,干得却比谁都高兴。

不到半小时,酒吧换了一副温馨的模样,郑西学不知道在哪儿找到一身西装,头发喷上发胶,戴个金丝眼镜还真有那么点人模狗样。

他手捧鲜花,在门口向外张望,等着他的“白雪公主”。

这种情况一般都会被打脸,这次也不意外,他等来的不是白雪公主,而是绿了他的前女友。

“学学,你在等我吗,我就知道你心里还有我。”前女友朝他扑了过来,双手捧着他的脸感动不已,马上就要吻下去。

“等一下!”我早就和你分手了,我们现在一点关系都没有,我不是在等你。”郑西学一把推开她,嫌弃的拍了拍她刚才碰过的衣服。

郑西学自己定了个规矩,打死都不吃回头草,更何况是绿了他的回头草。

刚好,花花进来,郑西学上前几步把鲜花送给了她,酒吧内响起欢呼,都兴奋极了。

只有陆泽阳这个局外人坐在一旁,看了看那拳头紧握的前女友,心里为郑西学默哀,他完了。

果然,前女友心有不甘,冲上去直接把花砸了,拉着郑西学胳膊求复合:“我知道错了,如今看来,你才是对我最好的人,我以后都乖乖的好好不好,我们重新在一起吧。”

她一把鼻涕一把泪,看起来楚楚可怜,可惜郑西学只觉得她聒噪,反手推开她,急忙向花花解释:“我和她早就分手了,现在一点关系都没有。”

花花的理解让前女友更生气,眼睛横了横,开始大闹酒吧,脏话不停的骂郑西学和花花,还到处砸酒瓶。

这还能忍?

眼看事情朝自己没想到的方向发展,陆泽阳放下酒杯,赶紧拉住暴躁的郑西学,劝道:“她自己一个人疯就行了,你不能疯,我打电话报警,你老实待着。”

电话还没拨出去,陆泽阳亲眼见到一个玻璃瓶从眼前飞过,砸到地上破碎,然后就是一个女声的“嘶”。

夏黎怎么都没想到自己只是陪失恋的闺蜜来酒吧散心就被误砸伤,玻璃碎片划破她的手臂,虽然不深,但也在不停的往下淌血。

“对不起对不起,是我们的疏忽。”酒吧老板蒂克听到声音急忙跑过来,看到夏黎流血的手臂也吓了一跳。

酒吧打闹很正常,蒂克当时也没多想,看到那女人拿酒瓶想砸人时已经知道来不及,没想到伤人伤了这么深。

脸色黑了黑,他让人关停了酒吧音乐,拿起对讲机说:“马上报警,不准伤人者离开,等警察来了之后再解决。”

沈清羽在旁边急得都快哭了,酒也醒了,慌乱的道:“现在要怎么办,要怎么办。”

反而是夏黎在安慰她,她笑笑道:“这点伤死不了人,不要担心。”

“今天的事情实在没想到,两位放心,我们酒吧绝不会推脱责任,一定负责到底。”蒂克说话莫名让人安心,他让人去拿急救箱,一直站在夏黎身边。

“那边到底什么情况。”夏黎抬起手,简单的止住血,没抬头的问:“刚才就只是闹哄哄的,怎么发展成了打架。”

“本来是我们店里的常客给女朋友庆生,偶遇前女友复合,客人不愿意,那前女友就乱发脾气。”蒂克老实回答,眼睛一直盯着夏黎受伤的手,眉头紧皱。

夏黎愣了愣,感情纠纷啊,她忽然想到了郑西学,这感觉是他能干出来的事情。

当郑西学和陆泽阳站在她面前时,她懵了,对方两人也懵了。

“不是,那倒霉蛋是你啊。”郑西学说话时不自觉看了陆泽阳几眼,见他表情越来越黑,似乎料到了自己的结局。

“还真是你。”夏黎没想这么多,看着郑西学笑了出来,开玩笑道:“原来你魅力这么大啊。”

郑西学不敢说话,默默推了推陆泽阳,站在他后面卑微极了:“这不能怪我啊,真的不能怪我,我也不知道她在这儿!”

陆泽阳转过身只是笑,笑容让他打了个寒颤,更加觉得自己完蛋了。

回过头时,陆泽阳看着夏黎,眼里满满都是心疼:“我……我送你去医院吧。”

夏黎张嘴正准备答应,酒吧工作人员拿着急救箱赶到了。

“女士,您不介意的,我给你包扎行吗?”蒂克半蹲在夏黎身前说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