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一条人命15万

男人是个妻管严,只能帮着女人,说了两句“我们家不接受”后又躲在了女人身后。

“必须给钱,不给钱不能带走我爸的心脏。”女人耍无奈,干脆坐在了地上,指着医生大骂:“你们这些黑心医院,明明就是想用我爸的心脏赚钱,我要告你们!”

医闹都来了。

医生没办法了,虽然老人的确捐赠了遗体,但家属这么闹着,他们也不敢就这么把心脏交出去,不然像坐在地上那种人肯定还会闹,就算他们有理都变成无理了。

“你们自己想想怎么解决吧。”拍了拍陆泽阳的胳膊,医生无奈离开。

陆泽阳和夏黎对视一眼,夏黎心里翻了个白眼,走到男人身前问:“你们想要多少钱?我朋友的女儿现在就等着一颗心脏救命,难道就没商量的余地了?”

男人还没说话,女人“蹭”的一下站起来,狮子大开口道:“她等着救命不是就杀了我爸吗,一条命15万,不贵吧。”

这逻辑……不要脸到家了。

15万对他们来说确实不贵,但想着要给这种人,心里确实不太舒服。

这是,夏黎包里的手机响了,沈清羽告诉她萌萌病发,必须马上换心脏,不然就来不及了,让他们无论如何都要把心脏带回来。

时间不等人,他们除了接受15万买一颗心脏便别无他法,正打算同意,女人通过夏黎刚才的表情猜到了心脏急需,一改刚才的价格,原地加价。

“我们刚才想了想,15万不够买我爸爸的命,我们要30万,没有30万不能带走心脏。”

两个人都压着心中怒火,陆泽阳咬牙点头同意,当即转账,只希望这两个人以后能恶有恶报。

运送心脏的车一路打着双闪闯红灯,夏新医院内随时做好准备,心脏一到就可以马上进行手术,陆泽阳二人到医院时,萌萌已经被推进了手术室。

萌萌的父母听说心脏花了三十万,立马就给两人跪下,满脸都是泪水,说什么要把30万还给二人。

他们又不是那对狗男女,当然没有接受,表示能帮到忙很开心了。

萌萌的手术很顺利,被推到ICU再观察几天。

与此同时,陆泽阳收到一条B城医生发来的微信,那对狗男女一拿到钱就去全款买了两车,开出去不到两公里就发生了车祸,新车报废了,两个人也被送往医院急救,就是那家医院。

所以说恶人终有恶报,他们值得。

萌萌的手术比想象中还要成功,在ICU观察了一天就转到了普通病房,夏黎趁休息时间来看望时,萌萌妈妈拉着她的手一个劲道谢。

“夏医生,我说给你们钱你们也不要,住院期间这么帮我们家,我们都很不好意思了。”萌萌妈妈眼含歉意:“我和孩子爸想请沈老师,你和你的那个朋友一起吃顿饭好吗?”

心肠好的人就是这样,觉得别人帮了自己太多,自己不回点什么东西都不自在。

夏黎无所谓,沈清羽肯定也无所谓,只是还要看杨阳的想法,夏黎对萌萌妈笑了笑,安慰道:“那我去问问他。”

“好好好,谢谢夏医生!”

陪沈清羽聊了聊天,夏黎出去就给陆泽阳打了电话。

电话那头的陆泽阳直截了当的拒绝:“不过举手之劳而已,我不太喜欢那种场面,就不去了吧。”

虽然不明白他为什么毫不犹豫的拒绝了,但夏黎也支持他的决定,委婉告诉了萌萌妈,萌萌妈虽有遗憾,却也只能同意。

又到了下班时间,陆泽阳早早等在医院门口,两人隔阂在去B城那天就消了,维持着友达以上,恋人未满的关系。

陆泽阳给她买了一个冰激凌,垂眸一言不发,霎有心事的在她身边走着。

“你怎么了?”夏黎当然看了出来,直接问道。

“我……其实我不太习惯跟长辈打交道。”他忽然站立在夏黎面前,跟她解释今天自己为什么拒绝萌萌妈:“因为我从小就跟父母关系不好。”

他很少跟别人说过自己家的情况,但是面对夏莉莉,他一点都不想隐瞒自己。

夏黎愣了愣,回想起他在医院面对萌萌父母时确实有点不太自然,每次和萌萌聊得热火朝天,萌萌爸妈一回来,他就蔫了,然后找个理由赶紧走,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啊。

夏黎将头发捋到耳后,温柔一笑,安慰道:“不习惯打交道,咱们就不打,萌萌爸妈能够理解的。”

她声音很是温柔,像吹风一般吹进陆泽阳的心里:“不过萌萌很想念你,如果可以的话,哪天她爸妈不在,你可以去看望看望。”

别人听说他和父母关系不好一般都在责怪他,夏黎不是,她能理解。

陆泽阳心里流过一股暖流,答应道:“好,有时间我就去看她。”

……

“你跟我一起去吧,我一个人好无聊,万一我又喝醉受伤了呢。”

“郑西学,你腿才刚好就又要去浪,白瞎我给你煮了这么些天的药膳,别烦我。”陆泽阳快被他逼疯了,想关门,郑西学眼疾脚快伸了一只腿进来,他闭了闭眼睛直接一松,郑西学没站稳差点摔倒了。

“你要去就自己去,别来找我,谁稀得跟你一起。”他上眼皮耷拉下来,已经很不耐烦了。

郑西学嘴角一翘,轻松简单抓住他的软肋:“我知道你现在很心烦,去酒吧放松放松也不错嘛。”

“你怎么知道的?”陆泽阳觉得有些神奇,两个人虽然是好朋友,但也没有到心有灵犀的程度,而且自己明明没怎么表现出来啊。

郑西学趁机溜进他的房间,坐在床上没有看他:“上午听到你打电话了。”

陆泽阳:……

“滚,你给我滚。”

他还当真了!

上午又接到陆家二老打来的电话,翻来覆去还是那几句话,让他回家结婚,说要收拾他,他顶了一句嘴就被乱骂,气的他直接挂了电话。

他们家就是那样,陆父总觉得自己说的话才是标准,不允许任何人有其他意见。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