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她需要心脏移植

时间又过去十分钟,医院门口焦急等待的夏黎终于看到救护车过来,早准备好的医生连忙把萌萌推进手术室。

萌萌是心脏问题,并不是夏黎的强项,她安排了医院最好的医生过来抢救,自己在外头安抚浑身冒冷汗的沈清羽。

手术室的灯亮着,沈清羽腿一软,瘫在地上,额头上都是汗水,脸色惨白,整个人浑身颤抖,直到夏黎的声音响起,她那茫然的眼神才缓缓聚焦,哭倒在夏黎的怀中。

她从小泡在蜜罐里长大,一个咳嗽都能被沈家二老安排家庭医生,一个小小的擦伤就能连夜跑来医院,尽管送到医院的时候已经结痂了,从小到大就没生过大病。

去当音乐老师也是因为喜欢小孩子,谁知道她的学生毫无征兆的当场晕倒,她吓得不行,第一时间只能想到夏黎。

“不要担心,萌萌一定会没事的,一定会没事的……”

又是急症,又是心脏病,情况难以预料,按理说,医生绝对不能跟人这么打包票,但夏黎现在只能这么做,必须先安抚好沈清羽的情绪。

沈清羽还是哭,哭得撕心裂肺,一直在说是自己的问题,说怪她不知道萌萌有心脏病。

事发突然,萌萌以前也没有过心脏病史,沈清羽更是才入职不久,确实怪不了她。

夏黎表情也不太好,咬咬唇,抓着沈清羽的肩膀让她看着自己,一字一顿的说:“清羽,你是老师,你现在不能倒下,萌萌还需要你。”

她表情坚定,沈清羽全部听进去了,愣神了一会儿,抹掉眼泪重重点头:“你说得没错,我不能倒下,我要在这儿守着萌萌平安出来。”

担心她的情绪,夏黎一直在手术室外陪她,期间还帮忙联系了萌萌的父母,夫妻俩抛下工作慌忙赶到,萌萌的妈妈哭到差点昏厥。

一小时后,“手术中”三个字终于黯淡,医生推门走出来,四个人立马跑上前去,萌萌父母焦急不已:“医生,我女儿怎么样了?”

医生看了夏黎一眼,表情并不好,叹气道:“经过我们的抢救,孩子暂时脱离生命危险,但情况依然很危及。”

萌萌的妈妈眼前一黑,差点晕了过去,被萌萌爸扶着,再说话时,声音都已经沙哑了:“医生,我的女儿到底怎么了?”

“她需要心脏移植。”

这话犹如一个重磅炸弹,沈清羽后退好几步,没站稳摔倒了,萌萌的妈妈更是支撑不住晕了过去,被送去病房休息。

夏黎也知道了事情的严重性,心脏并不是血液,也没有库存,要是找不到合适的,萌萌就……

而需要一个心脏就代表另一条生命消逝,哪这么简单。

沈清羽眼泪掉个不停,神情都有些恍惚:“夏黎,我一定要救她,我一定要救活她!”

说罢,她掏出手机给沈行之打了个电话过去,没绷住直接哭了出来:“哥,我要你帮个忙,我的学生……需要心脏移植,我……你必须要帮她。”

平常沈清羽要什么他都可以给,但这……

夏黎心情复杂,哄着她拿走了电话:“行之哥,你不用担心清羽,我现在陪着她的。”简短说明了这边的情况,沈行之也只能说尽力帮忙找。

萌萌被推进了病房,嘴上插着呼吸器,胸膛轻微起伏着,她送来得及时,要是再晚十分钟,就算马上找到心脏源也无力回天。

或许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吧。

医院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夏黎不能再在这里陪着沈清羽,跟她嘱咐了几句便回到工作岗位上,时不时来这边看看。

第三次过来的时候,萌萌的妈妈已经醒了,守着萌萌床边哭个不停。

第四次过来的时候,萌萌苏醒,医生检查后确定暂时没有生命危险,但找心脏源也是目前重中之重的事情。

在下班前的二十分钟,夏黎来到病房,此刻的萌萌恢复了生机,见到她一直在笑,还像个小大人一样安慰爸爸妈妈和沈清羽不要哭。

“沈老师,夏医生,能出去聊一聊吗?”萌萌妈强挤出笑容,笑得比哭还难看,脸色纠结,一出去就给两人跪下。

两个人都吓了一跳,一时间忘了扶她起来。

“我和孩子爸都只是普普通通的打工人,我们实在没办法了。”仅仅几个小时,萌萌妈像老了二十岁,不敢抬头,咬牙道:“能不能求你们救救她。”

她说的是心脏源,一个普普通通的家庭哪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找到心脏源。

沈清羽想都没想拉她起来,语气极为镇定:“你放心,萌萌是我学生,我一定会尽全力救她的。”

夏黎沉默着,虽然她觉得沈清羽不应该这么轻易的答应,但换做是她,她也不会考虑这么多,一定要救!

“真的吗?”萌萌妈也没想到她会答应得这么爽快,一时间都有点不敢相信。

“真的。”夏黎帮忙一起回答了:“你就放心吧,我们能救的一定救。”

“谢谢你们,谢谢你们。”萌萌妈妈眼泪决堤,连连给两人鞠躬,光凭她和丈夫,萌萌心脏源很迷茫,有她们的帮忙至少还多点希望。

夏黎让她整理好心情一起回到病房,萌萌依旧笑嘻嘻的,仿佛生病的不是自己。

萌萌父母累了一天,沈清羽让他们先去吃饭,自己和夏黎在这儿看着,两人给萌萌打气,萌萌乖巧的表示她不会害怕,会坚强。

铃声响起,夏黎也到了下班时间,陆泽阳依旧在医院门口等她,此时,电话已经打了过来。

“莉莉,我给你带了煎饼果子。”

看着那边的两人,夏黎纠结之下还是说:“对不起啊,今天我不能跟你一起走了,我闺蜜的学生住院了,我想在这儿多陪陪她们。”

“什么病?”

“心脏病,需要心脏移植,哎。”夏黎忍不住叹气:“那孩子才十岁,看得我都……”

“我能进来看看吗?或许能帮得上什么忙,虽然是中医,但也是个医生。”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