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夏黎,出事了!

而此时,夏黎也接到了夏母打来的电话。

“宝贝,你什么时候回来啊,妈妈有事情跟你说。”

心中泛起一股不好的预感,夏黎紧握手机,小声道:“好,我马上回来。”

是关于她和陆泽阳的婚约吗?

自家的稀饭都没吹凉,各怀心事的两个人也没时间细想对方的不对劲,匆匆挥手道别,夏黎马不停蹄的重新打车回了家。

夏家二老在客厅正襟危坐着,时而叹气,时而烦躁,一见到她就把她拉了过来。

“爸、妈,到底什么事啊,你们别吓我。”

最近这段时间能让他们这么心烦的怕是只有她和陆泽阳婚事了。

夏母看着女儿是一脸的心疼:“我和你爸今天去见了陆泽阳的父母,他们至今也没有一点陆泽阳的消息,他们说等找到他就一定给你一个交代。”

“所以今晚讨论的结果就是没有结果。”夏父心里头不舒服,掏掏荷包想摸烟出来,突然想起夏母最近正在让他戒,手上没东西总觉得不适应,摩挲着手指继续说:“必须要等找到陆泽阳之后才能再做打算,那孩子……哎。”

这结果在夏黎预料之内,她并没有多惊讶,陆夏两家联姻筹备许久,亲戚朋友、商界圈内都知道,根本不可能这么容易解。

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找到陆泽阳好好聊一聊,他逃婚肯定也是不想结,只要两个小的态度一致,双方父母也不会再说什么了。

但前提是,陆泽阳在哪儿呢!他难道想当一辈子的缩头乌龟吗!

夏黎低头想事情被夏母误会为她在低落,又心疼又自责:“宝贝,是爸爸妈妈没有能力,不能把他带回来给你认错……”

“不是的,你们已经做得很棒了。”连忙打断妈妈的话,夏黎钻进她的怀里:“我知道,你们是世界上最爱我的人,陆泽阳逃婚怎么能怪你们呢,我们什么都没做错,该过得不痛快的应该他。”

夏黎抬眸莞尔一笑,拉过夏父的手一起握住:“我们不要因为他的逃婚变得患得患失,日子要好好过下去,随便其他人嘲笑或怎样,我只要我们一家平安健康。”

这是她的真心话,新郎逃婚是他没有担当,该受谴责的是他,他们为什么要过得如此不自在,未来还长,要开心的过下去啊。

二老被她的话打动,眼神温柔极了:“我们家的小黎长大了。”

陪父母看了会儿电视,夏黎打着哈欠走进房间,刚躺下,系统那得瑟声音就来了。

【我就说了吧,你只有靠完成我的任务才能找到陆泽阳。】

翻了个白眼,夏黎在心里不屑的说:“我都完成了多少个任务了,人呢?与其信你,我会不如向上天祈求陆泽阳能突然出现在我眼前。”

系统沉默了一会儿:【亲,不要放弃嘛,你不也是在做好事,救了人难道你不开心吗?】

夏黎不想再跟它说话,救人和想找到陆泽阳并不冲突。

……

“我回来了。”

陆泽阳没精打采的回到家,走之前的一片狼藉已经被清扫干净,郑西学正优哉游哉的看电视。

“我说你小子,今天是不是应该感谢感谢我。”郑西学转身趴在沙发上一脸坏笑:“要不是我借着腿上给你们俩创造机会,你能……”

“别说了,喜欢又有怎么用。”他从冰箱里拿了瓶啤酒,语气一下子丧了起来:“等我婚约解了再说吧。”

见他如此,郑西学猜到了什么,表情恢复正经,一把将他拉到身边:“是不是你父母又催你回去了?”

陆泽阳猛灌了一口酒,没说话,但态度就已经明了。

“没事儿,婚约解了就好了,我相信夏莉莉不会介意的,我看得出来她也很喜欢你。”

郑西学了解他的家庭状况,但事情到了现在,他躲也躲了这么久了,总有一天要面对的,忍不住再次劝道:“我觉得你还是回家吧,把事情说清楚,这么耗下去也不是办法。”

从陆泽阳逃婚后找他帮忙,他就在劝,然而陆泽阳的性格他也了解,不是这么容易劝得动的啊。

一瓶酒没两口就喝完了,陆泽阳心情郁闷的再去拿了几瓶,不顾郑西学劝阻又灌了一瓶,擦擦嘴道:“跟他们有商量的余地吗?”

空了的易拉罐被他捏成一团砸进垃圾桶里,他红了眼睛:“现在都什么时代了,还搞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我从来就没答应过那婚约,谁答应的谁去结啊,关我屁事!”

车上父母的那通电话彻底让他破防,前不久还幻想婚约解除就能跟莉莉坦白再告白,可那通电话的内容就是明明白白告诉他,他的决定没用,必须结这个婚。

陆父陆母十分强势,只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从来都不认为陆泽阳是个单独的个体,要求他必须听他们的,也是因为如此,陆泽阳和他们隔阂很大,固执不愿意回去。

知道自己没办法再劝了,郑西学拍了拍他胳膊表示安慰就没再说话。

这一夜,陆泽阳用酒精麻痹自己,直到很晚才睡着,最后还是郑西学收拾的残局。

……

“夏黎,出事了!”沈清羽声音颤抖:“萌萌……萌萌晕倒了,我不知道怎么办,我该怎么办啊,夏黎,我该怎么办……”

说到最后,她几乎是哭了出来,电话这头的夏黎是抓住的最后一根稻草。

夏黎皱紧眉头,先安抚着她,一边跑到医院前台:“你别慌,是在学校吗,我马上让人来接她,你先深呼吸,然后说说她的情况。”

她的话有一种让人镇定下来的魔力,沈清羽止住哭:“就在学校,你让人赶紧过来。”

夏黎明白,把手机放在一边安排前台让120过去,再拿起手机一步一步让她先疏散人群,保证好孩子不能断气。

不到十分钟,她终于听到那头传来救护车的声音,沈清羽挂了电话。

沈清羽有个副业,在一所小学当音乐老师,她口中的萌萌就是她的学生。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