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我有个主意……

回想了以前的种种,陆泽阳十分坚定:“是的,那女生成功过滤掉一个海王。”

在高中,那时的郑西学还不是一头长发,活跃在学校的篮球场上,当时就有好多小姑娘给他写情书,他向来来者不拒,海王在那时就初现端倪。

到了大学,他蓄起长发,抛弃了篮球走文艺路线,本身确实长得不错,多少姑娘前赴后继的涌来,陆泽阳帮他代收情书就收了好多。

不仅帮忙收情书,还要帮他编理由应付小姑娘们,女孩的哭声他没听过一百个都听过五十个,从来从来没有翻车的他居然栽了。

陆泽阳都想知道那女生到底是何方神圣,真不错啊!

正当两人感慨终于可以歇一歇的时候,郑西学又开始作妖了。

“我不要待在医院,我要回家。”他看着陆泽阳,眨眨眼睛:“回我们俩的家。”

要不是夏夏莉莉在这里,他真想一枕头给他捂死。

夏黎早清楚了这两人性取向,捂着嘴偷笑,第一次觉得他们俩还挺好玩,郑西学虽然是个海王,但为人还不错,只要不祸害她在乎的人,这个朋友值得交。

“我就要回家,我就要回家!”

论撒泼耍混,陆泽阳不是他的对手,好在他的伤不严重,也不是不能出院。

实在拿他没办法,陆泽阳转身过来对夏黎满是歉意:“今天真是麻烦你了,我先送你去外面打车吧,又是电话联系,我随时开机……”

郑西学忽然开口让他的话戛然而止:“不行!莉莉不能走。”

“祖宗,你还想干嘛。”这几个字是从陆泽阳牙缝里挤出来的,还不如让他醉死在路边,怎么事情能这么多呢!

夏黎倒是比较有耐心,问道:“我为什么不能走啊?”

“他是中医,我才不相信中医,而且还是个毛手毛脚的大男人,我觉得还是你这种小姑娘比较适合照顾我,你跟我们回家算了。”

他的算盘打得“啪啪”作响,其他两个人不是没有听出来,陆泽阳都狠狠的瞪了一眼他,转头不好意思的跟夏黎解释:“他脑子不清醒,你不要跟她一般见识,还是我送你去打车吧。”

让小女生大半夜去两个大男人的家里,这像什么话。

“你难道是不欢迎我?”

一句反问直接把陆泽阳问住了,他无话可说。

直到一同上了出租车,他才感觉到真实,心爱的女人又要去他家了!

在家门口的超市买了不少东西,当然,都是陆泽阳给夏黎买的,腿上有伤的郑西学连超市门都没能进去,孤零零在外面等着。

回到家,郑西学仿佛找到了主场,大爷一般躺在沙发上,腿抬到茶几上,那纱布忽然间变成了护身符。

拍了拍身边的位置,郑西学笑得很好看:“莉莉来坐。”然而转过头去就跟川剧变脸一样:“欸,那谁,把刚买的水果洗好送过来,我腿脚不方便,莉莉是客人。”

所以意思是能做的只有他一个人。

“那谁,我饿了,我要吃饭,赶紧给我做饭。”

“垃圾桶满了,倒一下啊,你还指望我这伤员去倒吗?”

“我想吃鸭脖,快给我下去买鸭脖。”

他指挥着陆泽阳,丝毫不在乎那双像是要杀了他的眼神。

从回家到现在,陆泽阳没有歇过五分钟,把夏黎都看心疼了,趁他下楼买鸭脖时一起跟了出去。

“你出来干嘛,晚上降温,很冷的。”嘴上埋怨着,他下一秒就把自己衣服脱下来披在她身上:“快回去吧,想吃什么微信告诉我,我一起买了回来。”

衣服上还残有余温,夏黎勾勾唇角:“没关系,有你的衣服,我不冷的。”

两人有说有笑走到下面超市,陆泽阳说:“今天让你见笑了啊,郑西学平常就那个性格,没有恶意,我们俩是多年好朋友。”

出来都不忘给他说好话,不愧是夏黎看上的男人,她愈发欣赏,整郑西学的心思也在心里发了芽:“我有个主意……”

“可以……”

陆泽阳听完表情一喜,竖起大拇哥赞叹道:“没想到这是你能想出来的办法。”

“那也是为了他能早点康复,我们没有做错。”她骄傲的挺起头颅,很是开心。

两人一回到家,陆泽阳殷勤的给郑西学零食,与夏黎对视一眼,开始实施两人的计划。

只见陆泽阳拿起了他的药草百宝箱,丢了几颗熬在锅里,不一会儿就能闻到一股药香味。

倒出来放凉,再贴心的送到郑西学面前:“大爷,药膳好了,你尝尝。”

总感觉他这副表情没有那么简单,郑西学半信半疑的尝了一口。

好家伙,苦得他想哭,张嘴想吐,陆泽阳来了一句:“欸,你不能吐啊,你知道里面有多少高档中药材吗,吐了就全浪费了。”

郑西学不知道药材到底有多高档,只知道陆泽阳的中药想买都买不到,吐了确实有点可惜……

硬着头皮灌下去,他没注意到陆泽阳和夏黎两人已经在偷偷庆祝了。他吃的那些虽说不是名贵药材,但确实也挺少见的,也确实都是治疗皮肤擦伤的,按理说,这波他不亏。

就是看着那两个人甜蜜蜜时,心里头也空荡荡的。

晚上,吃饱喝足,夏黎也到了回家时间,陆泽阳送她回家,在车上时,他的手机突然响了。

看到来电提示上的名字,陆泽阳愣了愣,下意识把手机斜了斜,不想让夏黎看到。

“儿子,你到底什么时候回来,从婚礼到现在,你从未出现过,爸爸妈妈打底要拿你怎么办。”

“泽阳,我们从小教你要成为一个有担当的男人,你现在就是这么担当的吗。”

“我告诉你,你跑到天涯海角,我都能把你抓回来,人家夏姑娘等了你好久了,你就是这么做人的?都不知道你爷爷一天天的教了些什么。”

按照他们的说法,就算他不想结婚,他们绑都要绑回去,令他头疼不已,不自觉的叹了口气。

夏黎目光看过去,两人四目相对,陆泽阳眼色躲闪,把手机盖了过来。

撇脚的演技,她看出了“心虚”二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