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他到底什么意思

“你问的谁啊?”夏黎此刻还没有反应过来。

“跟你一起来的那个人。”

夏黎连忙摇手否认,激动的道:“你想什么呢,他只是我闺蜜的哥哥,你该不会是误会我跟他有什么吧,我和他真没有!”

怕陆泽阳不信,夏黎竖起三根手指:“我跟你发誓,我和他真的真的毫无关系!”

真可爱。

陆泽阳噗嗤一笑,刚才的怀疑全都抛在脑后,忍不住走向她:“我就是问一句,你脸红干嘛,难道是喜欢我?”

他就站在夏黎面前,那双桃花眼仿佛能勾人魂魄,一不注意就容易陷进去。

脸红得发烫,夏黎后退两步,抿着唇低下了头,手指不停的摩挲着衣摆,她承认,她确实喜欢杨阳,但现在表白总感觉有点不太合适。

而且还不知道杨阳对她是什么想法啊,怎么能冒然表白!

抬脚逼近她身前,陆泽阳轻轻勾起她的下巴,另一只手轻抚她的脸颊,深情的看了一眼,将她头发捋到耳后,张张嘴说了什么,夏黎脑子嗡嗡的,一点都没听清。

等她反应过来时,身前再也没了陆泽阳的身影,四周望了望,陆泽阳早已消失在人群中。

他刚才是摸了自己的脸?夏黎不自觉的伸出手放在陆泽阳刚才碰过的地方,似乎还能感觉到他的气息,嘴角上扬,脸愈发滚烫。

沈行之回来就看到她满脸通红的模样,一时间手脚都慌乱了,伸手就摸在她额头上:“小黎,你怎么了?是不是哪儿不舒服,我现在带你去医院!”

他的到来彻底让夏黎回神,回医院倒不用,回家可以,陆泽阳都走了,她现在哪还有心情看画展啊。

“没事儿,不用去医院,送我回家就行。”

说完就闷着头往外面走,沈行之也只能跟在她身后,眉宇间的疑惑还没消下去。

车内,夏黎坐在副驾驶上摇下车窗,任由凉风灌进来,脑海里依然还是刚才陆泽阳对她做的事情,看她的眼神。

如果真不喜欢她,会用这种眼神吗?会想触碰她的脸吗?

夏黎不停的看手机,抬眼却是失落,陆泽阳自从消失后就一直没跟她联系过,那如果真喜欢,会舍不得联系吗?

他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小黎,到家了,你是……”沈行之语气中带了兴奋:“要不我今晚请你吃饭,我正好有时间。”

已经停车好几分钟了,夏黎一直都没说话,也没有下车,是对他的暗示吗?

见她还不说话,沈行之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小黎?你想去哪儿……”

话音未落,夏黎回过神来,一看到已经到家,下车关门一气呵成,连最后的招呼都忘了给他打。

看着她离去的背影,沈行之只是苦笑了下,不知为何,他觉得自己和她的距离越来越远了。

房间里,夏黎辗转反侧,她都不记得这是她第几百次看手机,无论刷新多少次,微信置顶的“杨阳”二字都没有一个红点。

为什么不联系她啊?

那……要不自己先联系。

盘腿端坐在床上,夏黎双手捧着手机纠结不已。

突然,手机震动让她差点没拿稳,屏幕上是她心心念念的名字,捏着嗓子轻咳好几声才接起来:“喂。”

“莉莉,我……”电话那头的陆泽阳同样纠结:“我看你同样很喜欢逸风的画作,我这儿有他所有的作品集和研究,要是你感兴趣的话,我给你送给来。”

好家伙,就这?

夏黎有些失望,手边的床单被她攥得皱成一团,无奈道:“好吧,那下次你有空可以来送给我。”她小声嘟囔:“我还以为你要跟我说其他的事情呢。”

这都算明示了吧!

陆泽阳对她的话来了兴趣,调戏道:“那你觉得我要跟你说什么。”

暧昧气氛到了最高处,对方随口的一句话听着都是甜的。

两人都没了话,却又舍不得挂电话,好一会儿异口同声道:“我……”

“你先说。”夏黎心里期待着,激动、紧张、兴奋、害怕等等心情交织在一起。

互相沉默着,仿佛能听到对方呼吸的声音,陆泽阳想告白,想问她能不能做自己的女朋友,可话到嘴边,那段没解除的婚约也突然出现在眼前,就像一盆凉水浇醒了他。

谁愿意跟一个有婚约的男人在一起,况且还是他逃的婚。

他退缩了,那段婚约没有解除,他要是告白了,就不仅只是对不起婚约女主人夏黎一个人,他也不得不退缩。

莉莉,再等我一段时间好吗?

这句话他也没能说出来,带给对方的只是沉默。

“啊,我刚想起来还有一本书没有放进去,现在没事了。”

意料之中的结果,夏黎除了失落,其他也做不了什么,背越来越弯下去,忽然觉得浑身都有点累。

陆泽阳绕开话题,反问了过去:“莉莉,你刚才想说什么?”

“我喜……”鼓起勇气想告白,话未说完,她就泄了气,身上可背着婚约啊!怎么告白嘛。

夏黎把手机拿远了一些,深呼吸一口气:“我说我周六有时间,到时候再过来找你拿作品集。”

话到这里就实在没什么好说的了,两人各怀心事的挂了电话,今夜又多了两个无眠的人。

时间悄无声息过了一个周,陆泽阳和夏黎还是像平常一样联系着,可是都没有捅破那层窗户纸,甚至没有提过那日在画展上的事情。

百无聊赖的翻着陆泽阳送来的逸风作品集,好看是好看,但她现在哪还有心情看,把书搁在一旁,回到床上躺了一会儿。

总感觉少了点啥事似的……

对了!

“欸,人工智障,为什么这几天都没有任务,你在搞什么。没有任务了?那你答应我的婚约解除呢,不能说话不算数啊。”

她大大咧咧的说着话,幸好夏家二老都上班去了,不然看到这样自言自语的她肯定会觉得女儿是因为陆泽阳逃婚受到打击了。

【没有说话不作数。】系统支支吾吾半天:【任务也不是说有就有的嘛。】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