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她喜欢沈行之?

见她答应,沈行之也很高兴,然而下一秒就听见她说:“那边还有个朋友在等我,我先过去了,再见行之哥。”

面对沈行之,她实在无话可说,只好通过这方法赶紧走。

沈行之连一句再见都没来得及跟她说,叹了口气跟助理离开,追她之路任重而道远,他是不会轻易放弃的。

终于离开了他视线,夏黎小心翼翼回头望了一眼,确定他上了车后才松了口气,看了眼门票,将它放在包里,打开手机正想给陆泽阳发消息就看见对话框弹出来一行字。

“我买好了,你还在刚才的位置吗,我来找你。”

“嗯,你朝这边走吧。”

两人碰面,陆泽阳看了看她身后,确定沈行之不在之后才放下心,心虚的拿出烟就说:“郑西学也真是,明明楼下就有超市,非要我给他买了送回去。”

好兄弟就是拿来在关键时候利用的。

“感觉你和郑西学关系很好。”

上次的事情让她还心有余悸,她必须在此刻问清楚。

“我和他是高中同学,相互最好的朋友,按照你们女生的话来说,我们就是无话不谈的好姐妹。”

他的话逗乐了夏黎,心中那块石头也落了地,看向他头上的光圈,她心情越来越好,当初为什么会怀疑他的性取向,真是找些事情给自己做。

陆泽阳也有疑惑,想不通夏黎为什么会和沈行之认识,而且刚才看沈行之那模样,对她应该不会是毫无感觉。

要说了解他的程度,郑西学第一,那第二个就是沈行之,而且……

“刚才跟你说话的是谁啊,我走的时候正好往后看了一眼。”

“我闺蜜的哥哥,也算是青梅竹马吧。”夏黎根本没注意到他的眼神,实话实说道,说完又看到他头上的光圈更粉了些,没忍住笑了出来。

很显然,这笑容被陆泽阳误会了。

光提一个沈行之的名字就笑,她应该挺喜欢沈行之的吧。

不过也是,沈行之长得帅气,虽然是富二代,但人很努力上进,年纪轻轻就在商业做出了不菲的成绩,喜欢他的小姑娘排到了法国,这种人就是放在哪儿都会被人喜欢的类型。

人啊,就是容易胡思乱想,陆泽阳越看夏黎的笑颜越觉得自己猜得没错,强撑着笑脸跟她吃过了饭,道别完,整个人的肩膀都耷拉了下去。

而就在一小时前,沈行之开车经过,望向窗外正好看到夏黎和一个男人有说有笑的站在一起,连忙叫助理停车,躲在角落远远看着二人。

男人背对着他,他完全看不清到底是谁,就觉得这身形有点眼熟,却怎么都想不起来到底是谁。

夏黎在他面前从来都没有笑得这么灿烂过,一时间,心情跌到了谷底,包里的手机响了都没注意到。

“沈总,我们走吧。”助理在身后小声提醒着,他跟了沈行之这么久,明白他的心意,更明白夏黎一点都不喜欢他。

面对不爱自己的感情啊,尽快抽身才有可能全身而退,死守着只会希望落空,不值当的。

沈行之念念不舍的收回眼神:“走吧。”

另一边,陆泽阳跟夏黎分别后,脑子里就一直有个念头,她喜欢沈行之。

不是疑问句,是陈述句,他觉得他确定自己心爱的女人喜欢他的朋友沈行之。

失魂落魄的回到家中,郑西学正躺在沙发上,见到他就调侃道:“哟,和你的莉莉吃完饭回来了。”

陆泽阳没有心情跟他开玩笑,掏出买的烟扔了过去,倒了杯水坐在他的身边一言不发,眉心皱成了一个“川”字。

“你咋了?”意识到他不对劲,郑西学问道:“失恋了?你们俩不都还没确定恋爱关系吗,这么快就失恋了?”

“你别瞎说,她根本就没有说过喜欢我,我们俩现在只是朋友。”

郑西学无语,眼神表示:朋友?你还骗得了我?

“看在你给我买烟的份上,说说情况吧,我看能不能帮到你。”坐起来看着他,郑西学一改之前吊儿郎当的状态,正经的看着他。

陆泽阳放下水杯,不屑道:“你能行吗?”

“我谈过的女朋友比你认识的女生还多,你觉得呢?”

这反问句把陆泽阳整无语了,确实是这样,在恋爱上,郑西学是个高手,他都不得不佩服的高手。

有种死马当活马医的感觉,陆泽阳问道:“我今天才发现,她好像有喜欢的人了,那个人不是我,而且很优秀,我觉得我比不过,而且我本来还有个没解除的婚约。”

自古以来都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郑西学又躺了回去:“她亲口跟你说她有喜欢的人了?”

“倒是没有,但能感觉出来啊,她说到他的时候一直在笑。”陆泽阳苦恼极了,他喜欢她,不想放弃这段感情,可有的感情是非放弃不可的。

郑西学张张嘴巴,他自称情圣,却属实拿朋友的感情没办法,忍不住吐槽道:“现在的年轻人啊,就是容易乱想。”

夏莉莉不喜欢他这个朋友,他把手里的这包烟给吃了!

看他这么纠结的样,郑西学也不想多说,走进屋里拿了两张会展门票给他:“女人嘛,再喜欢一个就行了,这展会本来是想带妞去看的,可惜啊,我魅力太大,另一个妞同时约了我,我去不了,便宜你了。”

“听说这展会很出名,肯定有很多美女来,到时候去认识几个,别在夏莉莉那一棵树上吊死。”

他撩了撩头发,感觉自己很是潇洒。

陆泽阳则翻了个白眼:“大哥,别一个妞一个妞叫的,别人没有名字吗,你啊,就是没找到真心相爱的女孩,等你找到了,你就明白我的感受了。”

他从不干涉朋友的恋爱自由,但该提醒的还是得提醒一句。

郑西学没把他的话放在心里:“反正你自己看吧,想去就去,不想去就算了。”

本来是不想去的,但陆泽阳偶然瞟到票上的名字——逸风。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