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不会爱上他了吧

“我让你滚,听不听得懂。”陆泽阳脸色愈发的难看,昂首挺胸没有半点退步:“穿什么是我的自由,不是你不要脸的理由,再不滚,我就……”

同样撸起袖子,手上青筋暴起,猥琐男迟疑了几秒,骂骂咧咧拉着手推车离开了,还不时的回头看几眼,陆泽阳完全长在了他审美点上。

夏黎抿了抿唇,眼神复杂,上手就要把他领带取下,嘴里还一边道歉:“对不起,都怪我不应该送你这个礼物,把它摘了吧。”

抓住她的手强制停下动作,陆泽阳毫不介意的笑道:“就像我刚才说的,谁都没有资格指责别人的穿衣自由,那人来搭讪我是他自己的问题,跟衣服无关。”

揉了揉她的脑袋让她不要胡思乱想,陆泽阳继续说:“说起来,我还应该感谢你呢,终于明白了女孩穿衣困境,我只是戴领带就被人误会,你们肯定更辛苦吧。”

三观正,懂得换位思考,这种男人打着灯笼都找不到,夏黎更加欣赏他,看他的眼神已经从心动变成了喜欢。

四目相对,陆泽阳先红了脸,立马把手松开:“不好意思,我……”

“不用解释,我很高兴。”食指放在他唇间,夏黎眼睛亮晶晶的。

一起到了三楼餐厅,夏黎选择了一家中餐馆,点了几样各自喜欢的食物,聊聊天,温馨自在。

这场饭局自然是由夏黎请客,当然,也给了一次陆泽阳回请的机会。

走出商场时,天色已经全黑,陆泽阳如往常一般送她回了文城小区,临走前的最后一句话是:“莉莉,你不要再自责了,没有人规定男生不能喜欢粉红色,我就很喜欢这条领带,不会摘下的,明天下午来接你再告诉你质量情况。”

随口的一句谎言被他如此珍视,夏黎心情复杂,深呼吸一口气,笑着跟他挥了挥手:“好,那我们明天下午见。”

事情都发展到这一步了,总不可能跟他说实话吧,她想,只要再熬过一天,知道他的性取向,这条领带就可以完全说拜拜了。

挥手道别,她看见他的出租车走远,打开手机打了辆车,拿出包里的耳机插进手机随便播放了一首歌。

夏日夜晚的凉风还存有白天的余热,夏黎深深叹了口气,自言自语了一句:“希望明天的结果是我预想中的吧。”

【亲,你为什么这么介意杨阳的性取向?】

“你还知道杨阳?”夏黎睁大了眼睛,不敢相信道。

【我是人工智能,这些当然不在话下。】

说得还挺骄傲。

“因为我喜欢他,想成为他女朋友,如果他喜欢男生,那不管我再怎么努力都没用,不过也可以做姐妹,反正早知道就早断了念想。”

【你确定你只是喜欢?喜欢只是一个人的事情,非得知道他的性取向吗?】

这话让夏黎愣了好一会儿,她真的只是喜欢吗?

“不会爱上他了吧?”

她被自己说的话吓了一跳,恍惚间才惊觉,原来她对杨阳的感觉早就不只是喜欢。

一辆白色轿车在她面前停下,夏黎不知道自己怎么上的车,回神时,她已经坐在自己床上,手机里正好弹出陆泽阳发来的一条消息。

“我到家了,领带还没摘哦。”他还附了一张领带的照片,粉红色与周围极其不搭。

还没回话,他又发过来一条:“我好期待明天的见面。”

他从未有过华丽的语言,却让夏黎的笑容从心里泛到嘴角,纤长的手指在键盘上敲打,她发过去三个字——“我也是”。

次日下午,雨水把城市洗刷了一遍,清新透亮但还有些闷热,夏黎从医院出来时,陆泽阳头顶上的粉色光圈一眼吸引了她的注意。

粉色光圈……代表他喜欢女人!

顿时心花怒放,她一蹦一跳跑到了陆泽阳面前,笑容止都止不住。

她的眼睛一直在他头顶,陆泽阳摸了摸头发,心中很是不解:“莉莉,我是头上有什么东西……”

话在看到一个人的下车时戛然而止,陆泽阳立马挪了一步,用夏黎挡住对面看过来的视线。

想都没想看着夏黎就道:“我突然想起我还没买郑西学让我带的烟,我先去一趟超市,马上就回来,有事情微信联系。”

话罢,他几乎是落荒而逃,速度之快,不一会儿就彻底消失在夏黎的视线内。

夏黎一脸懵逼,看着他消失的方向,张张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在搞什么?

“小黎。”

一声名字让夏黎转头看了过去,眉头蹙了蹙:“行之哥,你怎么来了。”

沈行之眼带笑容,大步走过来就说道:“想给你个惊喜,来接你下班。”

夏黎低着头没有看他,说话带着距离感:“谢谢行之哥,我其实打个车就能回去。”

笑容变成苦笑,沈行之没有生气,手插在兜里往后退了一步:“刚在这边开完会,想到你在夏新医院上班,就说顺便过来看看你,怎么样,刚回国,还习惯吗?”

“还挺好的,适应得很快。”

如果他们没有这层关系,夏黎还是能把他当做朋友对待,就是知道他对自己的感情,她不喜欢他,更不想让他误会自己还有机会,跟他说话做事都带了强烈的距离感。

她的心思沈行之怎会不知,一如既往的失落却无能为力,调整好自己的心情,侧脸伸出了手,身后的助理立马把两张门票送到他手上。

“我记得你小时候就喜欢看艺术展,刚才的客户送了我两张,我立马就想到你了,听说是国风大师的展,你一定会喜欢的,不去就可惜了。”

将门票递到了她面前,沈行之眼神中带着期待,门票是他一直就买好的,就是趁这个机会邀请她一起去。

投其所好的方法一贯管用,夏黎听到艺术展就很惊喜,而且别人是亲自过来给她送门票,根本不好拒绝。

接过了门票,夏黎抬头笑了笑:“谢谢行之哥,我一定会去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