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粉红色领带

在小区门口跟陆泽阳道了别,本来陆泽阳说要送她回文城小区的,夏黎拒绝了,在汽车后座的狭小空间里,她怕压制不住自己感情。

她十分坚持,陆泽阳也没办法,只能看着她坐上那辆车逐渐远去。

总感觉今天有哪儿怪怪的,可就是说不出来。

出租车内,夏黎戴上了耳机,刚在在陆泽阳家时还没感觉,真正一个人了,那孤独感和无助感扑面而来。

一见钟情的帅哥居然是同性恋,这比小说都离谱!

闭上眼睛任由风灌进来,她有些无奈,只能连声的叹气,为什么事情会变成现在这样。

“小姐,您目的地到了。”司机刚才就注意到夏黎的不对劲,说话都是轻言细语的。

付钱下车,夏黎径直走进了超市,买了几瓶啤酒回了家,夏家二老最近两天都出差去了,不然她也不可能如此肆无忌惮的喝酒。

一段暗恋居然是以这样告终的,太搞笑了。

把手机静了音,夏黎躲在房间一个人喝闷酒,脑袋昏昏沉沉,眼睛也不想睁开。

【哎,别难过了,不过就是男人嘛,拜拜就拜拜,下一个更乖。】

系统突如其来的声音让她清醒了一点,夏黎再开了瓶酒,双手一挥:“你闭嘴,你就是个人工智能,哪懂什么感情。”

她指了指自己,请笑两声:“夏黎啊夏黎,你都沦落到人工智能来安慰了。”

【你别瞧不起人工智能啊,我们也是很有用的好不好。】

“你能有什么用,你能改变人家的性取向?”

如果人工智能有脸的话,它这个时候估计撇了撇嘴:【你就这么确定他是同性恋?】

夏黎愣了愣,眨眨眼睛,想起今天在他家遭遇的事情,眼泪扑簌簌掉下来:“他自己都承认了,还能说不是吗,我好难过啊,为什么会喜欢上一个有夫之夫。”

【你确定是他亲口说了自己是同性恋?】

她治住眼泪,认真的想了想:“好像确实没有亲口说,不过他那反应还需要亲口说吗,很明显了吗,还有,我今天可是看到了他男朋友光着身子来开门的!”

系统有些无语,说道:【我有个办法让你知道他究竟是不是,要不要试试?】

“你能有什么办法。”夏黎嫌弃的瞥瞥嘴:“你就只能在我脑子里跟我对话,还能干嘛。”

【……】

【你到底要不要试试吧。】

“要。”说得毫不犹豫。

太喜欢他了,连最后一点不是办法的办法都想试试。

【商城有性向检测仪,你要买吗,用积分来换。】

“你这儿怎么什么奇怪的东西都卖?”

【……你到底买不买吧。】

夏黎一咬牙:“买,当然买,多少积分。”

【两千积分,最后问一遍,确定要买吗?】

“确定,对了,我一共有多少积分……”

话还没说完,脑子里突然感觉到“叮”了一声,紧接着就是系统的声音:【恭喜你,下单成功。】

“我还有多少积分?”

【还有一千。】

嘴角抽了抽,她好像这系统给掐死:“一个破性向检测仪花了我三分之二的积分?!”

系统没说话,故意避开了这个话题。

夏黎深深叹了口气,算了,只要能确定陆泽阳的性向,花点就花点吧,反正以后还能挣回来,她又问道:“下单了,那我的东西呢?”

【会以包裹的形式发给你,记得及时签收。】

还整得挺高级。

“大概什么时候才能到。”

【三日后到货。】

这下换夏黎无语了,猛灌了一瓶啤酒,不满的吐槽道:“你这速度比某丰还慢,你真的是人工智能吗,人工智能不能发某丰?”

系统自动下线,不管夏黎再问什么都再也听不到它的声音了。

她不知道那日是如何睡去的,接下来的几天也过得昏昏沉沉,直到一个签收快递的短信,就像一盆凉水把她浇醒了。

和寻常没两样的包裹,寄件人的地址也是义务某个小商城,寄件人的名字是“领带”二字,还有个唯一感觉靠谱一点的电话,夏黎忍不住好奇心拨通了过去,对方却是空号。

好诡异的感觉。

义乌小商品,她不会是被坑了吧?

当她打开包裹的那一刻,这种被坑的感觉愈发浓重。

一条领带,一条粉红色领带,一条跟寻常并无两样的领带。

“人工智障,你给我出来,你确定这就是能测试性向的东西,你坑我呢?”

系统声音不快不慢:【虽然看上去平平无奇,但你不能质疑效果啊,等那人戴上了,你自然能知道这东西到底有用没用。】

“不是,那我要怎么给他戴上,送人也不会送粉红色领带啊!你告诉我,你是不是故意整我的?”

拿着领带无语极了,送给陆泽阳会让他觉得自己是个变态吧?

【本商城都是自动发货,东西有用不就行了嘛,还管什么颜色。】

它还有脾气了!

算了,两千积分买的,她就算是绑都要给陆泽阳绑上。

把领带整理好放回盒子里,夏黎纠结了半天,还是拨通了陆泽阳的电话,还没说话,脸就已经红了一片,待接通后就一口气全说了出来:“有人送我爸领带,他用不着,我想着你需不需要,可以送给你。”

只能用这个理由了,平白无故送他一条粉红色领带也挺奇怪的。

电话那头的陆泽阳很是高兴,站起来不小心踢到了桌角,强忍着没喊出来:“当然好啊,我求之不得。”

在他看来,不管夏黎是用什么理由送给他,那都是她送的,受到心爱女人送的礼物,不开心才怪了。

两人就这样把事情敲定,约好第二天在夏新医院门口见面。

时间很快到了第二日,夏黎一下班就看到站在门口,朝她微笑的陆泽阳,他身穿一身西装,脖子处正好差一根领带。

有备而来啊。

深吸了一口气,她脸上绽出笑容,走到他面前把盒子给了他。

激动的打开,陆泽阳看到那颜色怔了怔,还是很高兴的立马把领带戴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