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原来是个误会

把病人从死神手里抢救回来不管在哪儿都是让人敬佩的,手术室门口响起了震天的掌声,连辅助夏黎的几个医生都对她投来了欣赏的目光。

夏黎微笑着点了点头,救死扶伤对她来说本就是分内之事,换做其他医生也会这么做,没什么大不了的,当然,能救活病人,她也很开心。

医生们都想看看夏黎,陆泽阳被挤到了最后头,死死的拽着主治医生:“说,到底怎么回事,不然我就把你送到警察局。”

“我说,我说。”医生听到警察局就怂了,身体顺着墙壁无力的滑了下去,双手捶打着脑袋:“都怪我,都怪我说错了针剂名称,导致病人陷入了危及情况。”

嗯?不是故意的?

陆泽阳还有些怀疑,没敢松手,蹲下去再问:“你说清楚一点。”

“我对这场手术做了充足准备,但没想到会有这么多人来看,我一时紧张,给助手说错了针剂,那姑娘喊完时,我才发觉不对。”主治医生满头大汗,双手止不住颤抖,眼神四处躲闪,还在后怕那一时的错误。

“我刚才差点杀死了病人。”眼睛慢慢抬起看向陆泽阳,眼泪决堤,他的情绪再也忍不住了:“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他的眼神和行为都不像骗人,陆泽阳放了手,小声问道:“那你刚才为什么要跑。”

“害怕,我害怕看到那个病人。”

全国首例的手术,大家都没有经验,十几双眼睛盯着自己,几个人都得听自己的指挥,医生的压力可想而知。

这一边,夏黎脱下手套,刚低头,一瓶已经空了的针剂映入眼帘。

这……

抓住辅助医生,她递出针剂:“刚才主治医生对你要的是这瓶?”

辅助医生仔细看了看,脑海里回想了一遍,确定道:“没错,就是这瓶,怎么了吗?”

“啊,没事。”眉头微微一蹙,她有片刻的失神,再看到针剂旁边的另一瓶,疑惑霎时间解除了。

两瓶液体,包装都一样,仅名字有一字差别的针剂,效果却是天差地别,一瓶救人,另一瓶是手术失败的拯救,一旦搞错了顺序,后果……

就是刚才病人的痉挛和口吐白沫。

原来是错怪了医生。

原来是虚惊一场,幸好也只是虚惊一场。

“医生……”辅助医生不知道夏黎的名字,纠结了半天只能喊了句医生:“外面的记者听说你抢救成功,都想采访你两句,你……”

话音未落,夏黎直接拒绝道:“救死扶伤是我们医生应该做的,没什么好接受采访的,不好意思啊。”

她可不想成名。

外面的人越围越多,再不出去怕是就出不去了,她找了个口罩戴上,低头从满是白大褂的人群中穿过,小跑出了医院。

她没发现,有个人一直跟在她身后。

离开了满是消毒水味道的医院,夏黎摘下口罩,新鲜空气让她放松了许多。

就是……总觉得忘记了什么事情。

等等,杨阳还在门口等她!

连忙掏出手机拨通了陆泽阳电话,刚响一声就听到了对方的声音。

“对不起啊,我临时有个手术,也忘了提前给你打个电话。”夏黎小心翼翼的试探着:“你现在回家了吗?”

“莉莉,你转头。”

不明所以的按照他说的做,面前的陆泽阳让她有些怔愣,手机还挂在耳边,惊讶的道:“你怎么在这儿?”

眼眸一转,他把手机揣进兜里,向她走了两步:“我在等你的时候听说这边医院发生事故,过来看看有没有什么能帮忙的,你呢,你为什么也在这家医院?”

“那手术是全国首例,主任让我们来参观学习,走得匆忙,我也没来得及给你打电话。”

两个人各怀鬼胎的骗过了对方。

“现在……下班了吗,我送你回去。”

心中一喜,夏黎低头一笑:“那我回医院拿包。”

一同回到夏新医院,两个人都没怎么说话,好在两家医院并不远,也不算尴尬。

在属于自己的办公室里,夏黎换下白大褂,拿上包,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一想到门口等着的陆泽阳就忍不住笑出来,路过的护士们都来揶揄了几句。

如往常一般打车回家,互相说些当日趣事,暧昧的气氛充满了整个汽车,连司机都忍不住频频从后视镜看看他们,摇摇头,在心里想“现在的小年轻啊,比我们以前甜多咯”

到达文城小区,陆泽阳正准备下车,夏黎突然摆了摆手:“今天太晚了,路上不好打车,你就坐这个出租车回去吧,我只有几步路,不用担心了,到家记得给我报平安。”

“行,那……再见。”

他小心翼翼地挥了挥手,看着后视镜里她的身影越来越小,直到消失不见。

心中松了口气,夏黎打开叫车软件,算着时间给陆泽阳发了一句——“我到家了。”

【任务失败,请以后再接再厉。】

系统的声音让她的心情一下子down了下去,又失败,为什么又失败!

“到底还能不能完成了,你是不是故意的!”

忍不住对系统骂了回去,以前的任务失败说有人帮忙就算了,今天这个为什么也算,辅助医生的帮忙也算是帮忙吗!

【亲,不要灰心,虽然失败了,但你也帮到人了啊,你不高兴吗?】

嘴角抽了抽,她真想把这鬼系统拽出来胖揍一顿,帮到人的快乐和任务失败的不快乐不是冲突的!

“我怀疑你就是故意整我的,其实任务根本不能成功对不对?”拍了拍额头,心里闪过无数的失落:“指望你能帮我找到陆泽阳解除婚约,我当时脑子肯定是坏掉了,随便你吧,姐不干了,以后不要再跟我说话,不要再发布任务。”

与其相信别人,还不如相信自己,等尽快找到陆泽阳吧,实在不行就跟杨阳挑明,能接受就接受,不能接受……那也没办法嘛。

一阵凉风吹过来,夏黎浑身打了个冷颤,搓搓手臂伸着脖子张望张望。

网约车怎么还没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