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第四个任务

第二天,夏黎做完四小时的手术,扭了扭脖子,拿出手机正好接到陆泽阳打来的电话。

“喂,快五点了,下班了吗?今天累吗?”

温柔的语气传进她的耳朵里,疲惫一扫而光,夏黎摇摇头:“不累,今天没什么手术。”

不知从哪天起,她习惯了快下班的时间接到一通他的电话,走出医院总能第一眼就看到他,然后一起吃饭,一起回家,就像所有情侣一样。

越是跟他相处,她就越舍不得他,想尽快解除婚约,到时便可以站在他面前:“你好,我叫夏黎,我们俩重新认识一次。”

这句话无数次在她脑海里表演,她想真正的成为他的女朋友,想一起牵手走在大街上。

思绪被电话那头的声音打断。

“昨天你不是说想吃煎饼果子吗,我今天正好在来的路上看到了,就给你买了一个。”

夏黎笑了笑,昨天只不过是自己顺嘴提了一句,没想到他就记着了。

心里觉得甜蜜,她说:“那我换了衣服就出来。”

挂了电话,陆泽阳脸上笑容还没落下来,往四周看了看,东边有个卖烤红薯的,西边是小推车卖花的,还有些饭店,每家门口都贴有各种粥。

这些天,他已经完全记住了医院周围的环境,每次看到他们都觉得很亲近。

手里的煎饼果子还有余温,朝医院门口往进去,期待着夏黎什么时候能出现在自己的眼睛里。

就在这时,脑海里突然传来系统的声音:【叮咚,您的第四个任务发布。】

“怎么在这个时候发布任务。”嘴上埋怨着,他仍旧在仔细的听。

【你的附近一家医院有一台重要手术,病人会被注射错误针剂,性命堪忧。】

“没了?”性命堪忧的事情说到这儿就没了?陆泽阳忍不住在心里怒吼:“附近的医院是哪家,你倒是说啊!”

【上次拯救成功还存有一个奖励,请问是否现在要用,可以得知具体医院。】

他还有其他选择吗?

“用!”

【往左边跑五百米就是那家医院,请你赶紧过去救人。】

心里忍不住骂脏话,为什么这种事情会摊在自己身上,得知有危险如果没救下来,他岂不是要懊恼一辈子,明明跟他没关系的事情啊!

腿已经开始跑了,陆泽阳都没有时间给夏黎打个电话解释情况,人命关天的事情马虎不得,其他事都可以以后再解释。

与此同时,夏黎也接到了相同的任务,只是没有陆泽阳的奖励,不知道具体医院。

正迷茫之际,两个护士聊着天经过她身边。

“咱们隔壁仁心医院今天有一台很重要的手术,全国首例,张医生都准备去看的,估计是不行了。”

“你天天就想着张医生,不过全国首例的话是不是很危险啊。”

“当然了,谁都没有把握到底能不能救活病人,而且我听说今天好多医生都去了,希望手术能成功吧。”

她们的话让她突然想起这件事,一周前开会时,副院长说起过,全国首例的手术对于所有医生都是好奇的,副院长也让他们有空的话就都去看看,长长见识。

这一周,病人多得要命,夏黎都忙到忘了这回事,估计系统说的就是这个医院,她来不及换衣服,直接从后门出发,先一步跑到了仁心医院。

医院门口围了不少的人,不乏记者和各地跑来的医生,夏黎拨开人群跑到了前台,气喘吁吁道:“他们手术在哪儿,不能手术,有危险!”

前台不明所以的看了她一眼,还以为她是来捣乱的,正准备叫保安,夏黎突然捏住了她的肩膀,一手掏出自己的工作牌。

“我是夏新医院的夏医生,你应该知道,作为医护人员,我绝不会乱说,病人此刻非常危险,你必须马上告诉我他们在哪儿!”

前台还是有些茫然,但立马给她指了位置,引领着她来到手术室。

手术全程开放,不少医生拿着笔认真记录这全国首例。

如果这次成功,医学将会更进一步,所有人屏气凝神,不敢惊扰到里面正在动手术的医生。

“让一让,让一让。”夏黎冲开人群,走到手术室里头,连忙大声喊:“不能注射!那针剂有问题,千万不能注释!”

时间就是这么巧,她刚喊完,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主治医生手里的针管已经空了,下一秒,床上病人发生痉挛,口吐白沫。

手术失败的预兆。

手术本就有风险,但今天的不同,是人为!

外面的医生都不知道要怎么办,叽叽喳喳叫个不停,里面的医生也束手无策。

就在这时,夏黎亮出身份,几下戴好手套立马开始抢救。

“愣着干嘛,赶紧帮我!”

在她的大喝声中,大家才回过了神,辅助她实施抢救。

陆泽阳赶到时,看到里头的夏黎有些惊讶,然而看到病人口吐白沫就明白自己和夏黎都来晚了,不顾阻拦的想冲进去帮忙。

可手术出了问题,任何人都打扰不得,和他一起的所有医生都被拦在外边,不能有任何人打扰里面的手术。

心里慌得不行,陆泽阳在心里祈求夏黎能抢救成功。

喘着粗气,手里的煎饼果子早就不知道在哪儿掉了,陆泽阳被人挤了一下,一抬眼,一个行为鬼祟的人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眼睛眯了眯,陆泽阳看到他胸前的铭牌。

是这场手术的主治医生!

他这个时候不在里面抢救,跑出来干嘛?

不对,他的行为不对,怎么觉得这是要逃跑?

手比脑子快,陆泽阳一把将他抓住:“你跑什么?”

他的话吓了主治医生一跳,使力想挣脱开。

错误针剂……

心虚的表现……

脑海里闪过一个念头,陆泽阳把他抓得更紧,反手让他紧贴墙面,不给他一丁点逃跑的机会。

里头的抢救还在继续,夏黎完全没注意到外面的情况,一心都在抢救病人身上。

十分钟后,她已经是大汗淋漓,看着病人停止痉挛才松了口气。

幸好是发现得早,病人成功脱离危险。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