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尧天酒吧

想见她?

车上坐满了大汉,时刻盯着她的一举一动,别说掏手机打电话,就算动动手指,对方都能把她给废了。

她不敢冒这个险。

硬的不行就来软的,夏黎眼眸一转,压低了语气,微微嘟唇娇滴滴的拽了拽旁边那人的衣摆:“大哥,到底是谁想见我啊,也不必这么兴师动众吧,我只是个弱女子。”

那人喉结滚了滚,连忙摇下车窗让冷风灌进来。

“小妹妹,你这点小心思还是省省吧。”另一边的一个人轻笑了两声:“你不用着急,想见你的人马上就能见到。”

凉风瑟瑟,汽车驶到了山间小路,路上的灯越来越少,夏黎心下一惊,不自觉地咽了咽唾沫,脑海中瞬间浮现出过往杀人抛尸的案子。

“夏黎,你要镇定,镇定!”她心里给自己打气,可那心脏跳得愈发的快,仿佛像要跳出来,再冷静的人也冷静不下来啊!

才回国不到半月,她都没多少熟人,到底是得罪了谁?

等等,莫不是……李少?

眼睛眯了眯,夏黎尽量调整好心态,装作自然的开口:“我有个问题啊,你们帮李舜尧绑架我,他给你们多少钱?这可是犯罪啊,给少了,你们能依吗。”

右边的人想也没想的脱口而出:“李少出售阔卓,夏小姐用不着操心。”

呵,果然是他,吃了熊心豹子胆了,竟然还敢绑架她。

夏黎心中放心了些,她知道李舜尧打的什么算盘,至少证明这车人不会伤害她。

副驾驶上的男人回头瞪了一眼刚说话的人:“嘴巴再不严实,我就他妈的给你缝上。”说罢,慢慢把目光挪到了夏黎身上:“夏小姐,我们也是拿钱办事,你老实点,我们不会伤害你,如果你敢不老实……就像你说的,我们这可是在犯罪。”

车里没有开灯,从夏黎的视角望过去只看得到他模糊的表情,就是这模糊中,一双眼睛格外明亮,让她不由的抖了抖。

汽车穿过田间小路又驶在了大马路上,绕了一圈,开往了夏黎不熟悉的地方。

【叮咚,你有一个新的任务,请注意查收。】

“什么任务。”陆泽阳按了按眉心,刚睡着就被吵醒,他的心情十分不悦。

【一位女子被绑架,五十分钟后会出现在尧天酒吧,请立马出门解救,此次任务是额外任务,不算在常规任务里,但有个奖励,就是会在下次常规任务是获得一个关键信息。】

“尧天酒吧?好耳熟的名字。”陆泽阳嘴里不满这个任务,身体还是挺诚实,立马起身从柜子里拿了套方便行动的衣服。

“那女孩长什么样,酒吧这么大,你总不可能让我一个一个的找吧,我要是找到了,黄花菜都凉了。”

【女孩身高168,短发齐肩,上身白色体恤,下身牛仔裤……】

这女孩……为什么这么像莉莉?

眼神下意识的失了神,陆泽阳几下换好衣服,慌忙找出手机拨通了夏黎电话。

响了几声,紧接着便是那道冰冷的女声——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

为什么要挂电话?

一边出门,陆泽阳一边再打了几个,直到最后,电话关了机,他再也打不通了。

拦下一辆出租车,他先说了地址:“师傅,我去救人,麻烦你快点开,晚了就来不及了!”

“那坐稳了!”

看着表盘一路飙到100迈,陆泽阳心里依旧焦急得不行,只希望系统的描述只是像夏莉莉,千万不要真的是她!

车子在尧天酒吧外停下,夏黎被推下了车,一边一个架着她直接走了进去。

里面烟雾缭绕,穿着暴露的女人灌男人喝酒,男人不老实的在女人身上来回摸索,这怎么看都不像是个正常酒吧。

“看什么看,往前走!”

夏黎又被推了一把,走到尽头,门外的保镖拦下了几人,看了眼领头手机上的内容,侧身给几人开了门,往里面喊道:“李少,人到了。”

房间隔绝了大厅的吵闹声,李舜尧正坐在沙发上左拥右抱,抬头看到一脸恨意的夏黎,一手拍在女人屁股上,一边嘴角上扬道:“夏黎,没想到吧,有一天你也会栽在我手上。”

夏黎往前走了两步,拿起酒杯就泼了过去:“无耻!李舜尧,得不到就绑架,你算个什么东西,赶紧把我放了。”

擦了擦脸上的酒,李舜尧的表情冷了下来:“老子看上你是你的福分,别他妈不识好歹。”

“被你看上是我这一生中最恶心的事情!”夏黎双手抱胸,眼神比他更冷:“我再给你一次机会,现在把我放了,绑架我的事情我可以既往不咎,不然……小心你吃不了兜着走。”

李舜尧起身挥挥手,两个女人老实离开,其他人跟着走了出去,房间里只剩下他们二人。

“放了你?夏黎啊夏黎,你是不是在国外读书读傻了,我费老鼻子功夫把你抓过来就为了放走你?”转了转手上的大金戒指,李舜尧猥琐一笑:“我不喜欢为难别人,只要你今晚陪我,以后我就不再找你麻烦。”

眼睛在她身上上下打量,他慢慢走了过去,一把摸在她的腰上。

夏黎心里一阵恶寒,直接将他拍开,往旁边走了几步:“不要碰我!恶心!”

“我就喜欢你这种劲劲的模样。”嘴角扬起来的弧度更加猥琐,眼神固定在夏黎胸前,冲过去就对她动手动脚。

女人的力气没男人大,夏黎奋力反抗,谁知李舜尧越摸越起劲,伸进她的衣服想往上摸。

就在这时,门突然被踹开,还没看得清来人,就见他拿着一个灭火瓶砸到李舜尧脚边。

李舜尧下意识的躲闪,夏黎终于有时间离开,连忙跑到陆泽阳身后。

“莉莉。”看着她头发凌乱的模样,陆泽阳眼里灌满了血丝,顺手从桌上拿起酒瓶往李舜尧砸去,可惜没砸稳,被他躲了过去。

终于看清来人,夏黎心里有些委屈,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掉。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