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你小子终于开窍了

两个人本来就没想为难她,夏黎大手一挥:“算了,过去的事情都过去了,以后好好看住孩子,不要再被人劫持了。”

妈妈感激的点了点头,推搡着小男孩,语气直接变了:“快给姐姐道歉,为之前撞倒的事情道歉!”

小男孩有些扭扭捏捏,但还是乖巧的道了歉。

知错就改就是好孩子,两个人心里都放下了疙瘩,陆泽阳忍不住捏了捏他那肉脸蛋,忽然还觉得他有点可爱。

“你们小情侣郎才女貌,心肠又好,结婚的时候一定要通知我,我保证包个大红包过来。”

得勒,又误会了。

两个人相视一望,都懒得解释,把母子俩送上了车才松一口气。

“莉莉,你吃晚饭没?”陆泽阳不好意思的开口:“忙活了这么久,我都饿了,我请你吃晚饭吧。”

那刚才没吃的那顿吃回来。

当然,更重要的是想跟她再单独相处一会儿。

夏黎倒是大方的同意了,两个人走回商场,选中一家西餐厅,一坐下就有店员走了过来。

“二位晚上好,请问想吃点什么?”

陆泽阳把菜单递给了夏黎,夏黎随手一翻,四个大字映入眼帘。

情侣套餐。

正打算翻过去,店员看了眼两人,开始了她的表演:“今天是本店活动最后一天,情侣套餐有牛排和意面,很适合二位,还打八折哦。”

“我们不是……”

“那就这个吧。”

两个声音同时响起,店员笑了笑,默默在平板上点了情侣套餐,说完最后一句话立马走了:“请二位稍等,情侣套餐马上就好。”

店员一走,空气都掺了些尴尬和暧昧的气氛,夏黎红了脸,先开口问道:“为什么要点情侣套餐?”

“打八折嘛。”陆泽阳打哈哈过去,夏黎看着更是动心。

然而他们都没有想到情侣套餐还有小瓶红酒,陆泽阳连忙解释:“我不知道套餐有红酒,我没有其他意思,咱们不喝好了。”

千万别让她以为自己是个动歪心思的人啊!

夏黎倒是没往这边想,大大方方拿过了红酒,给两人倒上:“没事儿,既然点了就喝吧。”

可她高估了自己酒量,红酒,只是红酒啊,她都能一杯倒!

红酒上了脸,夏黎脸颊红晕熏得恰到好处,砸吧砸吧嘴,眼睛已经闭着了。

陆泽阳不自觉地用手碰了碰她的脸,像触电般抽回手来,嘴角的笑容快列到了耳根。

在此之前,他是不相信一见钟情的,更不相信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事情就是这么发生了,毫无征兆,没给他一点准备。

西餐厅即将打烊,陆泽阳不得不拍了拍夏黎的肩膀:“莉莉,你家住哪儿,我送你回去。”

趁人之危的事情不是他会做出来的。

然而不管陆泽阳怎么问,夏黎都不说话,甚至像一个树懒直接抱住了他,挂在他的身上,弄得陆泽阳都不敢动。

今晚的月亮又大又圆,只要抬头,满眼都是它,陆泽阳忍不住说了一句:“今晚月色真美。”

凉风吹过来,吹醒了陆泽阳,他赶紧把外套脱下来披在夏黎身上,再一次询问:“莉莉,你还记得你家住哪儿吗?”

夏黎还是没说完,或许是冷,把他抱得更紧了些。

迎面开来一辆出租车,陆泽阳咬咬牙,伸手拦下了车,将她抱上车,给司机说了自己家的住址。

总不可能让她一个人待在外面吧,带去酒店更离谱,最好的办法只有带回家了。

到家,陆泽阳扶着她开了门,温度的回暖让困意直接袭来,醉醺醺的夏黎倒在陆泽阳怀里,嘴里呢喃着什么。

陆泽阳哪有个这种情况啊,况且怀里的女人还是自己很喜欢的女人,他咽了好几口口水,都不敢低头看她。

门锁转动,郑西学开门就看到了沙发上的这一幕,吓得手上的东西都没拿稳,轻笑几声,打趣道:“你小子终于开窍了,知道找女朋友了。”

陆泽阳和郑西学是好友,失踪的这段时间,一直都是他在提供资金和住所,一个……称不上传统的海王。

“不是,她不是我女朋友。”陆泽阳想解释:“我……”

“不是女朋友!”郑西学惊了惊:“那你小子玩得开啊,这才悔婚多久……”

就不该跟这人说太多!

陆泽阳不想解释了,直接甩给他一个眼神,郑西学眯了眯眼睛,扁扁嘴不再说话,经过夏黎身边时不由得多看了两眼。

还长得挺好看!

看出了他的小心思,陆泽阳当即打断他的念想:“你要是敢对她做什么,信不信我把房子掀了。”

“信信信,陆少爷的话,我怎敢不信。”

回屋放下了东西,郑西学无奈的摇了摇头,换了身衣服走出来,看看陆泽阳又看看他怀里的女人。

“陆少爷,你喜欢她?”

陆泽阳一愣:“这么明显吗?”

“开玩笑,你出去不打听打听我是谁,就你这点小心思,怎么可能逃得出我法眼,快说,怎么认识她的。”

确实不能跟海王比。

陆泽阳小声说起了这两天的事情,把郑西学都给听愣了。

“那这么看来,你们俩是天生一对啊,你不得赶紧抓着这个机会,而且我敢打赌,如果她对你也一点感觉都没有,不可能在西餐厅跟你喝酒,不可能醉倒在你面前。”

他的话让陆泽阳稍微想了想,好像说得真有点道理!

“啧,哎,你还有婚约在身,先想办法把婚约解除了再说吧。”撂下一句,郑西学回了房间。

婚约,对啊,还有个婚约,总有一天要把婚约解除了!

把夏黎抱到客房,给她盖好被子正打算走,一只手忽然将他拉住了。

“别走啊。”

黏糊糊的声音一下就击中陆泽阳内心最柔软的地方,他转过来蹲在床上,手不自觉抹了抹床上人儿的脸蛋。

从未这么近距离的看过她,浓密的睫毛一闪一闪的,鼻梁高挺,嘴唇厚实,让人一口想咬下去。

突然,夏黎握住了他的手,眼睛微微张开,说话间还带着酒气,撑起身子慢慢靠近陆泽阳。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