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银行太险恶了

黑白相间的AE86一路疾行,坐在副驾驶的藤原纪香忍不住问道:“系长,特殊融资项目不是只为优质客户制定吗?以武内橡胶现在的情况,恐怕普通贷款都审批不下吧?”

藤原纪香咬着笔杆,无论怎么看,武内橡胶都不像是一家优质企业,业务少、利润薄、还不愿意转型。虽然武内社长真的很可怜,看上去也是个大好人,但身为一名银行职员,绝对不能感性大于理性。

批不下就是批不下。

“藤原,你觉得一笔贷款能放出去的最主要判定是什么?”北原苍介开着车,忽然反问。

“当然是贷款人的信用程度啦!”藤原纪香想都没想,无论在教科书里还是在实战中,这都是唯一标准答案。

“不完全对。”北原苍介摇了摇头,余光瞥向她,藤原纪香微微弯曲的黑丝长腿上放着一个小本子,里面记录了不少她的工作心得,此时随着车身颠簸而在大腿处一晃一晃,“准确说,贷款方的前途,才是我们评判的最重要标准。”

“前途?”藤原纪香咬着钢笔,疑惑看向他,一手拿起小本子,打开看了看过往记录,更加疑惑了。

“对。譬如刚才的武内橡胶,我决定为他们启用特殊融资项目,是因为武内橡胶以及武内光这两者的前途,”回行里还要一段时间,他倒是不介意履行前辈职责,教教这个可爱的小助理。

“具体说,是他们未来能提供给我的利益。刚到武内橡胶,你是怎么做业务的,还记得吗?”

藤原纪香小鸡啄米般点点头,入行一年了,外出做业务时,一些小型项目,北原苍介会交托给她,自己则是在一旁监督指导。

这一次,原本是她的主战场。

她完全按照规章制度办事,询问贷款目的,金额,打听信息,实地调查等等,这一套流程她早就熟悉了,只不过这次刚和武内光谈到一半,就被自家系长给叫停了。

“姓名,家庭情况,企业经营账目,借款理由......”北原苍介听完她的复盘,淡淡一笑,“你这分明就是在查户口,你问他答,得到信息,判断,然后决定,这样是无法真正做好业务的。”

“可、可制度文件上就是这么说的呀,系长,不合规的操作会被调查员训斥的!”藤原纪香大感疑惑,这一套也是她从系长这里学来的呀。

“制度文件是规范我们工作流程的标准框架,不是禁锢我们行动的枷锁。藤原,人和机器人不一样,要是你只会按部就班的做事,那么你存在的意义是什么呢?”

“流程化的工作,数据化的分析整理,只是这些的话,你终将被时代淘汰。我们最有力的武器,不是那些冰冷的数字,而是这个,”

北原苍介微笑着指了指自己的心脏。

“你问的所有东西,乃至你看到的一切,他都可以伪装,欺骗,就是这么几次交流接触,你很难看破假象。因此,我们对待他们,要像对待朋友一样去接触,试探和引导,这样才能稍微看出一些人性特征。”

“就像武内社长,他明知道顺从我的意思会更容易借贷,可依然要固执的给我传输他的理念,他的坚持。能在当下环境拒绝转型,多向发展,明确认清自家公司的局限性,这样的社长很少见,也很可靠。”

“我特意支开他,和那些工作人员交流,也是为了看看他们对他的真实评价。你想,利益是和他们切实相关的东西,自家社长投入大量资金在一个不被上游公司看好的项目,而即便如此,工作人员依旧毫无怨言,充满着希冀,可见武内社长在公司里有着极强的凝聚力和人气,这是很难伪装的东西。”

北原苍介说了不少,藤原纪香听得一愣一愣,连忙用笔记下,不住点头。

虽然系长今天的做法很古怪,但确实效果很好,比以往只走流程的模式要新奇,也要更有人情味些。

当然,还有更重要的一点,北原苍介并没告诉她。

这种减震材料未来市场巨大,早点介入,就能分到一笔不菲的利益,而且他还能以控股的方式掌握这个未来的新材料巨头。

泡沫经济破裂前,什么产业都比不上房产和股市的万分之一,而能在这个时期坚守本心的企业,也值得他去关注和投资。

藤原纪香小脸红扑扑的,越是回想越觉得系长说的很对,她以前做业务太死板,还真有过因为轻信对方的话,没能得到真实数据而判断失误的时候。

毕竟这年头做贷款太轻松了,银行有钱,企业缺钱,反正最后都是用来买地买房,照着规章制度一套流程就完事了,没什么人会像北原苍介一样这么细心考察。

今天的内部会议上,北原苍介表明自己的态度,藤原纪香也只觉得他是谨慎小心,三系今年的融资额度很大了,他不想继续扩张,才会转移业务重心。

但现在看,系长似乎另有所图,不是随便改变业务模式的!

看着安静开车的北原苍介,藤原纪香越来越觉得自家系长有些深不可测,不愧是东大的前辈!

在武内橡胶,他还是一个令人敬佩的银行职员!

她用笔支着小脑袋,又开心又挫败,为什么都是东大毕业生,自己就那么差劲呢。

看到小妮子鼓着腮帮子努力思考的模样,北原苍介心中暗笑,也难为了她,这小丫头怕是被自己的各种操作彻底整晕了吧。

泡沫经济破裂的事情现在肯定不能乱说。

说出去,没人信,没好处,麻烦事情还一大堆,何必自找没趣。

可不说吧,作为自己当下最亲近的下属,藤原纪香就无法理解他的一系列反常操作,只希望她能脑补到自圆其说。

夜幕降临,灯红酒绿的街道上,来来往往的人们神采飞扬,漂亮的霓虹灯牌照亮了整座城市,一入夜,大阪仿佛苏醒过来,喷吐出繁华而令人迷醉的气息。

回到支行,已经快七点,两人收拾了下,就朝着繁华街区而去,融入到形形色色的人群中。

北原苍介带着藤原纪香钻进一家人稍微少些的居酒屋,店内的装修十分简约,在这个年代还能保持这种风格,倒是很少见。

基本上,其他店面都会极尽奢华,突出一个“壕”字,以此吸引大量人群过来消费。

两人落座,北原苍介点了一瓶RB酒,又点了不少烤鸡肉串、刺身和炸肉,等酒到后,藤原纪香立即拿过酒杯和酒瓶,想要给他倒酒,却被他婉拒了。

“下班后就不要这么拘谨了。”北原苍介为自己倒上一杯,又给她倒好,推到面前,“这一顿算是你帮我写请假申请的谢礼,以朋友的名义。”

“谢、谢谢系......长。”藤原纪香实在喊不出口“北原桑”,扭扭捏捏喝了口酒,还是有点紧张。

RB职场等级森严,上级对下级有绝对支配权,有些前辈根本不把后辈当人看,后辈们也只能忍气吞声,逆来顺受。

下班后,藤原纪香面对北原苍介也是始终保持谦卑态度。

“说起来,早上大岛打小报告的事情,你怎么知道的?”北原苍介也不强求她放开,自顾自喝酒吃串,随口提了一嘴。

“是林原主任告诉我的,我们是同期,偶尔会有交流。”藤原纪香小声说着,她的不少小道消息都是来自其他同期,这是她的重要消息来源。

不过早上因为小道消息被北原苍介说教后,她就不太敢提自己的信息来源了。

北原苍介唔了一声,将空签放回桌面,淡淡说道:“藤原,不要总是听那些小道消息。林原是一系的主任,你觉得他和大岛的关系怎么样?”

“听……听说不是很好,大岛系长总想着换一个助理来着呢。”藤原纪香说了一句,随后意识到什么,双腿轻轻踢了踢前方木板,“这、这个,也是听同期说的。”

“一个系长和手下的助理要是关系很差,那业务做起来会非常别扭。林原和你一样,都快干了一年主任,要真是关系差,早被调走啦。”北原苍介轻笑,“关于他们之间的关系,我听到最多的也是不和,然后林原总是有意无意传出一些一系的负面消息,这样也就合情合理了,是吧?”

“嗯嗯,诶,系长您的意思是,他们是骗我们的?”藤原纪香点点头,嘴里嚼着炸肉,忽然惊住。

“是骗你。”北原苍介忍住捂脸的冲动,“显然大岛就是希望通过林原把这件事告诉你。”

“告诉我,告诉我的话,我就会偷偷和系长说,这样......”藤原纪香的脸顿时黑了下来,有点难看,她很聪明,一点就通。

这样,即便之前没有矛盾,系长也会对大岛系长心怀不满,他们是故意想要系长主动挑起矛盾吗?

意识到自己被当枪使了,藤原纪香顿时觉得嘴巴里的炸肉都不香了。

“好了,明白就好,你呀,保持同期关系的同时,也不要听风就是雨。”北原苍介用手里的木签轻轻敲了下她的额头,“真被人坑了,我可救不了你。”

藤原纪香扁扁嘴,忽然觉得银行好险恶啊,她想着又拿起了一串烤鸡肉,狠狠咬了下去。

北原苍介也不想说太多这些勾心斗角的东西,只希望自己的小助理能多注意些,免得被人卖了还在帮人数钱,最后还要自己去赎回来。

接下来他们边吃边喝,话题也轻松了许多,随着好几杯酒下去,酒量不好的藤原纪香脸颊渐渐红了起来,眼神也变得有点迷醉。

“系、系长,你早上到底干嘛去啦~你不知道,给你做那份申请,可难了!”

她说话有点大舌头起来,北原苍介抿着酒,倒也没打算瞒她,就如实说了。

那时也说了,卖完了,就请她吃顿饭来着。

“啊?系长你真的全卖了啊!”藤原纪香听完惊呼一声!

说完,她又用小手捂住嘴,四周扫视了下,这才凑近来低声又确认了一遍。

“系长,你疯啦?那可是东京的房子啊,超贵的!还有股票,你怎么连我们银行的都卖了?”

“嗯,不仅这些,我住的房子也卖掉了。”北原苍介看着她醉醺醺的可爱模样,忍不住逗她,“这下是毫无任何资产,无家可归了呢。”

“诶,诶,诶,系长......”藤原纪香感觉大脑都晕乎乎的,根本无法思考了。

比起变卖家产,今天银行里发生的那些事反而不算什么了。

“系长......你该、该不会是欠了高利贷吧!”藤原纪香苦思冥想,也只能得出这种结论,否则根本无法解释系长为什么会大量套取现金这件事!

“胡说八道什么呢,快吃,吃完该走了。”北原苍介无语,用手里的木签轻轻戳了下她的小脑袋,“要真欠了高利贷,我还能在银行工作么?”

“也是哦。”嘴里咀嚼着鸡肉的藤原纪香点点头,只好将一腔疑惑发泄在了眼前的食物上。

在他们后方不远处,一道高挑靓丽的身影正靠着吧台,手里拿着酒杯轻轻抿着。

同样来这家居酒屋小酌的樱井冴子此刻心情极度复杂,面色平静,心底却早就是惊涛骇浪,难以平复。

下班后,她拒绝了无数应酬,一个人独自来到这家相对静谧的居酒屋小酌一杯,冲散身上的疲惫感。

没想到在这里恰好撞上了北原苍介和藤原纪香,本来犹豫着是不是该去打招呼,听到北原苍介在教导藤原纪香,而且说的是一些隐秘话题,她就不好去打扰了。

直到后来,听说北原苍介将名下所有房产和股票都出售后,她彻底惊住了。

在银行业做了好几年,入行时广场协议没有签订,她正好经历了几个时期的变化,对这些事情尤为敏感。

下午的会议,北原苍介忽然提出改变策略,她就有些疑惑,现在听说他连自己在东京的房产都抛售了,包括东产的股份,一点不剩!

樱井冴子顿时嗅到了一丝可怕的味道。

抛售房产和股票,连银行股份都不愿意保留,包括下午会议提出的新策略,其他外行人也许看不出什么,但樱井冴子很快就理清了头绪,从中找到了关键线索。

如果北原苍介不是吹牛喝高了,或者脑袋坏掉,那就说明,他有一个非常骇人的判断,并且已经认定这个判断是正确的!

难怪他下午会提出那种古怪的转型理念!

樱井冴子再度神色复杂地瞥了眼他们离去的方向,一口饮尽杯中的清酒,长出了口气,头一次没有等到店铺歇业,就拎包离开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