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雨天借伞

“诶?”武内光愣了下,显然是被他突然的这句话给惊到了,“没错!这种避震材料,是我们公司现在全力研究的新型材料,为此已经投入了大量资金,其、其实,大阪金融之前贷给我们的一千万,有不少就是花在了这里。”

“可以给我看看新型材料的研究图纸吗?”北原苍介把玩着手里的橡胶圆环,透过圆环,武内光眼中还带着一丝困惑和惊讶。

“好、好的,没问题,我现在就去拿过来!”

他一路小跑向车间的另一头。

与此同时,将手里圆环放回桌面的北原苍介微笑着和实验室里的工人搭讪起来。

“当下主流汽车的减震系统十分完善,大多汽车公司都打算朝着更轻薄的车身去转型,武内社长却着力于减震系统,倒是很有想法呐。”

北原苍介扫视着实验室,和武内光说的一样,他们专精于单项技术,实验室里没有研究其他产品。

藤原纪香倒是愣了愣,悄悄看向自家系长,他那句话听起来像是夸耀武内光,实际上有股暗讽的味道。

人家汽车厂商都往轻便材料方向去了,你作为下游制造商,竟然不跟着行动,这不是明显没有商业头脑吗?

这种近乎挑衅嘲弄的话顿时引起实验室里不少工作人员的反感,只是清楚眼前的高大年轻人来自银行,是自家会社必须尊重的客人,他们也只能低下头沉默不语,专注在手上的工作。

北原苍介对话的那名实验室工作人员倒是咧嘴一笑,脸上没有丝毫不悦感:“武内社长的做法确实风险很大,但我相信只要这个材料做出高精度成品,一定能震动不少汽车厂商!”

这个年轻员工眼中的热情不是作假。

“这恐怕还得一两年吧。”北原苍介耸耸肩,“技术开发这种事,向来很难估计时间。”

“诶,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嘛。况且我们武内橡胶始终专注于车用橡胶材料,要是社长突然打算制作新型轻便材料,那才让人意外。”那名工作人员笑笑,“技术开发虽然难以估计时间,但是成果也往往令人惊喜呢。”

藤原纪香趁着自家系长搭讪的功夫,暗暗观察了下周围,在她正前方,一名头发凌乱,穿着蓝白工作服的年轻少女正时不时抬头看向北原苍介。

自从他说出那句暗讽的话后,年轻少女脸上就直接表露出了不满和愤慨。

她觉得系长这么聊下去不太好,正想着找机会打断提醒下,正好武内光风风火火拿着资料跑来了。

“北原系长,请过目。”武内光双手捧着一份资料,身体微微半躬,眼中充满了切盼。

北原苍介点头接过图纸,然后一张张看了起来,终于证实了自己的猜测。

武内橡胶所研究的这种新型橡胶材料,确实是后来日系汽车普遍使用的减震系统里不可或缺的核心材料!

前世他曾和一些日系汽车巨头厂商打过交道,日系车在90年代后侵袭全世界,便是由于其省油、轻便、减震能力强等肉眼可见的性价比优势。

而这款早期的减震系统将它们与其他国家制作的汽车迅速拉开差距,是早期口碑铸造的最大功臣。

在他的记忆中,这项技术是丰田率先掌握,因此丰田汽车才能在早期先一步打开国外市场,赚到价值不菲的红利。

曾经和丰田有过几次接触,他无意间得知这款减震系统的核心材料制作技术竟是一家名为武内橡胶的小型企业所研制,可惜那家小企业没能捱过泡沫破裂期,这项技术也被丰田捡了漏。

在看到三系过往客户中有这家武内橡胶,北原苍介便抱着碰碰运气的心态过来了,没想到还真碰对了!

对方居然在这个时期就开始研制这款材料了,对北原苍介而言,这是一个天大的福音。

看完资料,北原苍介微笑着看向武内光:“武内社长,我们可以给武内橡胶提供一千万円,甚至更多额度的贷款......”

“啊,那实在是太......”

“但是,如果我的要求是希望你们暂停这款新型材料的研发,专注于寻找更多的合作商,提高销量,你愿意吗?”

砰!

北原苍介才说完,武内光没来得及表态,就听到一旁的桌子被人用力重重拍了下。

“绝对不可以!爸爸,不要再听这些银行来的人的鬼话了!他们的眼里只有利益和金钱!不是要求你停止研发,就是要求转型主做地产,放弃橡胶材料!”说话的是刚才一直恶狠狠瞪着北原苍介的年轻少女,她猛地站起,揉了揉杂乱的发丝,冲着北原苍介冷笑,“银行,一向都是晴天借伞,雨天收伞的混蛋!与其低声下气求他们,我们还不如找那些小型金库周转好些。”

“小花!别再说了!”武内光连忙打住少女的话,转头冲着北原苍介不断鞠躬道歉。

“爸爸,他这家伙,刚才就在讥讽我们不懂企业经营,还一直想着套小天哥的话,太可恶了!”名叫武内花的少女毫不示弱地看向北原苍介,鼓着嘴冷哼,被工作制服勒得紧绷绷的身体也不断随着双手摆动摇晃着。

“武内社长,您还没回答我的话呢。”笑眯眯的北原苍介似乎完全不介意武内花的破口大骂,继续看着武内光。

藤原纪香感觉脑袋一抽一抽的,完全看不懂自家系长的操作。

就算自家是甲方,也不能把乙方逼迫到这种程度吧!

系长表现出的强大侵略性让她惊讶,在谈生意时一向秉持礼节和温和的RB社会,北原苍介如此直接露骨的表达方式让人很不适应。

“抱歉,北原系长,我不可能放弃这个新型材料,如果您执意这么要求,我只能寻找其他银行了。”武内光鞠躬摇头,眼神坚定,“我认为,未来减震系统一定会再度更新,只要将它研发好,就必然有巨大的市场!放弃它,是绝无可能的事情!”

北原苍介恍然,想必当初武内光就是这样固执的拒绝银行停止研发或是转型的要求,没能撑到泡沫破裂后汽车行业的崛起就破产了。

“减震系统的再度更新么......我也是这么想的呢。”北原苍介拍了拍武内光的肩膀,将图纸递回给他,“如果贵公司愿意以这份研发计划为贷款需求,我可以帮忙申请特殊融资项目,若是审批顺利,至少能有一千万円的低息贷款。”

“虽然无法得到东京产业银行的援助,但还是很感谢北原......诶?”武内光已经鞠躬道谢,只是话说到一半,不仅是他,连刚才还在破口大骂北原苍介的武内花也呆住了,“申请特殊融资项目?”

“不保证能审批通过,但我会尽力申请。”北原苍介微笑着点头,所谓特殊融资项目,需要行内进行审核考察,确定该企业符合一切资质,才会启动的特殊贷款项目。

得到特殊融资项目的企业能享受非常低的贷款利息,并且这笔贷款资金会长期注入,相当于银行决定入股该企业。

一般RB的银行控股的企业都比较优质,很少会有小型企业得到如此优待。

而明确知道武内橡胶所研发的这项技术未来前景的北原苍介,绝对不会放任它倒闭破产,最后被丰田捡漏。

他不仅要得到这项技术,还要得到整个武内橡胶。

以银行的名义入股他们,就是最好的掌控手段!

“实在是太感谢您了!”武内光不明白北原苍介突然三百六十度大转变的理由,但对方既然这么说了,那一笔贷款肯定是少不了了。

即便得不到特殊融资项目,武内橡胶也能安稳渡过最艰难的时期。

放下心来的武内光涕泗横流,险些没有站稳,幸亏女儿冲过来扶住了他。

“武内社长,请牢记刚才你对我说过的话,我相信,只要锲而不舍的研究制作下去,武内橡胶总有一天会在您的手中大放异彩。”北原苍介再度拍了拍他的肩膀,随后转头看向武内光身后脸色有点绯红的工装少女。

“武内小姐,并不是所有银行都是‘晴天借伞,雨天收伞’。”

稍微顿了顿,北原苍介回头看了眼招牌有些破旧的武内橡胶,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

“至少我不是这样的人。”

之后,武内光一路将北原苍介和藤原纪香送出车间,默默跟在后面的武内花格外尴尬,在他们走后,才对着父亲挠了挠头:“银行的家伙,也不是个个那么坏嘛。”

虽然那个北原苍介套话时的样子真可恶,但后来他同意贷款申请,让武内花一下子又好感大增。

因为她知道,父亲曾为这件事差点自杀!

大阪金融抽离的不止是贷款,还差一点抽走了父亲的生命。

他们所有人都在逼着父亲停止研发,转型做地产,每一个人的嘴脸都是这样,武内花想到这点就觉得恶心。

因此北原苍介那样说的时候,她才会气得拍桌子怒骂。

他们根本什么都不懂,并不是每个商人都想要靠房地产和股票暴富的!父亲为会社尽心尽力了一辈子,让他放弃武内橡胶,就等于让他放弃自己的生命!

可坚持初心就要付出相应的代价,武内花也早已做好了最坏的打算,没想到会突然出现一个“雨天借伞”的银行职员!

看着远处缓缓离去的黑色汽车,她心情复杂,看了很久,直到汽车完全消失,她才挥了挥手,朝车间里走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