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和挚友的会晤(2/3)

1990年1月14日晚,大阪中央区千日前,友和露天餐厅。

位于顶楼的露天餐厅是友和商厦最高端的用餐场所,头顶星空璀璨,中央有一架钢琴,特意从国外聘请来的钢琴演奏者正弹奏着舒缓的曲子。

整个顶楼只有他们两人,其余全是身着和服的漂亮侍女,不断为他们端菜倒酒,跪坐在地,贴心服侍。

“浅野支行长的岳父当初是大和田分行长的同期,两人曾因为竞争支行长之位而决裂,也是由于他的阻拦,大和田分行长浪费了三年时间在支行。”

戴着金丝眼镜,容貌端正,面带笑容的年轻男子为自己倒了杯酒,淡淡笑着说道,

“大和田健次,今年四十七岁,土生土长的大阪人,毕业于大阪大学金融专业,担任大阪分行行长职务已满五年,今年赶超了京都分行后,他已经锁定了董事会的一个席位!”

“苍介啊,这可是少见的跳过执行董事一职,直接担任董事会董事的提拔!哦对了,他也是源内专务进取派内的一员,这次针对浅野直人的阻拦就是他一手策划的。”

“原来如此,因为被人卡了三年,所以他也要卡别人?还真是一个记仇的家伙。”北原苍介和挚友桥本翔太碰了碰酒杯,一饮而尽。

前世的人生,后来站到了比较高的位置,他不再拥有纯粹的友情。

其实这世界并非没有真正的友情,但得建立在对等关系上。

能力、家世、资源等等都是对等的前提下,两人才可能产生坚固的友谊。

就和爱情一样,有些东西,到了顶端,总会变质变味。

前世关系很好的同学,朋友,在他逐渐甩开他们后,就变得卑躬屈膝了起来,见面也没有再那么放得开,久而久之,就成了陌路。

他还没到过最高点,一想到可能的高处不胜寒,北原苍介心情就很复杂。

但既然决定了这一世走这条路,他就不会再犹豫,如果真会孤独,那他就成为一只搅乱RB的独狼!

“所以我劝你不要招惹大和田分行长啊,他是个睚眦必报的人,即便浅野直人已经得到了伊藤万常务的青睐,而且顺利完成了今年的业绩,他依旧出手卡了半年!”

在人事部工作的桥本翔太见多了权力斗争与勾心斗角,因此对大和田健次更为敬佩和恐惧。

这样的人,是朋友就会非常可靠,可一旦成了敌人,就会变成梦魇。

某种程度上,和他对面那个笑眯眯的家伙很类似啊。

“我又没打算和大和田分行长做对,而且像你说的那样,他马上就去总行当董事了,我想和他做对,他也不在了啊。”北原苍介哈哈一笑,夹起一块炸猪排丢到他碗里,“不过你这么一说,我就明白啦。那伊藤万、山田组以及井上物流都是怎么回事?”

“我一定是上辈子欠你的,果然不可能从你这家伙身上占到一丝便宜,只是几个消息,我就给你当了这么久的苦力!”

桥本翔太嘟囔着将一个厚厚的文件袋推给了他,

“你要的都在这里了。简单说,山田组是伊藤万常务的马桶,他很多流向大阪需要洗干净的钱就是靠山田组来处理。至于伊藤万株式会社,名义上属于他弟弟伊藤万平藏,实际上也是他的资产之一。还有井上物流的事情......”

说到这个,一直浅笑的桥本翔太也止住了笑容。

“不要再去碰了,苍介。”

他没有多说其他,就这么默默吃起了蔬菜。

“连你都......”北原苍介皱眉,对方是藏相的儿子,他没记错的话,桥本龙太郎虽然因为这个时期的决策失误而导致自民党下野,他本人也离开了权力中心,但这位对华国十分友好的强人还是成功在96年上台组建了内阁,成为了首相!

连他的家世都对井上物流的事情避之不及,里面纠葛的势力极可能属于财团核心啊!

“吃菜,吃菜,你这家伙,听说不声不响就挣了几百亿,真好啊,我打工一万年都赚不到的钱,羡慕,这次来大阪一定要狠狠宰你一顿!”

桥本翔太喝酒吃菜,笑嘻嘻叉开了话题。

“不过是一堆房子而已,而且一大部分不属于我。”北原苍介抿了一口酒,视线投射向那架钢琴,演奏曲变得激昂了起来,一旁的侍女跪坐着为他倒酒,俯身时空荡荡的和服内露出诱人的光景。

她们都是桥本家的人。

北原苍介也是到了这里才知道,友和商厦的大股东就是藏相桥本家,这里是桥本家许多高层人物会晤的地点。

不愧是由财团和大家族控制的国家。

“说起来,苍介,你打算怎么处理这些房子?那个叫尾上缝的老婆婆我打听过,就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神婆,说起来,她把钱投给你的北原投资,连份像样的委托协议都没,300亿啊,真是离谱。我有时候看着这繁华的RB,总觉得太不真实,这个时期好像一头猪在RB都能挣钱!”

桥本翔太让那个非常漂亮的和服侍女坐到了自己的身旁,在这里,他不再是东产总行人事部的小小系长,而是桥本家的次子,真正的太子党。

北原苍介无视了他伸进和服的那只手,悠然笑道:“只要站在风口上,谁说猪不能起飞呢?翔太,你不会也是来给别人当说客的吧?”

“苍介......”桥本翔太一愣,被好友的敏锐洞察力吓到,不记得以前他有那么聪明啊,几年不见,就变了个人似的,基层果然是锻炼人!

“既然你发现了,我就直说啦,我受人嘱托,希望能收购你手下的房产。价格方面......”

桥本翔太有点为难。

其实他起初是拒绝的,听到对方的要求,他下意识就想说不。

这种价格,分明就是想宰北原苍介。

“你的成本是330亿,他的价格是400亿。”说到这里,桥本翔太手上的动作也停了,怀里的少女抬头媚眼如丝看着他,“他妈的,真是气人!”

“你也不好拒绝吗?”北原苍介皱眉,这是把自己当猪宰?

现在已经价值超过了700亿的房产,对方拿400亿就想拿走?

“他会全款付给你,不过真的,说实话,太少了。你可以拒绝的,苍介,当然,要是你同意了,我会带你去见他的人,你应该还能得到不少补偿,但终究是大亏特亏。”桥本翔太气得牙痒痒。

要不是那个人的身份实在太高,他都不会来和北原苍介提这件事。

“对方的名字,连说都不能说吗?”北原苍介皱眉,能让挚友来当说客,说明和桥本家的关系匪浅,不是政界就是财团的顶尖人物。

这样的人也盯上了这么小小的几百亿房产吗?

“你同意了才能说。”桥本翔太摇头,然后凑近他,“他要这些房子,是因为地。”

“地?”北原苍介挑眉,这倒是一个有趣的事情,RB的房子是永久产权,且包括了下面的地皮,如果对方要房产和地有关,那就耐人寻味了。

桥本翔太将资料里的一张取出,铺开:“你自己看,苍介。”

这是他三百多套房产的分布示意图,其中近两百套错落在东京港区芝浦一带,这么一显示,他就明白了。

朱莉安娜东京夜店!

隶属于日商岩井会社,在91年开业,94年歇业的标志性娱乐会所。

它占地一千两百平方米,最多可容纳两千名顾客,因为设施豪华,成为标志着泡沫经济鼎盛时期纸醉金迷生活方式的象征性地标!

日商岩井是三和财团麾下的大商社,而三和财团,恰恰是六大财团里成立最晚的小老弟,它在重工业和商社上极为薄弱,一直希望借着泡沫时期再进一步!

“三和啊......”北原苍介露出一个浅浅的笑容。

腻在桥本翔太怀里的少女猛地一颤,随后桥本翔太也是一脸尴尬和震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