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落下的第一颗棋子

“可恶!可恶!实在是太可恶了!”

抱着一堆文件的藤原纪香脚下一双黑色小皮鞋重重踩在光滑地面上,发出踢踏踢踏的清脆响声,秀气的小鼻子不住出气,“系长,你居然还能忍得下这口气,大岛系长都、都那样欺负你了!”

一向温慧的藤原纪香都快忍不住要发飙了,刚才会议室里,大岛光夫真的欺人太甚,处处针对自家系长,可惜她只是一个小小的主任,课内会议,根本没有资格发言。

“还有呐,系长,少了那五千万円的分派指标,这次最佳部门奖的头号功臣就会变成大岛系长了啊。”藤原纪香苦着脸,辛辛苦苦努力一年,眼看到手的鸭子就要飞走,她只觉得瞬间动力全无,恨不得立刻冲回去让黑田课长收回决定。

她实在想不通北原苍介忽然改变策略的原因,虽说一亿円指标确实有点难就是了,但也不该做都没做,就这么选择放弃呀。

由于泡沫经济这个特殊时期产生了大量房屋投资类贷款,为了避免有些部门为了冲业绩而疯狂批贷,最终导致大量不良贷款诞生。

中央区支行今年开始施行额度分派限制,由课长根据各系今年工作业绩情况实时调控他们可掌握的贷款额度,防止突然产生大量不良贷款。

说白了,就是银行里可流通的钱太多了!钱一多,没有限制,也不是好事。

黑田裕只分给他们三系五千万円额度,要是超额批贷,手续会变得麻烦不少,审查速度也会下降,不利于贷款发放,借贷人就会放弃他们,转而找其他额度较高的系。

“藤原,我刚才又查阅了下,今年三系一共放贷三十六亿七千九百万円,而其中将近三十五亿最终流向了房市和股市。”

北原苍介走向自己的工位,本来他不打算和小丫头继续争辩这个问题,但想到她平时也为自己做了不少事情,而且聪明懂事,便停下来小小解释了一番。

藤原纪香歪着小脑袋有些不解,资金流向这些地方不是很正常吗?

“换句话说,我们放出去的钱有95%成了一堆堆虚拟数字以及一套套不动产,类比其他金融机构,全RB,至少超过八成的流通资金被用来作为风险投资。”

北原苍介不用数据说话,藤原纪香还没太大感觉,现在这么一说,她顿时醒悟过来,小嘴微微张开,一脸难以置信。

已经这么夸张了吗?!

“明白了吧,这就像是一个巨大的泡沫,膨胀得再大,里面也不过是团空气,你现在拥有的就是这些空气。”

北原苍介叹气,泡沫经济的概念其实不难理解,以前其他国家也不是没有发生过,只不过身处其中,尤其是当下RB,三四年的风花雪月,每个人拥有的资产都在暴涨。

全民激昂下,人的情绪很容易被感染,从而失去基本的理智和判断。

而且就算破裂,也没人觉得会是在近期,就算太过虚幻,不是还有政府在调控吗?

“那、那系长我们接下来......”藤原纪香有点被吓到了,一直鼓鼓的钱包和疯狂暴涨的个人资产确实冲昏了她的小脑袋,可急流勇退的话,总觉得好不甘心呐。

“只是防患于未然。继续将资金投入房市股市是不可能了,浅野行长分派的任务自然还得完成,只不过我们会换个方式去做。”北原苍介淡淡一笑,开始向她输出自己的初步计划,“需要贷款的又不是只有这些指望房地产与股票暴富的投机商人,对了,多谢你帮我写的书面报告申请,晚上请你吃饭。”

“诶,这是我应该做的事呀。”藤原纪香没想到他会特意道谢,脸色微红,有些不好意思的摆了摆手。

“对了,下午新河房产的那笔贷款直接拒了吧。”北原苍介忽然想到了什么,伸手从她的怀中抽出一份文件,“我们改去另一家会社。”

“诶,新河房产的贷款直接拒掉吗?!”藤原纪香漂亮的脸蛋又苦了下来,新河房产那有笔即将完成的一千万円贷款,也是这个月她交涉的最后一笔大额贷款。

“是,我看了下新河社长的个人资料,他名下房产太多了,风险很大,不适合继续合作。”

北原苍介点了点头,边走边翻看着手里的那份档案,刚才会议上他回顾了下三系的所有客户,意外从里面找到了某个“不起眼”的会社。

名下房产多难道不是成功的表现吗?怎么会是风险大呢?藤原纪香到嘴边的话最终还是没问出口,只能叹着气紧跟北原苍介而去。

但愿新客户更优质一些吧~

“放弃新河房产,我们会有一个新的客户,”没有直说,北原苍介快步回到工位,准备起所需的文件资料,“准备下,4点半,准时出发。”

“好、好的。”藤原纪香只觉脑袋晕乎乎的,只好跑回去将新河房产相关的企划全部封存。

......

下午5点,大阪中央区,武内橡胶株式会社。

充满着机油味和汗臭味的车间内,身着蓝色制服的中年男子对着北原苍介不断鞠躬,引来了不少工人的注视。

“三个月前,我们最大的客户六安汽车配件制作株式会社决定转型,不再需要橡胶材料,而之前主要往来的大阪金融建议我们也转型购置土地,扩展厂房,以房地产为第一产业运作......但这实在是违背我们的经营理念,没想到拒绝后,大阪金融就将以前借给我们的一千万円收走了!”

“寻找新的合作商还需要一段时间,可生产必须继续。没有那一千万円,公司这个月外欠的材料费都将无法按时支付!这、这样下去......拜托了,拜托你们救救我们吧!”

听着眼前这位中年男人哭泣般的陈述,藤原纪香轻轻叹气,安抚道:“武内社长,请不要担心,我们会尽全力为你们审批下这笔......”

“武内社长,请问贵公司一直致力于汽车配件所需的橡胶材料有关制作吗?”北原苍介合上了手里的资料,骤然打断藤原纪香的话,直视着前方的中年男人。

名叫武内光的中年男人立即点头,接口说道:“是的,自从武内橡胶创立以来,我们便专精于汽车配件所需橡胶材料,从未改变过经营方向。”

“据我所知,橡胶材料可以应用于不少产品上,如果能多方位展开业务,并不只是拘泥在汽车配件方面,销量应该会上涨不少吧。”

北原苍介起身,将手里的材料递回给武内光,微微一笑,看向他。

武内光点头:“理论上确实如此,但展开更多方向的业务,对于我们这种小型企业而言,并不是好事。武内橡胶之所以能生存至今,就是因为我们专精于汽车配件所需橡胶材料。许多同行为了迅速扩张,提高销量,都选择采用北原系长您说的那种经营模式,然而这样一来,在技术上的改良和提升将无法获得保障。”

他顿了顿,环顾了下四周有些嘈杂的车间,又补充了几句,

“我们的资金有限,技术研发始终是一个需要投入成本,很难短期产生回报的事情,要是大范围扩展业务,那么资金必然会尽数投入到新产品上,短期看,确实是扩张工厂,提升销量的好办法,但长期看,这会断送一个小型企业的命运!”

做精而不是做多,这就是他们恪守的理念。

北原苍介轻笑了下,没有赞同也没有反对,跟着武内光一起在车间里逛了逛。

实地调查一直是银行贷款流程中的重头戏。

这会让银行职员更详细的了解到企业的真实性,一家真正在经营的公司,和那种皮包公司是完全不同的。

藤原纪香跟着两人,仔细观察自家系长的一举一动,学习着他做业务的方式,令她疑惑的是,明明非常重要的实地调查,系长却没有那么严谨。

北原苍介随意转了个圈,忽然将目光落在了那间小小的实验室上。

“武内社长,这是用于汽车减震系统的新型橡胶材料吗?”北原苍介缓步走过去,拿起了一个小小的黑色圆环,语气里透露出一丝惊喜和意外。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