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把井上物流给我!(2/3)

大发会当日的下跌普遍被认为是技术性调整,是三重野康上调利率后的短暂反馈,人们还保持着乐观态度,等待着股市的强力反弹。

然而之后连续一周的暴跌,逐渐让人失去安全感,股市要完蛋的言论也开始传出,这一下的重击,几乎击碎了所有人的防线。

上至财团和大资本家,下至企业职工和家庭主妇,飘红的股市侵吞着他们的资产,本金少的人无力再投入,只能看着资产严重缩水,瞬间变成穷光蛋;本金多的人则开始强力反弹,借钱也要继续投入,试图让股市回升。

在这其中起到决定性作用的其实是政府和财团,海外财团的撤资逼迫着RB财团与政府救市,他们撤离多少,为了稳定股市,财团和政府就要投入更多,补充资本的同时尽量填补损失。

但这都是杯水车薪而已,没人能阻挡股市下跌的趋势,今天才是1月12日,距离大发会刚过去八天,日经指数已经只剩三万两千多点,这一时期破产退市的股票就有十多支。

不过才刚开始呢,事情远远没有到头。

其实按照历史进程,三重野康的上次调整应该是在今年三月,不知道为什么,愤怒的他在年前突然再度上调利率,彻底打乱了整体节奏,让泡沫爆裂的速度加快不少。

北原苍介手头上之前也有不少钱,但他根本不敢在这个时候与财团为敌,去做空赚钱,只怕这样一做,就是有命赚,没命花。

他想趁着这个天赐良机朝自己的财团目标更近一步,资本、人脉、权势、话语权四要素里,资本的积累反而是最简单和不重要的一项,毕竟自己是个穿越者,有得天独厚的优势,不担心赚不到钱。

这一时期,因为股市的震荡,上上下下都大受影响,北原苍介和北原家早就先一步撤退,受到的打击几乎为零,可其他势力和人就不一样了。

他和尾上缝的资金大部分借给了大阪当地的金融精英们,还有一小部分用来打垮他的敌人。

这些人现在还没到绝望的时候,股市下跌让他们血本无归,但理智告诉他们,政府和财团不会坐视不理,会采取措施救市,这个时期再投入,也许还能翻身。

一旦股市崩盘,房市最多一年就会完蛋,历史上,1991年,房价才开始下跌,今年一直到年末,六大都市圈的房价依旧在涨。

泡沫破了,但幻影还在。

这个时期,没人能猜到未来会是那副样子,他们还是有希望的。

至于这钱是怎么出去的,其实还多亏了慧川料亭的影响力。

三重野康第二次上调利率后,北原苍介意识到不妙,找到尾上缝,让他将自己的钱拿去借给那些金融精英,那时他们还觉得股票在上涨,手头又没啥闲钱,就将房子抵押给了尾上缝,换取现金投入股市。

不过那也就区区10亿。

后来股市炸裂,这些人再度需要资金,又找上了尾上缝,她因此出手了300亿积蓄!

为什么宁可找尾上缝抵押,也不去找银行?

一方面,现在的情况下,银行坏账已经开始增多,没人敢再轻易贷款给别人投入股票,政府也在紧缩这类贷款的数量,另一方面,他们坚信着神谕蟾蜍的预示!

抵押房子给尾上缝,能得到金钱,还能得到未来股市的走势!

从86年起,他们就是这么一路过来,赚了不少钱。

届时再尽快赎回房产就行,毕竟房子还能涨呢。

北原苍介想着这些,原来没打算弄到这么多房子,不过有了尾上缝的协助,他忽然有了新的想法。

“北原先生,其实我不太明白......按照您的推测,房价也会下跌,您捏着这么多房产,就不怕无法出手吗?”

山田一马低声询问,为他拉开了车门。

其实他没觉得这有什么不妥,从他的视角看,泡沫的破裂让北原苍介成了最大受益者,一下子用330亿狂揽了价值670亿的房产,未来房价还会上升,这些资产还会膨胀。

只是北原苍介一直念叨股市会彻底崩盘,然后房价也会一蹶不振,这样看,他捏大量房产不就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吗?

山田一马百思不得其解,要不是北原苍介笃定房价要跌,他其实觉得这波已经起飞了。

那可是三百多套房子啊!

那些人一辈子都没钱赎回来了。

“当然怕了,尤其是情势恶化的速度比我预期的还快。”北原苍介点起一支烟,“现在我们先去井上物流,我想井上彦社长一定想见见我。”

雷克萨斯一路前行,明明是新年伊始,大阪街头却充斥着一股萧条和紧张感,股市的震荡给太多人带去了恐慌。

他这几天都没在东产,不知道银行里状况如何,他猜情况一定不太妙。

“山田君,你觉得之后会怎么发展?”北原苍介笑着问道。

“之后?”山田一马皱眉苦笑,让他打打杀杀还行,考虑这些实在太难为他了,不过刚才见到山田组那样,还有老爹的土下座,他已经决定这辈子誓死效忠这个比自己还小几岁的年轻人了。

跟着他总不会错。

“股市继续下跌?”他试探着问了一句。

北原苍介笑笑。

......

“之后会怎么样?”井上彦脸上都没了血色,他也花了近20亿在股市里,现在血本无归,这样下去,真可能发生到二月底还不上那1亿的愚蠢情况!

他不知道北原苍介这个时候为什么还像老师考学生般提问自己。

他很烦,因为股市的下跌,他已经亏了不少钱。

“当然是继续下跌啊,一直跌,跌到大家都完蛋吧。”井上彦看着那个微笑的年轻人,不寒而栗。

他还没能通过特殊融资项目,谁让北原苍介被无限期停职了。

这也就罢了,本来还了东产1亿,他的金融危机暂时消除了,可现在股市大跌,银行和极道又过来催债了!

之前贪图房价上涨的利润,他不甘心出售任何一套来缓解压力,现在房子都在北原苍介手中了,自己真是一分钱都没了!

怎么还钱?难道非得逼着自己跳楼吗?

他只能期待股市会回升。

可技术性调整的鬼话,谁还信?

“对啊,一直跌,然后大家都害怕了,从上到下,陆续撤资离开股票,股市继续跌到一个让人绝望的数据。这个时候,你猜会发生什么呢?”

北原苍介笑着看他。

鬼知道会发生什么啊!井上彦双手抱头,沮丧而绝望。

“会......破产,银行还有大量会社因为股票价格下跌,账面资产大幅度缩水,承受不住的就会破产倒闭。”

一旁的井上桃身体颤抖了下,缓缓接过北原苍介的话。

“没错,银行和大会社是国家的根基,他们出事了,意味着国家经济出了问题,那时,国民会极度恐慌,会社的倒闭造成大量人失业,货币贬值,大家就还不起银行的贷款了,银行坏账增多,挨不过去的继续倒闭破产。”

北原苍介笑着点头,宛如恶魔,

“那个时候,RB,就真的完蛋了,你的房子也会变得一文不值,哦不对,井上社长哪里还有房子呢。”

这个男人是恶魔,是魔鬼!

他为什么全部算计好了!

井上桃缩了缩脖子,自己在去年年末的背叛,也被他知道了吧......

明明觉得股票会一直涨,他已经败北了,可现在......

“那我能怎么办啊!我也没办法啊!!!”

井上彦绝望的怒吼,他没钱了啊,股市这样下去,他连1亿都没,还不起银行,还不起极道,也赎不回自己的房子。

绝望!绝望!绝望!

“不,你有办法啊。你欠外面银行5亿,极道5亿,我可以借钱给你。”北原苍介瞥了眼他,悠然说道,“至少能先帮你摆平2亿,先堵住他们的嘴,让你能缓一口气,结果我和你说了,RB是不会完蛋的,所以财团和政府必然救市!你只要撑过这个时候,等股市回升,你就能起死回生了。”

是啊,他们会救市的,不会看着这些股市完蛋!

井上彦的眼睛又亮了起来,撑过去,先堵住银行和极道,然后坐等股票回升!

“拜托了,请求您借我2亿应急吧!”

“2亿也没什么问题,只要井上社长愿意将井上物流抵押给我就好。”

“井上物流?你......你是说会社,还有所有的产房和土地?”

这是他最后的资本啊!

“那你也可以不给,把它卖给银行还债,我知道你一直存着这块地没有抵押,就是留作最后的底牌。”北原苍介声音冷厉而低沉,“或者试试抵押给其他银行,信用金库,或者别的什么社团,看他们愿不愿意给你2亿?”

“哦,劝你不要试了,不会有人愿意借钱给你的。”北原苍介弯下腰,如同露出獠牙的独狼,看着他笑了,“因为它一定是我的。”

让北野兰和桥本翔太阻击井上物流更轻松,没人会在意这个体量还不如山田组的小会社。

但对井上彦而言,这就成了必死之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