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想借钱?求我啊!(3/3,今日万更求打赏!)

看完和服少女的古典日式舞蹈,又看完了一群艳丽女郎的T台走秀,大和田健次停止了与一旁富士银行和RB兴业银行两位行长的交谈,将视线投射到了股票滚动交易屏上。

开盘便是足以载入史册的38915.87点日经指数,所有人盯着大屏幕,神色轻松,静静等候着新历史的到来。

“哈哈,我可是一开盘就让人投进了20亿,怎么样,够胆识吧?”坐在轮椅上的山田阳对着一旁的井上彦喋喋不休。

他们只能坐在最外侧,还是靠花了钱才挤进大发会,为的便是能第一时间见证历史,见证自己的钱包再度鼓胀。

井上彦不耐地点头,旁边这个极道若头真有够烦的,从开始到现在就说个不停,20亿,差不多掏空了他们社团的底子吧,也不怕撑死!

他也不愿意放弃这个机会,又绞尽脑汁弄了5亿投放到股市中,他已经看到自己即将成为一名百亿富豪的未来!

显示屏跳动了下,然后数字发生了变化。

刚才还在笑呵呵的山田阳忽然瞪大了眼睛。

“我、我特么是不是看错了?38905.21?是跌了一些?”山田阳长大嘴巴,难以置信地看着显示屏,不停揉眼睛。

同样表情和动作的人无数。

“没事没事,偶尔也是有的。”井上彦心里这么说着,涨涨跌跌,是常态,这不是大部分股票都绿的嘛。

一个小时过去了。

眼睛有些发酸的山田阳牙关紧咬,这是他不知道第几次问井上彦:“我是不是看错了?还在跌?一个小时过去,还在跌?”

“你没看错。”井上彦的嗓音有些干涸,不仅在跌,而且不少股票已经飘红,其中就有他看好的几支。

大厅里起初还有一些人说着鼓励的话,宽慰自己,安慰其他人,或者进行一些分析,现在这些声音都没了。

最前方的大和田健次几人是大阪跺一跺脚都能震荡金融界的人物,此时也都鸦雀无言,气氛肃穆。

“38862.45,已经跌了53.42点。”大和田健次的语气有些不太好,此时正好到了上午休市期,大厅里的气氛很差,他起身,往休息室走去。

这时再不懂经济,就像山田阳这样的人都意识到了不妙。

哪有大发会开盘一路走跌的事情?

要是只跌一会儿又上涨也就算了。

“没事,放心,这只是技术性调整!”井上彦喉咙滚动,对着山田阳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RB股市上午的跌幅让各方震动,在此之前,全球金融界的普遍推测是日经指数能攀升至平均四万点,突破历史新高,甚至一举超越美国,成为世界第一经济大国。

下午开市,没多久,大阪证券交易所就站满了来自各地的金融精英,开盘之后,他们殷切等待着股市的回暖,一举击溃各种谣言。

还有人声称上午休市后就去找过慧川料亭的尾上缝女士,神谕蟾蜍明确指示,下午股市就会回升,一切如同他们期许的一样,将重新回到轨道。

一个小时后。

山田阳已经看不到任何人脸上还有笑容。

日经指数还在跌,更要命的是,他买的许多股票已经飘红!

那种跌幅虽然不致命,但却仿佛按下了一个开关,有什么东西要喷涌而出了!

下午两点休市前。

北原苍介站在人群中满脸笑容,其他人散发着死一般的气息,有人已经开始低声啜泣。

休市时,日经指数暴跌两百零二点!

这可是一般会昂扬向上的大发会首日啊!

井上彦嘴里不住念叨着技术性调整,但没任何卵用。

就这一天,他亏了五千多万!

所有人都在互相鼓励打气,认为这只是一次小小的波动,可能是利率上调带来的延迟性问题,很快就能解决。

政府不会放任股市这样,大藏省应该也有所行动,最焦急的财团一定会有动作!

“明天,明天一定还会涨!”

带着类似的信念,人群如同潮水般退散。

走在路上,北原苍介拿出大哥大拨通了北原正雄的电话。

后者参加了东京证券交易所的大发会,此时心情激动,都没注意避讳人群,就接了他的电话。

“苍介......”

一切尽在不言中了。

“父亲大人那边怎么样了?”

“在你上次和我说了后,我动用关系,将自己能影响到的分行和支行都尽力做了调整,不过它们许多是业绩中下水平的分支行,因为收贷而遭到了不小影响,许多职员抱怨年终奖太低,我这边压力也很大。本来我是打算今天把股票买回来的......”

“就在上午休市后,源内专务忽然找到了我。”

说到这里,北原正雄顿了顿。

那可是进取派的领军人物,以他的级别也很难够上。

这样的人物居然会第一时间找到他,就说明事情没那么简单。

“源内专务肯定了我的那些做法,然后暗中透露了一个讯息给我。”

“什么讯息?”

“其实在第一波撤离时,有好几个海外的大财团离开了,他们不声不响,这是打算做空吃干净我们的国民经济啊!”

“影响,很大吗?”

“非常大!所以才会在大发会当天就下跌得那么厉害,只是他们隐匿工作做的太好了,我们也是现在才收到一些消息,可能来不及了......”

北原正雄的声音都有些颤抖。

次日,东产大阪中央区支行。

藤原纪香感觉行里的气氛有点诡异,大家都战战兢兢,小心翼翼的。

昨天大发会的股票骤跌如同梦幻般不真实。

不过日经指数还是很高,远远没有到系长说的危机时刻吧。

可联想到他说的泡沫,藤原纪香缩了缩头。

“诸君,我已经得到内部消息,三菱财团和住友财团都出手了,大量资金会涌入股市救场,大家不必担心,大藏省和日银那边也达成了一致,会竭力稳住经济形势。今年我们的任务是......”

浅野直人的话给大家吃了一颗定心丸。

财团出手了啊,那就没什么好怕的了。

然后下午两点,藤原纪香从小林杏子那里得到了一个惊人的恐怖消息。

日经指数今天暴跌了近四百点!

连续两天跌了六百点!

疯了!疯了!彻底疯了!

已经有一部分职员完全没有心思在工作上,他们购置的股票大跌,尤其是不少人是在去年年底入场,甚至大发会当天还有许多人入场,期待着股市的回升。

然而,今天几乎所有股票都飘红了。

回到银行上班的樱井冴子听着这个惊人的消息,嘴巴微张,一脸难以置信。

她没料到会这么快,这么突然。

之后的一周,是许多人生命中黑暗的开始。

日经指数继续暴跌,仿佛完全没有底线,无数支股票飘红,甚至有的出现了退市的情况。

山田阳和井上彦就买到过这种退市股,等于所有钱都打水漂了!

彻夜难眠!

这个时候,慧川料亭反而成为了所有金融精英聚集的场所,他们反复跪拜,请求蟾蜍之神降下神谕,希冀着股市能够回暖。

不信邪的几大财团疯狂投入大量资金,可不管他们扔进去多少,都激荡不起反弹趋势。

他们投入100亿,就会有150亿撤资,投入500亿,就会有800亿离开RB股市。

那些海外财团仿佛商量好了一般,无情的拔了出来,淫笑着看它堕落到深渊。

潮水般的退市和资金撤离引发了股市危机。

大藏省的压力巨大,桥本龙太郎不得不私下会见日银总裁三重野康,和首相内阁一起商议救市对策。

蝴蝶的翅膀开始扇动。

三菱财团社长岩崎谦拨动3000亿进入股市,这部分钱来自各大三菱旗下超级会社,然后依旧如同石子进入大海,没有激起丝毫拨动。

股价下跌,债券下降,经济严冬似乎就要到来。

而整个RB从上到下,每个人都想吸血泡沫经济壮大,大到财团,小到普通家庭主妇,很多人是把所有资产都投入到股市和房市里的!

可是,股市的巨幅下跌打了所有人一个措手不及!

提前逃离的只有海外资本。

财团都还在竭力救市,维持着秩序,希望配合政府,能挽住下跌的颓势。

不能让股市彻底毁了,否则,下一个便是房市!

那时,RB将进入前所未有的大萧条时期!

1月12日。

北原苍介投入的另外5亿也被瞬间借空,再高的利息也在所不惜。

很多人都疯狂了。

越是这个时候,他们越是不愿意撤离股市,反而继续投入大把资金,为了博取那最后的一丝可能。

山田阳的20亿,井上彦的额外5亿早就淹没在一片红色海洋里。

那几名RB兴业银行的职员成了开启这个时代的第一波人,他们所需要的资金远远不够,在尾上缝那里得不到满足后,便将目光对准了自家银行。

尾上缝个人这些年积累的300亿资金全部注入到北原投资,由北原苍介大批量分发给“有需求”的金融精英们,然后再度进入股市。

一点浪花都没激起。

他们是将名下的房产抵押给了北原苍介。

没有几天,他就成为了大阪拥有抵押房产最多的男人!

1月12日下午两点。

北原苍介抽着烟,看最后的繁华。

这一天,日经指数暴跌70%,那些投入股票的金融精英输的底裤都没了!

他们的钱都进去了,房子都抵押给了北原苍介,还欠了一屁股债!

山田组总部。

山田正宗气得身体不住发抖,跪在地上的内海助和山田阳哆嗦着不敢说话。

“要不是千代子,你们还打算弄多少钱去股市?10亿,20亿,还是50亿?!”

他猛地拍了下木桌。

“整整40亿!山田阳,你用整整40亿,就买了10套房产,和一堆数字!!!”

山田组总资产不过80亿出头,这还是算上所有,平时的流通资金不过10亿。

他们两个人居然挪用了半个山田组!

而且全部没了!

现在,财团下达命令,要求他们上交一部分救济金,开口就是20亿。

哪里来20亿?!

不在约定期限里给钱,山田组就会烟消云散!

为什么突然都逼迫了上来?这也是山田正宗想不通的地方。

好像隐隐有一双手在操纵。

就在这时,入江正走来。

“组长,北原苍介来了。”他面无表情的说着。

“他来干什么?!看我们的笑话?”

“不是,他说他是来借钱给您的,20亿,不过要求是山田组名下所有房产抵押。”

“开什么玩笑?”山田正宗气得发抖,这是明目张胆的抢劫!

抢他们山田组?

“他还说......”入江正有点犹豫。

“什么?”

“他说,这20亿恐怕还不够山田组渡过难关,他有更多资金可以给我们。”

20亿只能缓解财团压力,确实不够渡过难关,毕竟蠢儿子亏了近40亿。

“他想要什么?”山田正宗恢复了冷静。

北原苍介已经走了进来,面带笑容,身后跟着山田一马。

“想借钱?求我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