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独狼起舞(1/3,求打赏,月票)

“诸君,辛苦了!”身材微胖,看上去和蔼可亲的大和田健次面容严肃,上台后先是对着全体职员鞠躬道谢。

所有人哗啦啦都站了起来,纷纷鞠躬回礼,等他重新回到讲台,大家才依次落座。

“今年还真是令人心潮澎湃的一年啊!”大和田健次的演说没有稿子,也不是那种官腔十足,令人昏昏欲睡的总结演讲,他从年初说起,以有趣生动的口吻简单回忆了下东产大阪分行以及各支行的诸多大事。

接下来的数据汇报是重中之重,由数据业务部的部长上台进行归纳总结。

听着一长串毫无意义的数字,北原苍介有些昏昏欲睡,他的位置靠后,再往后是一堆主任职员以及普通职员,身边坐着的大岛光夫神情严肃,坐得笔直,另一边樱井冴子始终面色淡然,看得出来,她不是很开心。

虽然三重野康总裁进行了两次突击式的上调利率,但股市依然飘绿,她跟着北原苍介抛售股票,如今算起来亏了大概近千万,就快赶上一年半的工资了。

她扭头偷看了下身旁的北原苍介,愕然发现这家伙竟然就这么睡着了,他难道一点都不担心接下来的事情吗?

这个男人......

“今年,我行在总业务上终于超过了京都分行,成为了名副其实的第二分行!从数据总结中可以看出,京都分行的业务规模非常庞大,在融资额度上仅仅比我们少了不到10亿!”

以如此微弱的优势战胜宿敌,这位部长神情激荡,显得无比兴奋。

十年了,一直以来,京都分行稳居第二分行的宝座,仅次于东京总行,始终骑在大阪分行的头上,这是所有大阪东产职员心中的痛。

“而能取得这一阶段性成果的重要因素,是大阪中央区支行!”

台下一片哗然。

天王寺区支行、大阪西支行等一众紧咬着中央区支行屁股的职员们朝这边看来。

坐在最前面的浅野直人神情飞扬,享受着各种羡慕嫉妒恨的目光,在看到最前面席位上大和田行长投射来的视线后,他坐的更直了。

这是独属于他的荣耀。

之后的表彰大会由副行长岸本方明上台主持。

“......多亏中央区支行的同事在最后阶段敲定了这笔与山田房贷的10亿円贷款,我们才能在和京都分行最后的角逐中胜出!除此之外,大阪中央区支行今年各项业务指标都名列各大支行排名前列,其中融资额度位列第一!最佳支行将再度授予大阪中央区支行,这份荣耀,他们当之无愧!”

岸本方明说的慷慨激昂,完全看不出不久前他还在疯狂卡着这笔贷款。

全体职员起立鼓掌,一片言不由衷的祝贺声在中央区支行团队外响起。

北原苍介感觉有一只柔软的手戳了下自己的脸颊,抬头,发现是樱井冴子冰山般的脸庞。

他愣了下,抹了抹口水,起身用力鼓掌。

搞什么嘛,不就是一面锦旗,而且很快就会被收回......

“有请浅野直人支行长上台接受表彰。”岸本方明让开一条路,席位上的大和田健次阔步上前,与浅野直人站在了一起。

“恭喜你们获得了最佳支行啊,真不容易,浅野君,在中央区也有好多年了吧?”大和田健次将证书递交给他。

“谢谢!”浅野直人九十度鞠躬,接过证书,“已经有十二年了。”

从二十八岁起担任课长后补开始,他在这个支行已经待了十二年!

为了能在大阪出人头地,他入赘了当地商业巨头,借此上位,在早期的权力斗争中战胜了许多竞争者,于五年前挤上了行长之位。

现在,终于到了更进一步的时候。

“令尊身体还好吗?”大和田健次淡淡一笑,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从东产离开后,也有十几年没见他了。”

“父亲大人的身体一直不错,也时常念叨起您。”看着比自己不过大七八岁的大和田健次,浅野直人无比恭敬,始终保持着弯腰状态。

大和田健次指的是他的岳父,两人似乎有交情,这件事浅野直人始终不太清楚,每每说起,酗酒成性的岳父也会故意回避。

妻子家的资源已经被他用尽,昭和年代后期,岳父的会社经营不善,濒临倒闭,现在的他完全依靠自己的努力,为此,他已经决定再进一步后就正式与妻子离婚。

面黄人丑,身材走样,当初就不怎么样的妻子他都快五年没碰了。

想到这些,他有些火热地看向台下,找寻着樱井冴子的身影,然后就看到了她和北原苍介说笑的一幕。

不知道说起了什么,一直冰山般的樱井冴子居然笑了!

如此美丽动人的笑颜,他也是第一次见!

“哈哈,恭喜了,浅野君,升任你为分行人事部部长的公文年后便会正式发布,等到明年年中岸本副行长荣退,那个位置就是你的了。”

大和田健次声音低沉,在他耳边轻声说着。

浅野直人身体猛地一阵,狂喜,随后又有点失落,为什么还要等半年?不是说好了会在年后就升任副行长吗?

这一刻,他清晰感受到,一定有人在针对自己!

是谁?

北原家?

回到座位上的浅野直人脸色有点不太好,几个围上来想恭喜他的职员都识趣的跑回去了。

“北原系长对其她女孩子也是这样吗?”樱井冴子收敛了笑容,刚才北原苍介说了个笑话,她没忍住。

这个时候,这家伙还能保持这种心情,真是羡慕呢。

“如果足够漂亮的话。”北原苍介心情很好,随意敷衍了她一句。

本来想借着聊天拉近关系,套一套这个女人的话,她防御的还真是滴水不漏啊。

始终搞不懂樱井冴子对自己的好感是从哪里来的。

难道真是因为太帅?

台上,岸本副行长进行最后一项重要荣誉的表彰:“今年,由分行各级管理人员投票表决,一致认定大阪中央区支行融资一课融资一系的大岛光夫为最佳员工!”

大岛光夫的身体剧烈抖动了下,白肉滚起来,看的北原苍介恶心。

他等这一刻太久了,多亏樱井冴子那个女人放弃了这笔业务,他才能顺利摘取这项荣誉啊!

“恭喜你,大岛系长。”樱井冴子的目光对上了前方的浅野直人,有点厌恶地撇开视线。

“哈哈。”大岛光夫大踏步上前领奖,这是他第一次在大阪职员们前亮相,引来了不小的骚动。

大家都以为今年还会是那个冰山美人连任最佳员工,毕竟她的业务能力太出色了。

这个肥胖子是谁?

“最后,我也要宣布两件比较遗憾的事情,第一件,中央区支行融资一课二系系长樱井冴子冲撞上司,态度恶劣,将被取消今年所有业绩,停职反省至年后二月;第二件......”

一片哗然。

“樱井姐姐居然被停职了!”

“怎么可能,那个女人不是去年的最佳员工吗?”

“这你就不知道了,听说她去年是靠给那些大人物......咳咳,才上位的,今年听说是要求她‘一对多’,她没同意,所以就......”

风言风语铺天盖地袭来。

饶是一向冷艳的樱井冴子也有些承受不住,感觉突然全世界都在针对她这个小女人。

“中央区支行融资一课三系系长北原苍介疑似与客户有金融纠葛,他年末提出的特殊融资项目计划风险极大,同时在毫无理由的情况下收回优质会社的大量贷款,因为独断专行流失大量客户,包括山田房贷......”

“分行决定进行对北原苍介系长无限期停职停薪,年后在总行调查员调查结束后再定结论。”

台下的大和田健次微微蹙眉,这个结论和之前分行内部的讨论结果有点出入啊。

为什么突然惩罚力度加大了?

身旁的人事部次长凑过来低声说道:“行长,这是总行常务伊藤万三郎的决定。”

“伊藤万常务?原来如此,因为我卡了浅野直人半年,所以他也要我付出一些代价吗?”

大和田健次看向台上的岸本方明,后者脸上没有丝毫喜悦之色,这半年,对他犹如灭顶之灾。

得罪了自己,得罪了自己背后的激进派,得罪了北原正雄,即便是一名分行副行长,未来也只能成为高层斗争的牺牲品了。

说起来那个北原苍介,还真有点意思。

“特殊融资项目计划、收回井上物流贷款、暴打山田房贷的社长,他是在表演电视剧吗?”大和田健次嘴角上翘,“如果能挺过这波攻势,考虑将他带到我这边吧。”

“诶?行长,他、这么冲动的年轻人,不太妥当吧。”人事部次长低声说道,“下克上,他对浅野支行长可是做过那种威胁人的事情啊!”

“下克上都是一些愚蠢而没有能力的上司畏惧的事情,只要有足够的力量,下属只会成为点缀你的花朵。”大和田健次哈哈大笑。

这么重的惩罚北原苍介也始料未及,一个月变成了无限期,这是惹上了要整死自己的人?

“北原系长......”樱井冴子有些担忧地看过来,原以为他有一个执行董事父亲,这波可能受到的影响会比自己还小。

但高层的动作,果然不是底层能看透的。

“没事,让他们来吧。”北原苍介随之起身,在许多人注视的目光下昂然离开了会场。

他像一匹独狼,凛冽而可怕,似乎立刻就要张嘴吞噬一切。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