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章 风暴来临(3/3)

要不是算年纪自己比北原苍介大了两轮,尾上缝差点就信了!

放着年轻貌美的女儿不要,来找自己这个老太婆?大概是不太好意思这么忙的时候带女儿出去约会吧。

尾上缝咳嗽了几声:“苍介,其实今天料亭也不是那么忙,你要是想带织姬出去玩,现在也可以的。”

“可我还穿着这身衣服,妈妈!”尾上织姬下意识脱口而出,“里、里面......”

里面可是真空的啊。

尾上缝白了女儿一眼,真空怎么了,男人都喜欢这个调调呢。

眼见话题就要跑偏,北原苍介连忙说道:“不不不,我今天真的是来找尾上阿姨谈生意,改天再约织姬去玩。”

下次一定。

生意?尾上织姬躲在扇子后的脸顿时露出一个沮丧无比的表情。

苍介哥哥,果然是为了这个才接近自己的吧?

不过他刚才又说带自己去玩,之后会去哪里呢?

“谈生意?苍介是准备以东产的名义吗?”这个尾上缝见多了,那些银行职员都是以各自银行的名义找上她,希望她借钱买地之类的。

实际上尾上缝根本不差钱,她从86年发迹至今,现在自己和女儿的屋子里都堆满了万円大钞,多到比手纸还多......

不过为了维系这些银行职员,她还是会答应他们的要求,从他们的银行里贷款一笔钱。

按时支付利息,提前还贷,也不拿来投入到股票和房产,就这么堆在家中,时间一到就送回去。

她比任何人都清楚神谕蟾蜍的真相,她自己都不信的东西,那些人居然信了!

说起来,当初起因还是她为了推销一杯酒,故意和客人说的一支股票,没想到阴差阳错,就这么展开了。

尾上缝不懂理财,连小学加减法都困难,但她甚至人事关系就是一切,所以不惜代价的拉拢那些银行职员,会社老板,甚至诸多社会名流。

苍介大概是有业务压力吧?

“不,以我名下北原投资的名义,想和尾上阿姨合作。”北原苍介喝了口茶,“这些日子,随着利率的上调,来慧川求助的人会很多,他们有些摇摆不定,希望尾上阿姨能继续为他们提供神谕。”

“那是当然。”尾上缝笑着作出一副神秘的模样,“我们尾上家是华族(RB曾经的贵族统称)后裔,肩负着中兴RB的责任。”

她要拔高自己家的逼格,不然陪酒女和华国人的女儿,怎么有资格嫁入到东京豪门?

“股票会继续涨,他们看到成果后,会更加相信神谕,也愿意将更多的钱投入其中。”北原苍介淡淡一笑,从公文包里取出一张卡,“这里有5亿円,希望尾上阿姨能以北原投资的名义借钱给需要的那些人。”

“借钱?苍介确定股市未来还会大好吗?”尾上缝根本不懂股票和经济,因此如果北原苍介要让她帮忙运作这笔钱,她会果断拒绝。

不能坑自己未来的女婿啊。

她不懂利率问题,但似乎事情很大,以她的看法,有震荡,就会有波动,那么神谕就要有一些小小的绿色,以保持自己的准确性。

“会大好的,请放心借钱给他们继续投进去!”北原苍介没有说假话,股市确实会再坚挺一段时间,然后迎来雪崩般的下跌!

他也做好了付出一定代价的准备,毕竟原计划是从尾上织姬入手,然后慢慢博取尾上缝的好感,同时掌握她们的秘密,又是盟友关系,这样的合作才会更加牢固。

只是三重野康这老头太会来事,突然又提升了一次利率,必然造成巨大的金融动荡,他的计划也必须提前一些了。

尾上缝看了他一眼,微微点头:“好,那这5亿我就代苍介你先保管起来,只要有人向我借钱,我就会以北原投资的名义外借给他们。”

“那就多谢尾上阿姨了!我的利息会比银行低,但金额总数大,利益也不少,我愿意将其中的百分之十分给您,还请您不要推辞。”北原苍介微微欠身,又将一份资料递给了她,“这份名单上的人,请着重关注下。”

一旁的尾上织姬偷瞄了一眼,好像是内海他们的家里人?

要狠一点......

她咬了咬嘴唇,心中有些乱。

他是为了生意,还是为了自己?

可不管如何,确实是苍介哥哥帮了自己,他看破了变脸骗局,也没有揭穿尾上家,昨晚担心他会以此要挟的事情也没发生。

他还要将钱投进来。

可神谕明明是假的啊!

她神色复杂地看着北原苍介,自己能做的,大概就是尽力帮他出对他有利的神谕结果,这样,他至少不会亏钱吧?

“那就这样,我先告辞了,不再打扰两位,改天我再邀请织姬妹妹。”北原苍介起身鞠躬,然后朝外走去。

等这5亿円放出去,他再把剩下的5亿也看情况投进去。

用极少的一部分钱圈住了三家未来会很快就起来的大会社,剩下的钱在如今用来套人最合适。

如果丢进外汇或者其他市场,能赚的不多,但与之而来的风险却极大。

他现在缺少的是人脉资源、地位以及重要信息,钱反而是其次,反正找准了地方投资进去,未来只是一串串数字罢了。

和财团比拼,钱永远不是第一位。

大家都是一堆数字,就算拼个你死我活,也不会有什么太大结果。

权势,人脉,地位,才是重中之重。

要往上拼命爬啊,苍介。

他在心里这么和自己说着,不能让前世的遗憾带到今生。

离开慧川料亭时,北原苍介见到了不少熟面孔,这些都是大阪金融界的翘楚,此时扎堆往这里来,看来三重野康老头的政策还是挺有力度的。

回到家里,北原苍介又接到了父亲的电话。

原来父子两人一年都不会有几次通话,见面大概也就是新年那一次,但这个月,北原正雄已经主动打来了三次。

“苍介,不得不说......你的眼光很准。现在行内保守派和激进派斗得火热,白川行长有些快承受不住源内专务的压力,不过当下的利率,还不至于让东产遭受巨大变故。”

确实,东产的变故是在股票下跌后开始,不过那时已经晚了。

“父亲,我觉得利率还会上调,您最好尽力规劝其他董事,让东产的损失减小到最低。”

“......”北原正雄沉默了片刻,“现在的局势,两个派系的斗争只能拼出一个胜负,我无法干涉,但我可以影响到我所管辖的部门和部分分行、支行。”

无法干涉,还是不想干涉?北原苍介不纠结这点,只要有后面那句话就足够了。

那足以让父亲在白川行长倒台后顺利跻身到董事会中。

“苍介,你也要注意些,月底的总结大会会如期召开,我收到风声,浅野直人的位置应该有所变动。”

果然,贷款成功了,背后的那位大人物也阻止不了他的晋升。

与之相对,就要有人来背一下黑锅,显然,这个锅会扣到他北原苍介头上!

“我已经向总行提出申请,等捱过总行调查,就把你接回东京。”这是北原正雄目前能做的最大力度,直接动用关系将北原苍介捞回总行。

本来也有些阻力,但只要事情继续进展,保守派势力削弱,他就能顺利救下北原苍介。

不过要是利率真的还会上调,那结果,就真不一定了。

泡沫可能会破,但那也要很久之后了吧,北原正雄这么想着,反正利率上调,他已经赚到了足够好处。

......

1989年12月的最后两个星期,一场恐怖的风暴在RB上空酝酿着。

经济形势具有一定延迟性,虽然有部分人已经嗅到了不对劲的味道,但是目前三重野康还持有“利率应该稳定在百分之五”这个观点上,只要不往上继续走,那么泡沫就还不至于迅速破裂。

金融界,地产界,政界,以及夹杂其中的财团也在找人发声,说百分之五的利率还是过高了,应该下调。

就在诸多势力的拉扯拉锯中,股市还在持续走高,利率的上调似乎并未造成真正的影响。

房价居高不下,股市一片绿,经济依旧强有力,大家还是那么有钱。

只是偶尔出现的一些对经济形势的担忧之声,三重野康隔三差五的发言,以及部分海外财团的撤资消息,还是让少部分人忧虑了起来。

12月28日,RB新年假期的前一天,圣诞节的余热刚退散,新年狂欢又被商家炒得火热起来。

大阪府,大阪市,中央区,东产大阪分行,礼堂。

东产大阪地区的年度总结大会正式召开。

被停职的北原苍介和樱井冴子也来到了现场,参加这一场属于其他人的盛宴,针对他们的批判会。

各个支行,数百名职员齐聚一堂,以支行为单位错落坐开,先走上台发言的是大阪分行行长,正值壮年的大和田健次。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