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突如其来的二次上调利率(2/3)

北原苍介让山田一马自己打车回去,他则是开车将尾上织姬送往慧川料亭。

车上一路无话,但感觉到尾上织姬有些心事重重,他就将车停在了比较远的偏僻马路,和她一起下车压着马路走去料亭。

尾上织姬小碎步跟在北原苍介身后,今天就像是做梦般看到昔日在学校里欺负自己的一群人被吓成那样,愈发觉得苍介哥哥有她说不出的厉害。

“织姬,你似乎不是很开心?”北原苍介手里拿着随意在路口便利店买的红豆面包,“是在可怜那些孩子吗?”

“不。”尾上织姬摇了摇头,停下脚步,抬头看他,“只是忽然看到以前在学校里肆意欺负人的内海他们居然在苍介哥哥这里毫无还手之力,有点害怕。”

“怕我?”北原苍介拆开了包装袋。

“有一点,也怕成年人的世界。虽然早就成年了,但是妈妈很少让我接触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之前还很向往内海她们那种人见人爱的辣妹性格,就想着去模仿,现在看到那些Yakuza,”

说到这里她顿了顿,低下头,然后又抬起头看向北原苍介,

“苍介哥哥也不喜欢这些事情,对吗?”

“是啊,我早就说过,什么极道,乱哄哄的一堆。”北原苍介拿起一块红豆面包塞进嘴里,味道还不错,“你的变脸手艺是哪里学的?”

突然的摊牌。

“诶?苍介哥哥知道了?!”尾上织姬大惊失色,虽说她和北原苍介讲过自己父亲是华国人的事情,但一般RB人根本不清楚这个来自华国的神秘“魔法”——变脸手艺。

如果了解这个,那她和妈妈做的那些神谕......

这是她们家最大的秘密!

“稍微了解过一些,你不用那么紧张,啊到了,那就下次再见了,织姬妹妹。”北原苍介及时打住了话题。

慧川料亭门口,珠光宝气的尾上缝正好在门口送客,看到那么晚还将女儿送回来的北原苍介,笑着在远处行礼表示感谢。

尾上织姬摇摇晃晃的回到家中,一路上母亲对她说的那些话一句也没听进去,脑袋里全是北原苍介的影子。

他知道了,所以他会觉得我是一个坏女孩吗?

他会不会觉得我和内海她们其实是一类人?

又或者,他做这些事情,目的就是为了接近自己?他知道尾上家的秘密了,是不是想以此来要挟她们?

满脑袋的疑问,尾上缝还以为女儿已经陷入了恋爱长河里,抿着笑容没有说话。

女孩的心思就像是变化无常的天气,你永远猜不透它什么时候会发生改变。

翌日清晨,刚起来的北原苍介就收到了菊次郎的电话,听小白胖子的声音,估计在电话那头都是卑躬屈膝的模样。

他是那种审时度势,极懂人情世故的人,山田一马忠心耿耿,入江正则办事利索,不苟言笑,三人倒是一个完美的铁三角组合。

菊次郎将北原苍介交代的事情作为第一要务来做,几次的“深入交流”后,内海千代子已经被调教的老老实实,成为了埋在内海助和山田组内的一颗定时炸弹。

而那些兴业银行的孩子们给北原苍介带来了一个重大惊喜。

大概是被吓怕了,他们连老爸老妈们在外养人的事情都全盘托出了。

值得关注的是,兴业银行大阪中央区支行课长级别之上的职员在近三个月现金流大增,银行职员一般都会在其他行开设私人账户,里面存有他们的私房钱,与工资卡分开。

银行的保密性让他们的资产不会外泄。

除了内鬼泄露。

这些孩子将父母的存折全部拍照了。

对现金流往来极为熟悉的北原苍介很快就看出了这些存折上的猫腻。

他们之间都有一个非常核心的中间商东洋信用金库。

信用金库是合法合规的合作社性质的金融机构,主要从事存贷款、外汇交易等业务,借此促进当地中小企业发展,有点类似前世华国的农村信用社,但不用的是,它们依旧是在私人企业范畴,既不属于银行体系,也不在政府组织内。

这家信用金库北原苍介恰好知道。

因为当初就是它给尾上缝伪造了两千四百亿的存款证明,最后导致多家银行破产!

显然,这些兴业银行的职员也在用类似的方法套取资金。

不过他们的手段更复杂,北原苍介看了会儿才大致分析出来。

先以银行职员的便利身份伪造虚假存款证明,让客户中的不动产业者将其投入到非银行的金融机构中进行融资,骗取一定额度的资金,然后再将这些资金转移到其他账户,流转回自己家人的银行卡上。

东洋信用金库自然不会质疑这些银行职员。

拿到这些资金后,他们来到慧川料亭,根据神谕提示火速投入到一些投票中,坐收渔翁之利。

这简直就是一本万利的生意!

如果股票不下跌的话,确实能让他们大发横财。

“嘿嘿,北原大哥,还满意吗?还需要我做些什么,您尽管吩咐!”

“暂时就告一段落吧,接下来你继续关注这方面的情报,随时向我汇报。”北原苍介将传真纸全部塞进碎纸机里粉碎干净。

“是!哦对了,北原大哥,我试了下,那个光子不怎么......”

电话被挂断了。

菊次郎愣了下,挠了挠头。

另一边,挂断电话的北原苍介是被电视里的早间新闻给吸引了所有注意力!

画面中,三重野康慷慨激扬,一边怒斥着国会议员,大藏省官员的短视,一边宣扬着上调利率的重要性。

在他记忆里,本来是在明年三月才会上调的那次利率被提前了!

这次,足足上调了一个百分点!

“某家都市银行的行长,竟然带着客户到九州,然后告诉他们,虽然利率上调了,但是土地价格依然会不断上涨,诱导他们继续贷款投入房产!真是愚蠢!”

“既然嫌弃不够高,那就继续上调!”

三重野康义愤填膺。

北原苍介对这位亲手戳破泡沫的老头颇有好感,他的勇气可嘉,方法不对,以至于RB未来三十年都将一蹶不振。

不过那和他又有什么关系?

该头疼的是那些大财团才对。

它们一个个拱火,希望泡沫越吹越大,丝毫不考虑破灭后的问题,只顾眼前利益,疯狂以透支国家生命为代价给自己创造财富,现在有人突然掀桌。

说实话,这位老头能活到00年后也是个奇迹。

这个新闻的播出,让北原苍介身体一震,泡沫看起来是要提前破裂了!

他抄起电话就约了尾上织姬慧川料亭见。

中午时分,北原苍介混在人群里挤进了料亭,早上的消息一出,听说已经有海外财团打算从RB股市撤资,它们的大量资金抽出,会导致股市巨大动荡。

虽然大家都坚信股市还会上涨,但此刻已经没人敢相信自己的判断,全部涌来慧川料亭,求助于神谕蟾蜍。

一夜没睡好的尾上织姬顶着熊猫眼,沐浴更衣,换上了巫女服,这样的情况看,她得变脸一整天!

这些金融精英就不能像苍介哥哥那样自己有点主见吗?

想到北原苍介,对着镜子描眉化妆的尾上织姬叹了口气,心里小鹿乱跳,心情也很复杂。

门吱呀一声开了。

“织姬,我带着苍介进来了。”没等她反应,尾上缝便推着北原苍介进了女儿的闺房。

“呀!我还没化好妆呢!”尾上织姬慌乱中连忙拿起一个纸扇打开,遮住脸颊,眼睛也没画眼影,熊猫眼难看死了。

“外面人太多了,苍介待在那里和我们不好说话,你就体量一下吧。”尾上缝拉着北原苍介坐下,亲自倒了茶递给他,“要不你们聊一会儿,我去应付他们?”

尾上缝千方百计给他们创造机会,在她眼里,自己的神话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破灭,唯一的女儿连父亲都没,要是能尽早嫁入东京豪门,比什么都好。

北原苍介却是挥挥手:“尾上阿姨,其实这次,我是来找您的。”

“?”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