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烈火

1989年12月20日晚,大阪中央区千日前三和娱乐城。

这个大阪中央区最大的不夜城灯火通明,各种迪厅、KTV、游戏机房、风俗店的霓虹招牌闪烁炫目,来来往往全是打扮的花枝招展的漂亮少女,不过她们挽着的人大多年纪不小,有几个还谢了顶,大腹便便,这样的组合看起来十分怪异。

这一般是下海少女和她们的“多桑”跑来繁华区域逛街,临近午夜就跑去对面的情侣酒店一条街翻云覆雨。

在角落处有一家破破烂烂却生意无比火热的游戏机厅,在外悬挂着“谁谁谁又中特等奖,奖金一千万円”之类的大横幅。

里面色调偏红,再往里走,人流渐渐稀少。

坐在各个游戏机前的男男女女在见到走在最前的山田一马时纷纷起身鞠躬,嘴里喊着“山田大哥”,态度谦卑亲昵。

按照山田一马的说法,这家店店主是他早年一手带出来的忠诚小弟,后来被拖累着一起逐出了山田组,小胖子有些门路,搞了钱在千日前开了家游戏机厅。

这里也不是山田组的势力范围,隶属于稻川会大阪分部,因此山田阳的人不敢过来闹事。

挽着北原苍介,这次只穿了水手服和学生长裙的尾上织姬左顾右盼,还不知道北原苍介一通电话约自己出来要干嘛。

他说是要来看一场好戏。

尾上缝女士倒是很乐意即将毕业,年满21岁的女儿多和这位银行精英走走,还弄了三百万円给她备用。

“要是太晚,就麻烦您在外照顾下小女,拜托了。”

回忆起尾上缝的这句话,北原苍介嘴角抽搐了下,心目中当初可能叱咤风云的投资女王居然真的只是一个乡下老婆婆,感觉有点怅然若失啊。

山田一马领着两人来到后方的管理室,门口站着一个小胖子,白白净净,乍一看还以为是缩小版的大岛光夫。

脸上也是那种贱兮兮的笑容。

“一马大哥!”小胖子热情冲过来紧紧抱住比他高了近一个头的山田一马。

“北原先生,他就是菊次郎,绝对可靠。”山田一马转身又介绍了下北原苍介和尾上织姬。

“菊次郎......的夏天?”北原苍介下意识脱口而出。

“???”

小白胖子满脑问号。

“啊,没事,不要在意,只是想到了一件有趣的事情。”北原苍介摆了摆手。

“嘿嘿,能和北原大哥觉得有趣的事扯上边,是我的荣幸!这边请,北原大哥,尾上大嫂!”菊次郎贱笑着鞠躬,拉开了管理室的大门,将他们迎了进去,“按照一马大哥的意思,都搞定了。”

管理室里灯光昏暗,还有几台摄像装置放在中央,四周站着抽烟喝酒的小混混,刺青染发,一看就是不良。

见到他们走来,那些小混混立即站直,大声高喊:“菊次郎大哥!”

“蠢货蠢货蠢货!这两位才是大哥,山田大哥和北原大哥!这位是尾上大嫂!”菊次郎气得跳起来暴扣几个人的头,平时叫叫也就算了,怎么能在这个时候还叫错人!

真是一群教不会的蠢猪!

一群混混声音不齐的又喊了起来,听得尾上织姬脸上发烫,她看向墙角,发现蹲成一排的男男女女都是熟人,大惊失色。

内海千代子,中村光子,还有她们的男友......

“把那小子拉过来。”菊次郎招了招手,几个小混混将最右边那个鼻青脸肿的制服少年架了过来。

少年嘴里还喊着“不要不要,大哥们我再也不敢了”。

“苍介哥哥!救救我们!”中村光子衣衫不整,短裙几乎都快成了碎片,一双过膝黑丝袜也全是破洞,她看着北原苍介,鼓起勇气要爬过来,却被一只大手给揪住了头发,重新拖了回去。

“山田大哥,就是这小子,在我们店里玩花样,还带着这群小崽子来‘赚钱’,对了,他们一共借了五百万円,一天利息五十万円,现在一共六百万円没还。”菊次郎点了点那个制服少年,“他说他爸是兴业银行的课长,但特么的连这点钱都不敢回家去要?”

“大哥,大哥,菊次郎大哥,我爸知道了,他会打死我的啊!”

“那我就先在这里打死你!敢欠钱不还!我......”菊次郎抄起一旁的棒球棍就要打过去。

“好了,菊次郎,到此为止吧!今天我是受了北原先生的嘱托,带他过来解决这件事的。”山田一马伸手握住了根本没用力挥下去的棒球棍,“他们一共欠了六百万円吗?”

“算上这些天他们赢走的三百万円,损失费五百五十万円,名誉损失费五百万円,我的精神损失费五百万円,还有兄弟们的开销三百五十万円,一共是两千八百万,七个人,一人四百万円。”菊次郎拿过来一个破旧计算器,煞有介事的计算了起来。

加上北原苍介之前给的一人五十万,其中四人欠了四百五十万,另外三人四百万。

听到这个数目,中村光子的脸色都变了。

“哦对了,一天五十万円的利息别忘了,今天不还,一人再加五十万哈。”菊次郎贱笑几声,“各位家境都不错,这点小钱不会为难胖子我吧?”

看到这里的尾上织姬哪里还不明白,这就是北原苍介针对他们设的局,平日里在学校四面威风的几人在真正的社会人面前居然是如此的不堪一击。

她神色复杂,偷偷瞥向北原苍介,苍介哥哥是特意为了我这么做的吗?

并不是。北原苍介如果能听到这个心声,他会果断的这么回答。

他看重的自始至终都是这些人的家庭背景。

尾上织姬在学校的遭遇他深感同情,但人只能自救,对自己、对别人都狠一点,希望她能明白。

“你们这是摆明了敲诈!我爸爸是内海助,他要是知道了这件事,山田组会把你们都沉到东京湾去的!”长相偏中性的内海千代子咬牙切齿。

“唬谁呢,先不说我不怕内海助,伱一个极道家的女人,能有什么地位?我就在这里把你办了,你爸爸会来对付我吗?”菊次郎冷笑,“这个女人,再给她加一百五十万。”

“你!”

“两百万!”

内海千代子缩了缩头,不敢再说话了。

“山田先生,菊先生,这些孩子是我妹妹的朋友,这件事是他们不对,如果只是钱的问题,今天我把钱都带来了,我替他们还。”北原苍介淡淡一笑,“一共是三千万円吧?”

这个数目已经远超尾上织姬想象,她捏了捏手提包里的大钞,没有说话。

“嗯,付完钱,这件事就算过去了,不过他们以后都不准再来我的店,本来做出这种事情,非要打断他们手脚不可,但既然北原大哥亲自来了,那就算了吧。”菊次郎点头。

北原苍介从公文包里取出一叠协议来,钱,当然是不能白借的。

此时中村光子等人眼中只有感激,想要早点离开这个鬼地方,哪里还管那么多,一个个争先恐后的去签字。

再度起身的几人此刻看着尾上织姬,已经没有了以前在学校的锐气,隐隐有着将她看作大姐大的势头。

毕竟她的靠山太厉害了!

“织姬,这次多亏你了,谢谢!”

几人纷纷围过来道谢,只有内海千代子站在一旁,神色不定,拉不下脸给自己以前的跑腿妹道谢。

“一会儿麻烦你们送他们回家。”北原苍介挥挥手,然后拉着尾上织姬,与山田一马和菊次郎一起出了管理室。

门,砰的再度关上。

“北原大哥,一马大哥,我刚才的演技还不错吧?这次事情后,一马大哥,我能不能进你的安保队?放心,我不惹事!能重新跟着你,我马上关了这家店!”菊次郎一脸兴奋地说个不停。

山田一马看向北原苍介,后者立即醒悟,做主的人是北原苍介,连忙笑着凑上来恭维。

几人来到菊次郎的休息室。

北原苍介坐在主位,又从公文包里取出了一份文件递给菊次郎:“他们欠的一共三千两百万会转交到你名下,就说这是我以前欠你的钱,不过你不会再向他们要利息,这件事也会一直瞒着他们家里人。”

“是!”菊次郎眼角一跳,这一来一去,就是白赚个人情。

看得出,北原苍介不喜欢掺和太深这些事。

“这些人,你按照身份区分开,银行相关、极道相关,极道相关的应该就内海千代子吧,兴业银行几个,让他们回家把父母最近的资金流动向偷偷弄过来,找时间,你要和他们见一面;至于内海,单独和她聊一聊,让她在合适的时候,把她父亲挪用上纳金的事情说出去。”

北原苍介一一作了安排,后来兴业银行面临破产危机,就是因为借了尾上缝太多钱,而借钱给她,是希望让她购买兴业银行债券,自己买自己,填补亏空,拉高股价。

这么做,很可能是当初内部发生了重大贪墨事件,且牵连人数众多,那些亏掉的钱去哪里了呢?

值得深思。

兴业银行是第一家开始遭殃的大银行,这块蛋糕,他没道理让别人去吃。

“哦对了,一个极道家的小姐,你不会搞不定吧?”

“我懂我懂,拍片......”

“是写真!什么片,违法的知道不啊!”北原苍介瞪了他一眼。

又看向尾上织姬。

“你觉得呢?”

“诶?”

“他们在学校欺负你,不想报复吗?”

尾上织姬下意识要摇头,但想起他说的那句“狠一点”,咬咬牙:“那、那就让他们把以前欺负我,和欺负其他人的债都还了吧!公开道歉,还钱,保证以后不再犯!”

就这?

准备大干一场的菊次郎有点搞不清这位大嫂的脑回路。

“那就按照织姬说的做吧。”北原苍介点头起身。

菊次郎将他们送出门,临走前,北原苍介折返回来,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

“次郎,好好干,我会考虑让山田君带你进安保队的。哦对了,那个叫光子的女孩,她说她挺紧的呢。”

北原苍介又拍了拍菊次郎的脸,

“我不想事情结束后被人找上门,好好处理下。”

“是!”菊次郎额头上冒出冷汗来。

他从这个男人眼中看到了烈火,一种毫不留情的杀意。

跟着他,不会有错!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