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暗流涌动的融资一课

“诸君,例行会议上浅野行长已经分析了当下我们支行面临的形势,”头发灰白的黑田裕坐得笔直,神色严肃,没了在浅野直人面前那种卑躬屈膝感,他的气势颇具威严,“只要达成5亿融资目标,我们大阪中央区支行就能稳坐最佳支行的位置了!”

“融资一课接到的任务指标是一亿五千万円,这最后一个月,大家得再加一把劲啊!”黑田裕扫视了下众人,语气诚恳,倒是没像浅野直人那样先给大家画饼,打鸡血。

而在不远处的另几间小会议室,其他三课同样在开动员大会,时不时传来令人精神震荡、充满激情的口号,动静大得吓人。

这个时期的RB,打工人们都像被打满了鸡血般热情高昂,动不动就是“会社天下第一,目标千亿利润”的惊人口号,像融资一课这样平静的部门极为少见。

“课长,我觉得我们起码得拿下三亿才行。”白白胖胖的大岛光夫在椅背上蹭了蹭,脸带笑容,“多亏北原系长的那笔贷款,我们才勉强甩开了其他三课,但这次任务宣布后,他们必然会拼命放贷,如果只完成浅野行长指派的一亿五千万円额度,今年的最佳部门奖,可能就......”

听着隐隐约约的呐喊声,大岛光夫心中有些不悦,现在快到了决定生死存亡的时刻,黑田裕依然那副无能的表现,鞠个躬,鼓励下,难道就能把业绩提升上去吗?

在他看来,现在就应该给融资一课的所有职员下猛药,让他们充满斗志的为自己拼命才对!

可惜,他现在只是一系系长,在极为注重职场阶级的东产,当面质疑直属领导是一种非常不尊重人的行为,大岛光夫也只能心里咒骂几句,表面上还是乐呵呵的,一副为黑田裕出谋划策,为融资一课鞠躬尽瘁的忠心模样。

“而且只要超额完成指标,我们融资一课不仅能再度拿下最佳部门奖,课长您的位置说不定也可以活动下。”

“当然,大家的奖金和升迁也都能顺利实现,这是一场不能输的硬仗啊。”

大概是觉得自己的说服力还不够,大岛光夫最后又补了一句,在他背后站立的一系主任林原响不住点头,十分赞成自家系长的提议。

活动位置这句话确实说到了黑田裕的心坎里,在行里,他被人嘲笑是“老跑腿”,顶着巨大压力天天跪舔浅野直人,为的就是能再进一步,博得更好的退休待遇。

“大岛说的对啊,不过三亿的话,每一系大概要分配到一亿的额度,是不是有点太难了?”黑田裕蹙眉,只有一个月时间,此前融资一课最好的业绩也不过是一个月完成近两亿的融资目标,现在直接将要求提升了一点五倍,部下们真的能承受住这份压力吗?

“课长放心,一系一定会完成您分配的任务!”大岛光夫心里暗骂黑田裕无能,看到他明明渴求着最佳部门奖,又想着一碗水端平,不愿意让三系之间出现矛盾差异,这种瞻前顾后的做法让他极为不屑。

什么是下属?

下属就是用来剥削和压榨的,就是自己升迁道路上的垫脚石。

这个时候了,还在担忧下属们的压力问题,实在太愚蠢了!

“我听课长的安排。”一向惜字如金的樱井冴子轻轻捋了下耳畔的发丝,也表了态。她很少在会议上发言,但听说每次例会后,都在自家系里开小会复盘,给下属们详细分析各种资料与信息。

比起时常雷声大雨点小的一系,樱井冴子领导的二系名声不显,业绩惊人。

而北原苍介算是异军突起,三系重组不久,在他的带领下,两年内就有了赶超一系的势头。

这也是他被大岛光夫无形针对的原因之一。

个人能力极强的樱井冴子毕竟是个女人,考虑到各种因素,黑田裕升职,那递补的一般是大岛光夫这名稳重的老职员,可如今北原苍介出现后,情形就不太一样了。

黑田裕微微颌首,将目光抛向了北原苍介:“北原,你这边呢?”

“我会尽量完成课长分派的任务,不过,我已经决定这个月将重心转移到个人贷款和产业性贷款上。”北原苍介如实回答,与其等年末被黑田裕发现,他不如提前摊牌,省得后续出现太多麻烦。

现在这个节点,继续投入大量资金在房产贷款上,和寻死无异,北原苍介不想被人秋后算账,也不想走上漫长的追债道路。

他话音刚落,不等黑田裕反应,大岛光夫已然怒不可遏的高声反驳起他。

“北原系长,你是在说笑话吗?”大岛光夫先是一愣,随后重重拍了下桌子,“不说超额完成,一亿五千万啊,那可是一亿五千万円的贷款指标,你觉得靠那些日薄西山的企业能完成吗?”

“现在的房市行情有多好,不会还有人不知道吧?只要那些大企业愿意大量贷款买地,我们的业绩也好,他们的利润也罢,随随便便就能完成。话说回来,北原系长知道四年前‘广场协议’后大阪的地价上涨了多少吗?”

伴随着大岛光夫嘲弄的语气,他身上的白花花肥肉也微微颤动着,看得北原苍介有些恶心。

想起来,这家伙之前的庆功宴上也是疯狂灌自己酒,害得原身一醉不起,这家伙啊,还真是只要有机会,就会疯狗般咬上来。

“400%左右吧。”北原苍介摊摊手,“可实际上现在的大部分企业,身上背负的贷款早已远超他们所能承受的极限。我翻阅了下三系今年的大部分贷款项目,不管是做电子产业、手工业还是物流、人力,那些公司所贷的钱几乎都流进了房市和股市,并没有真正运用在企业的经营和发展上......同时,为了尽量扩张业务,我们几乎放弃了实体业,完全不管他们的死活。”

“那又怎么样?北原你不是第一天在银行工作吧,客户的资金用途,不过是写在企划书里的表面话罢了。你大概不知道股市比起四年前也涨了400%吧,一笔三千万的贷款能产生将近一倍的利润,你觉得他们拿钱去做什么真的有这么重要吗?”

“至于那些实体业,呵呵,日元升值,出口大幅度受限的情况下还死守着那愚蠢的‘匠人精神’,就是愚蠢!既然不愿意转型,就要有倒闭破产的心理准备!我们是银行,可不是救济所,把贷款投给他们,是等着一起喝西北风吗?”

大岛光夫冷笑,这些年积攒的钱,他已经全部投入到股市中去,东京和大阪的房价高得离谱,曾经颇为谨慎的他没有听从那些社长的建议,买几套房产,如今后悔不已。

现在北原苍介却公然在这个时候唱反调,在他看来,简直就是脑袋坏了!

不过怒气过后,渐渐冷静下来的大岛光夫又嗅到了一丝不一样的味道。

他在融资一课熬了太多年,好不容易等到这么好的时机。连续两次最佳部门奖,加上唾手可得的最佳支行,只要拿到这些荣誉,黑田裕必然升职。

他一走,空缺的融资一课课长之位一定是在三位系长中诞生。现在看,行内提拔北原苍介的可能性更大。

但前提是,他在最后这一个月继续保持着之前的工作业绩。

可北原苍介准备退缩了。

这年轻人,在害怕。

也对,一个刚毕业才三年的新人,幸运混上了系长之位,面对如此繁荣的金融市场,居安思危,很有可能。

尤其是那些名牌大学出来的学院派,天天拿数据说事......畏首畏尾,不敢放手一搏。

当下这么好的形势,5亿指标的完成是必然,就看他们融资一课能吃多少。现在北原苍介退缩了,那他大岛光夫的一系就能胜出,最后的课长之位也将落到他的手里!

看了眼依然平静的北原苍介,大岛光夫忽然笑了,这年轻人大概还不知道自己错过了什么。

想到这些,他的目光稍微柔和了些,语气也软了下来:“当然,北原系长的顾虑也不是没有道理。许多企业将资金大量注入股市、房市,有一定的风险性,我们作为银行职员,也该时刻考虑风险问题。但,这个月的任务,事关我、大家、课长包括整个支行的未来,绝对不能随意对待!”

“要是三系心有余力不足,一系愿意多分担一些压力。”大岛光夫看向一直沉默的黑田裕,“课长您觉得呢?”

“这样的话,也不是不可以。”黑田裕有些犹豫,他的业务能力虽然一般,但对融资一课内部的情形还是比较了解的。

手下三个系,实力最雄厚的其实是最近崛起的北原三系,现在看上去好像还比不过稳扎稳打的樱井二系,但北原苍介才接手重组的三系两年,业绩上已经有超过大岛一系的势头。

他急流勇退时,真的能放心交付给大岛一系吗?

“课长请您放心!我们一系下半年的业绩虽然不够出色,但一直在稳定进步,既然北原系长吃不下那么多份额,这部分多出来的指标,一系愿意全部接受!”

大岛光夫一边咒骂黑田裕婆婆妈妈一边笑着脸义正言辞,为一系争夺这块最后的蛋糕。

只要能吃下它,今年以前的失败都可以被抹平!

就在黑田裕犹豫时,一直沉默的樱井冴子忽然开口,嗓音轻灵动人,一瞬间将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吸引过去了:“课长,是不是该听听北原系长这么做的具体原因呢?我想他不会毫无理由就这么轻率的做出决定。”

比起充满竞争欲和野心的大岛光夫,以及犹豫不决,还看不清局势的黑田裕,一直安然坐在位置上静静看着三个人争锋的樱井冴子更理智。

北原苍介再度扭头打量了下身旁的高挑美人,融资一课,也不都全是笨蛋嘛。

关于突然转型的原因,他早就准备好了。

“能有什么理由,哈哈,樱井桑,北原系长年纪小,工作态度谨慎很正常,值得表扬,我们也确实不该只将重心放在房产贷款上,就让他放开手去做吧。”大岛光夫突然插话,摆了摆手,鬼才想知道北原为什么脑袋坏了,他的眼里现在只有融资额度。

“行,那就这样吧。”黑田裕看了下手表,想到可能有望的升迁,心里也是一热,终于下定了决心,“我们将融资目标提升到三亿,至于指标分配,大岛一系一亿五千万、樱井二系一亿、北原三系五千万,这样可以吗?”

拼死拼活才多分了五千万额度?大岛光夫的脸一下子黑了下来,好心情顿时烟消云散。

“如果没有其他问题,那这个月,就拜托大家了!”

例行鞠躬,交代完注意点,黑田裕又鼓励了大家几句,本来打算就此散会,大岛光夫却是悄然将话题引到了北原苍介早上缺席的事情上。

在这种全民皆兵的最后战斗时刻,懒散和消沉,问题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

所有人的视线齐刷刷投射过来,一直平静的北原苍介倒是没太大反应,只是笑着说道:“抱歉,临时有事,去处理了一些私人事务。”

“北原,最近分行一直在强调职工工作精神问题呐,你可得注意些,别被他们的调查员抓到小辫子。”大岛光夫一副语重心长的样子,拍了拍他的肩膀,好像自己说出这个问题,是为了他好一样。

“是,我会注意的。”北原苍介微微鞠躬,看向黑田裕,神色平静。

黑田裕摆了摆手,倒是没再继续揪着这个问题不放:“早会后,藤原主任已经为北原补了一份书面申请,偶尔有急事来不及递交申请也很正常,下不为例就是。”

“是。”北原苍介点头,看向后方恭敬站立的藤原纪香,小丫头脸上气鼓鼓红通通的,也不知道在生谁的闷气,见到他望来,轻轻哼了声,微微扭头,错开了他的视线。

无功而返的大岛光夫呵呵笑着,也不是十分在意,在他看来,今天的会议他已经大获全胜,只要在十二月份轻松完成指标,他就能永远将北原苍介踩在脚下了。

这小子倒是和以前一样,缩头乌龟一只。大岛光夫带着林原响以胜利者的姿态大摇大摆的离去,站在后方的北原苍介看着他,却像是看着一条可怜虫。

目光充满了怜悯。

不过这种感情转瞬即逝,他根本不会在意。

对于北原苍介来说,融资一课内部的斗争完全没有意义,他有更重要的事情需要去做,只要大岛光夫不挡路,随便他怎么折腾都行。

当然,要是他影响到了自己的计划。

北原苍介和煦的脸庞上慢慢凝出一丝杀气,他也不介意让他死得更快点。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