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大振雄风(3/3,求打赏xdm,三更快8000字了)

1989年12月19日,森机械制作株式会社,总部大楼。

身材娇小却英气逼人的藤原纪香面带笑容,在对面那个名叫森雅彦的男人鞠躬完毕后悠然说道:“三千万的贷款不是问题,但是,如果我的要求是希望你们暂停手头上的所有订单,将会社转型做房产,您愿意吗?森社长。”

“诶?这、这样的要求......”

学着系长当初的样子,藤原纪香成功面不红心不跳的完成了对这位社长的一次忽悠。

在最后的反转时,她明显感受到了当初系长说的那种真实感。

只有在最意外的时候,对方才会卸下一切伪装,展露出真实的一面。

人不是机械,与人交往时,用心才能体会到这些。

她微笑着扶起因为大声嚎哭而瘫软在地的中年男人,这些日子,沉重的贷款压力几乎要压垮了他。

东产是唯一的,也是最后的救命稻草!

完成了这笔业务,北原苍介的特殊融资项目计划也将告一段落。

上百家会社里,能找到三家符合资质的似乎已经超过系长的预期,按照系长的说法,北原投资才刚起步,路还远着。

而三家会社里,有一家是系长不在,她独立完成的!

藤原纪香捏了下小拳头,自己有进步了呢!

她看向远处抽烟的男人,一路小跑过去,准备去邀功请赏,讨一些夸耀和表扬,却发现北原苍介完全无视了自己,直接扭头走远,继续打着电话。

藤原纪香的嘴瞬间扁了下去,心里低声咒骂着:“臭系长,笨蛋,大笨蛋!哼哼哼!”

另一边,和藤原纪香拉开距离后,北原苍介才继续对着电话笑道:“翔太,我就说三重行长会偷偷上调利率吧,这个消息的价值是不是能抵上你之前所有的情报?”

“厉害啊,苍介!你小子在大阪居然也能混得风生水起,不过说真的,我一开始没打算信你的鬼话,可还真让你说中了!你不知道,我昨晚回家时看到我老爹那副气炸了的表情,心里就爽。”电话那头是一个年轻的男人声音。

他这具身体的挚友,东产东京总行人事部人事处理课一系系长,桥本翔太。

这位挚友还有一个几乎无人知晓的身份,当下大藏省大臣,担任着藏相一职的桥本龙太郎的小儿子。

北原苍介和他是东大同专业同学,桥本翔太有一次落水差点没命,就是北原苍介跳下河救的他,两人关系一直极好,也是原主唯一还在联系的朋友。

桥本翔太渴望成为一名大银行家,未来手握数万亿资金,完全对政界没兴趣,而出身政界世家的他一直因此和父亲不和。

这点,两人也颇有相似之处。

藏相桥本龙太郎对经济形势持保守态度,不赞成近期提升利率,却没料到三重野康一上台就准备偷偷上调一次。

而且这个消息昨天就见了报纸,引起一阵议论,《读卖新闻》独家爆料,“本周内利率上调百分之零点五”,而跑去质问三重野康的桥本龙太郎只得到对方轻描淡写的一句“果然走漏了风声啊”。

“翔太你手里的股票还没卖掉吧。”

“当然,不过是上调一次罢了,股市没那么容易崩盘,你难道还有新的猜测?”

“利率还会上调,最终应该会到6%,长期利率会突破8%。”北原苍介再度抛出一颗重磅炸弹,“近期发生的事情,最迟到2月份。”

“什么?!”桥本翔太吓得跳起来,连忙又捂住了电话,“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这个消息送你了,怎么利用看你,信不信由你,现在我要你帮我点小忙,我要到时候,山田组和井上物流......”

听完北原苍介的请求,桥本翔太倒没太在意,他更关注利率变化问题,这可是关乎着RB国民经济啊!

“苍介,你不是在开玩笑吧?你知道现在财团们有多少钱套在股市房市和国外吗?这样搞,大家都要完蛋!你凭什么判断出来这个走势?”

“凭直觉,爱信不信,就这样啦,我挂了。”北原苍介眼角余光瞥见了扁嘴在一旁踢着小石头的藤原纪香,连忙挂断电话跑了过去。

“直觉?又死该死的直觉?喂喂喂......”桥本翔太对着电话喊了几句,一阵无语,陷入了沉思中。

“呦,是哪个坏蛋惹我们藤原大小姐不开心了?我锤爆他给你出气?”北原苍介调侃了一句,伸手弹了小丫头一个脑瓜崩,“好啦,别生气了,我都看到了,做的很棒,藤原!”

“哼,我才不稀罕呢!”藤原纪香扭头,将手里的文件一股脑儿塞给了他,“做完啦,回家吃饭去,哼!”

她继续踢着石子朝前走,然后忽然转头对他说道:“还有,以后不准弹我的脑袋,会变笨的!”

“好好好,我这就送你回家。”北原苍介哈哈一笑,收拾好文件袋,最后看了眼森机械制作株式会社,这家未来的机床巨头也被他给捡漏了。

这本来是大岛光夫的客户,不过他早就放弃了,那肥猪现在天天泡在长颈鹿夜总会醉生梦死,过得极度潇洒。

“对了,今晚我打算吃火锅来着,藤原你不吃了吧?”

“诶诶诶,是在系长家吗?”

“是啊,在你的臭混蛋大笨蛋系长家里,你不吃吧?我让杏子酱就准备了三人份。”

“吃吃吃,不、不是,我是说我会陪杏子酱一起吃。”

汽车疾行,两人在车上又说笑了一阵,回到公寓,小林杏子和山川小百合已经在厨房忙活了。

客厅里电视播放着新闻,正好是刚担任日银总裁的三重野康慷慨激昂的述说着提升利率的必要性。

不过仅仅是零点五个百分点,也未引起更大的波澜,对经济总体有小幅度的刺激,但效果不会明显。

财团们大概会给他施加一些压力,同时也会认为这是新官上任三把火而已,泡沫问题大家有目共睹,可巨大的经济优势下,一般人都会选择暂时忽略。

毕竟RB人都投资到海外了,现在美国房子许多是他们的,买下然后出租给美国人,在海外发展另一个RB的愿望即将实现,现在谁敢给大家泼冷水?

但日益萎缩的制造业又警告着他们,如同一根刺般梗在高层们的喉咙里。

怎么才能解决这个问题?

很简单,制造业全部倒闭,或者全部改型不就好了。

反正我们有的是钱,已经在海外投资了,美国人的地标建筑都是我们的。

电视里的老头焦急呐喊,厨房里三名少女却叽叽喳喳商议起了新年假期该怎么度过,这就是现在的RB呢。

北原苍介开了一罐啤酒,沙发边电话响起,打来的却是山田一马。

“北原先生,事情如您所料,她们已经把钱花完了。”

“全部花完了?四个人,两百万円,两天时间?”北原苍介惊愕了下,是自己高估了这群小辣妹么?

原来以为至少要一周呢。

山田一马也很惊讶,他整理好了表格准备一会儿就送上门。

北原苍介看了眼火锅,好像没准备他的份啊,然后干咳了下:“咳咳,那就在公寓楼下碰头吧,我这里......有点不太方便。”

“啊,明白了,好的!”隐约听到了女孩子声音的山田一马露出一副“我懂”的表情。

半小时后,北原苍介裹着风衣下楼,见到了冷风中站得笔直的山田一马。

这些Yakuza其实也挺可爱,做起事来还蛮认真。

他双手奉上一份文件,还有一瓶装着黑色药丸的药。

“这是什么?”北原苍介翻看着文件,随口问。

难怪那些小辣妹花钱如流水,买奢侈品,出入高档场所和餐厅,还会光顾牛郎店,其中有一小半则输在了游戏城。

弹珠机之类的东西现在还是很火爆的。

“能大振您的雄风!非常有用!”

北原苍介差点一头栽在雪地里,他瞪了山田一马一眼:“你看我是需要这个的人吗?”

“这是能增强的!对身体无害!”山田一马连忙解释。

“咳咳,好了,不说这个。接下来,她们不是喜欢玩弹珠机,游戏机嘛,引导她们多去玩玩,然后就借钱吧。”北原苍介从怀里拿出一个大纸包,“里面是五百万円,不够继续问我拿。对了,你们的利息是多少来着?”

“一个月十分之一本金。”

“提升到一个月十分之三给她们,还不出的话......”北原苍介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要好好给她们拍点照片,当然,记得让她们有机会打电话给我。”

“是!”山田一马听得惊悚,这么感觉这位北原先生比自己还熟练这种业务。

“好了,我回去了,别这样看我呀,我又不是什么恶魔。”北原苍介瞪了他一眼,然后将药瓶塞进了自己的衣服口袋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