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几个亿的生意

当晚送走了北野兰和井上桃,将三个喝得稀烂的少女抱进了各自的房间后,北原苍介又在沙发上度过了一晚。

次日清晨,三名少女离开后,他的悠闲休假时间正式开始了。

没再去关注支行以及其他人的琐事,北原苍介专注于游览大阪中央区的各处景点,好好欣赏这一时期的人文风貌。

临近圣诞节,不少商户为了促销已经开始做起各种准备,偶尔能看到成批进口的圣诞少女装以及红色袜子,情侣酒店一条街也已亮起了各色灯牌,隐约能看到里面倒置的“Merry Christmas”告示牌。

整个大阪依旧沉迷在泡沫时代的繁华之中。

这之后,藤原纪香每天都会准时过来蹭饭,哦不对,是来他家汇报每日的工作情况。

有时是带着小林杏子做的便当,有时干脆将她人给捎来,两人一起在厨房忙活,让北原苍介不用天天苦恼吃什么。

停职后不久,听说坐着轮椅,头上裹着厚厚纱布的山田阳被人推着来到了支行签合同,看到他那副惨样,藤原纪香说着说着就笑出来了。

井上彦主动还贷的事情震惊了支行所有人,他们普遍认为井上物流的坏账已经板上钉钉,被停职的北原苍介会多一条在年末总结大会上被批判的理由。

然而1亿円回来了。

与之相对的是,融资一课的融资缺口又增大了些,不过这都无所谓了。

在敲定了山田房贷那笔10亿円重量级业务后,整个支行等着最后的表彰就好,除了藤原纪香她们,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容,大岛光夫一时间取代了同样被停职的樱井冴子,成为了行内最出色的员工。

新年该去欧洲滑雪呢,还是去夏威夷吹风呢,最近支行里都在讨论类似的话题。

井上彦的主动还贷以及藤原纪香给出的正式承诺让井上物流起死回生了。

临近年底,其他银行也不希望出现新的融资缺口,而那些极道社团在北野兰的授意下纷纷按兵不动,不再上门催债。

抽空去体验了几次泡泡浴后,北原苍介感觉身心舒畅,回到家时见到了一个意外的客人——

从北海道回来了的山田一马。

“怎么了,山田君,事情还顺利吗?”北原苍介打开门将他迎了进去,两个男人来到阳台,山田一马熟练的为他点起了香烟,然后一起吞云吐雾起来。

“圣子在乡下开拉面铺,我早一步在那群混蛋前接走了她,多亏北原先生您的帮助,这次我、我用了您一百五十万円,这笔钱我一定会尽快还上的!”

山田一马对着他九十度鞠躬。

北原苍介笑着收下了这份谢意,等他继续说完。

“只、只是......我和圣子,她......”说到心爱的女人,山田一马吞吞吐吐,完全不像是那个手段狠辣,战斗力极强的极道狂徒。

北原苍介听着他绕来绕去,才终于明白,他是苦恼自己赚钱不多,养不起小野寺圣子,后者也没有什么学历和工作经验,上次在大阪开店用尽了所有积蓄,她拥有的,只剩下乡下的房子了。

“那简单,艾达精机的中岛社长已经在我们支行开户了,现在是我名下北原投资的一份子,我会和他说一下,帮小野寺小姐安排一份工作,山田君你的话,会调去安保部做部长。”北原苍介对此早已有了打算。

“可是......”山田一马犹豫了下,还是低头说道,“我想离开艾达精机,跟着您。您也知道,我其实不适合在会社里工作,那样的环境不适合我。”

“我明白,放心山田君,我自有安排,这段时间,我需要你帮我训练出一批,嗯......强有力的安保人员。”北原苍介看着他笑了笑,“能打,三教九流都有关系,但又懂得服从命令和指示。”

“Yakuza?”山田一马抬头看他,那些大人物豢养极道社团也不是什么新鲜事,毕竟总有他们无法出面,但又需要人解决的问题。

他以前就干过不少类似的事情。

北原苍介却是摇了摇头:“我对那个没兴趣,未来你会知道的。”

涉黑涉灰最后总会被人抓住把柄,他只是需要一股能掌握在手上利用的力量。

力量、金钱、权势,然后他才能触及头顶那片遥远的天空。

同一时间,山田组总部。

坐在轮椅上的山田阳看着一路飙绿的股票,心痒难耐,在听说自己派去的人没能抓到小野寺圣子后,他气得摔烂了一堆酒瓶,在大厅里大发雷霆。

“呦,阳君,什么事情能让你发这么大火?”北野兰穿着貂皮大衣,里面是短短的露脐装和刚刚盖过屁股的超短裙,腰肢扭动,风情诱人。

“北野小姐,晚上好。”入江正和一群Yakuza对她恭敬鞠躬,然后站到了一边。

妖娆尤物般的北野兰慢悠悠走向山田阳,笑意吟吟。

“大姐大!”山田阳裂开一个难看的笑脸。

“阳君,听说你最近被正宗叔叔禁足了?”北野兰能听到房间里其他男人对着自己吞口水的声音,也没在意,直接将外面的貂皮大衣脱下,交给了入江正。

吞咽声又大了许多。

“是啊,都怪那该死的北原苍介!”山田阳恨得牙痒痒,然而父亲郑重警告过他,不要派人去动北原苍介。

现在是平成年代了,以前还能肆意游走在法律边缘的Yakuza们也将收敛起来,不然就会被政府狠狠制裁。

“姐姐我这次过来,是给阳君带来了新的生意,不过这一次,你恐怕吃不下了。”

“吃不下?大姐大放心,没有我吃不下的东西!”

北野兰看着他,灿烂一笑。

没过几天,北原苍介另一张开在东京对外银行的卡就收到了10亿円转账。

井上彦的所有房产都出手了。

听说是山田阳逼着社团财务偷偷将储备的上纳金取出来交给他,山田正宗还不知情。

拿到了这笔钱后,北原苍介拨通了尾上织姬的电话。

“摩西摩西~”

“尾上小姐,我是北原苍介。”

“苍介哥哥~你是现在才想起来打电话给我嘛,哼,我还以为你把我给忘记了!”

电话那头少女活泼灵动的声音传来,完全是自来熟的性格。

在知道大阪女子学院只是一个短期大学(类似职业技术学院),又从泡泡浴风俗店那边的技师处探听到了这个学校的风评后,他大概猜到了尾上织姬的性情。

是个爱玩的辣妹!

“哪有,最近太忙了,现在一有空,就想到织姬妹妹你啦,这几天有空吗?一起吃个饭?”北原苍介立即将称呼从“尾上小姐”转换到了“织姬妹妹”。

“嗯~本来是要准备考试的,不过既然是苍介哥哥的邀请,那就勉强有空吧。”

“那就明天?千日前那家法式餐厅?”北原苍介对攻略这种小女生可是很有一套的,她们这个年纪大多爱慕虚荣,喜欢攀比,只要舍得花钱,很容易就能勾到手。

“诶,真的吗?那家店很贵哦!那我可以再带几个朋友来吗?还有,还有,苍介哥哥不准告诉我妈妈哦。”

“没问题,那就这样说定了。”北原苍介笑了笑,自己可是有好多亿的生意要和她谈一谈呢。

“那就一言为定!嘻嘻。”

他看了下日历,明天就是12月17日了,应该是个好日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