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孤注一掷(1/4)

听到浅野直人的这句话,樱井冴子第一反应是他又想对自己提那种要求!

毕业至今,在东产工作了六年的她早已数不清自己遭遇过的职场性骚扰次数,同事、领导、客户、政府职员等等,只要有机会,他们就想把自己弄上床。

堪比电视明星般的容貌,比模特还要火辣的身材,加上那拒人千里之外的冰山气质,无一不勾起那些男人潜藏在心底的征服欲。

正是因为清楚这点,樱井冴子更加洁身自好,不让他们有半点能得逞的错觉。

六年来,浅野直人明里暗里提过许多次,都被她坚决回绝了。

这一次,是打算用最佳员工头衔来要挟自己吗?

“浅野行长,这笔业务的主要办理人是大岛系长,我认为这样换人不妥,而且关于这笔业务......我个人并不看好。”

樱井冴子咬了咬嘴唇,先一步拒绝了。

吃人嘴短,拿人手短。即便因为这笔贷款,她可能无法连任最佳员工,那也是自身不够努力,要让她通过这种手段连任,然后受浅野直人的胁迫,她绝对不干!

她最大的疑惑是为什么北原苍介宁可冒着得罪岸本副行长的风险,也要坚决拒绝这笔贷款。

同时,身为一名经验丰富的老职员,她总觉得社团背景的山田房贷不是那么靠谱。

就算转型成企业,他们的主要收入还是来源于上纳金和保护费,企业收入占比最多20%。

一个资产只有百亿不到的极道社团,一口气要借10亿円做生意,听起来就不对劲。

“换不换人,那是我和分行的事情,你不用太过担心。樱井啊,刚才山田会长也在,他已经明确表态,希望是行内最优秀的员工接手这笔业务,我想来想去,四个融资课里,你是最出色的那个系长,这笔业务应该交托给你。”

浅野直人语重心长规劝着她,他这么做的主要目的是警告大岛光夫。

那肥猪偷偷联系岸本方明,害得他不得不增加筹码,才堪堪将山田正宗挽留住,在他看来,不听话、小心思多的大岛光夫比率性而为的北原苍介还让人讨厌。

后者至少背靠一名执行董事,一个东京地区的豪门家族,有一定的人事操纵能力。

他大岛光夫是什么东西?在东产无根无基,就想越过自己抱分行领导的大腿?

相比起来,漂亮性感,能力又强的樱井冴子是他心目中最好的融资一课课长人选,只是她有些事情上还放不开,不过多开导下就好了。

“可是......”樱井冴子皱眉。

“好了,樱井,不要再拒绝了。这是分行与支行的一致决定,年底总结大会上,我愿意推举你为支行最佳员工,连任之后,明年黑田裕一走,你就是融资一课的新课长!”浅野直人拍了拍桌子,露出一个笑容,“你的年薪也会相应拔高一截,家里的弟弟妹妹们也很需要你的收入吧。”

听到弟弟妹妹时,樱井冴子的脸色骤然一变,自己隐瞒的那么好,还是被发现了吗?

银行,果然是一个没有隐私的地方啊。

“放心,课长的位置不会再有人和你抢,不用担忧北原苍介。呵呵,要不是他的父亲是北原正雄董事,这次他早就被流放到四国岛了,不过说实话,他那个乱七八糟的特殊融资项目计划,分行和支行都不看好,被流放也是迟早的事情。”

浅野直人还以为她在担心北原苍介回来后可能抢了她的课长位置,便笑着解释了下,

“我已经向总行递交了申请,要求总行调查员来大阪查一查北原苍介的问题,不出意外,就算有北原董事保他,他也得被流放到九州那种地方几年。”

北原苍介的年纪正是往上爬的最好时候,一旦被流放去九州几年,银行职业生涯也就到头了,再蹦跶也很难进入到高层。

北原董事的亲儿子!

这个爆炸般的信息轰炸着樱井冴子的大脑,她深吸一口气,感觉脑海里一直盘旋的疑惑解开了。

之前她跟随北原苍介卖了全部股票,而这些天,股票房价依然在疯涨,因为抛售了股票,她失去了不少利润。

这让她一度怀疑自己头脑发热,跟错了人。

北原苍介卖掉家产,为的是讨好那个北原董事,让他推荐自己的特殊融资项目计划,并非真看准了市场。

也许他只是孤注一掷......

但要是这一切都有北原家的影子,那么可能席卷来的巨大动荡令人惊恐啊。

北原家是东京金融界的名门望族,家族成员遍布各个知名银行和企业,处在北原正雄的位置,应该不会放任儿子这么胡来,北原苍介做的这一切,必然是北原家的授意。

“好了,去整理下文件资料吧,过几天山田社长就会来签约合同,好好干,樱井,我很看好你!”浅野直人大手一挥,这次倒是没提任何隐晦的要求。

他很喜欢这个尚未结婚却浑身充满着少妇气味的女人,果实成熟后越久,香味越浓,眼下最重要的事情是搞定山田房贷的这笔业务,至于她......

有的是机会采摘。

浅野直人低下头继续批阅文件,过了一会儿,发现樱井冴子还没走,疑惑地抬起头:“怎么了,樱井,你还有什么事吗?”

“浅野行长,关于这笔业务......我还是不能接受。”樱井冴子咬了咬嘴唇,郑重摇头。

......

另一边,和黑田裕在会议室待着的大岛光夫看着手中那份公文复印件,眼睛血丝密布,涨红了脸,他一手促成的大业务,就因为昨晚的事情,彻底泡汤了!

要是山田正宗拒绝贷款那还好,可他依然答应下来了!

但分行想要把这份功绩给樱井冴子那个女人?

黑田裕看着他,没有说话。

就在大岛光夫准备跑去打电话给岸本方明的助理时,樱井冴子推门而入了。

她的脸色似乎不太好。

拿了我的功劳,还摆一张臭脸给谁看!

大岛光夫扫视了她几眼,心里腹诽着,这女人肯定是陪浅野直人他们都睡过了,说不定还玩得很开,才能最后截胡自己!

该死!

“接下来的时间,就拜托课长和大岛系长了。”樱井冴子深吸一口气,将胸口的烫金铭牌也取了下来,放到了北原苍介铭牌的旁边。

她因为拒绝接手山田房贷的业务,也被停职了。

从这一刻起,她的脑门上也被浅野直人钉上了“北原苍介”的牌子。

“哈?”大岛光夫感觉心情就和坐过山车一样,起起伏伏,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直到樱井冴子离开,她被暂时停职的消息传来后,大岛光夫才回过神。

这女人居然把这么好的业务放弃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