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最佳支行 笑面虎 冰山美人

下午3点整。

东京产业银行大阪中央区支行,会议室,行内每周例行会议。

因为在楼下耽搁了一阵,北原苍介到场时,其他参会人员都已落座。

容貌威严,今年刚满四十的行长浅野直人双手支撑着下巴,眼神肃穆地扫视了众人一眼,在北原苍介坐下后,便宣布道:“例行会议,正式开始。”

“系长,这是今天的会议资料。”端坐着的藤原纪香小声推过来一份文件,小脑袋凑近了些,轻声嘟囔着,“早会的时候,听说大岛系长向黑田课长告您黑状了哦。”

由于事出突然,北原苍介没向顶头上司,融资一课课长黑田裕提交书面请假申请,早上缺席了融资一课的早会后,一系系长大岛光夫就这件事隐晦表达了自己的不满。

而此刻,坐在不远处的大岛光夫注意到北原苍介投射来的眼神,肥硕的身体微微向后靠了靠,还回以了充满善意的目光。

这就是银行。

大家表面维持着最亲密的关系,但也许背地里对方就朝着你捅出了致命一刀。

“知道了。”北原苍介面色平静,只是瞥了眼笑容满面的大岛光夫,同样回以一个灿烂的微笑。

藤原纪香见系长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撅了撅小嘴,默默叹气。自家系长什么都好,就是有时职场嗅觉太差了,大岛系长欺负他那么多次,每一次都忍气吞声,实在气死她了!

正前方,浅野直人例行发言正好结束,他顿了顿,清了下嗓子,坐在左手边第一位的融资一课课长黑田裕立即殷勤地奉上茶水,躬身站立,态度极为谦卑。

黑田裕头发灰白,今年五十二岁,距离银行职员退居二线的五十五岁标准还差三年,这个年纪在整个支行都是最大的。

但他人老心不老,去年融资一课在三位系长的努力下成功荣膺最佳部门奖,今年若是再度获奖,那么他就有机会被调任到分行总部任职。

分行支行,一字之差,退休后的待遇却有天壤之别。

为了爬上去,比浅野直人足足大了十二岁的黑田裕就像新人般伺候着他,时常端茶倒水,四处跑腿,其他几名课长颇为看不起他,私下里嘲讽他是“老跑腿”。

简单理了理行里的情况,北原苍介将注意力再度集中在自己手中那份融资三系的客户清单上,根本没听浅野直人的讲话。

处理完名下所有资产,他将拥有近两亿円的启动资金,按照当前日元和米金的汇率,这相当于一百四十万米金!

1989年拥有一百四十万米金,且名下没有任何资产与负债,这无疑是天胡开局。

他甚至可以拿着这笔钱直接离开RB,去往哪里都能过上令人艳羡的富豪生活。

不过离开,可不是他的性格。

穿越到泡沫经济最后的繁华年代,要是就这么灰溜溜的跑去其他国家重复一次亿万富翁的人生,北原苍介只会觉得索然无味,毫无体验。

前世年纪轻轻就成了一名金融巨子,可北原苍介并未满足,他想要更多,想要更往上去,然而事实给了他一记狠狠的耳光,那时国内的大环境下,成为亿万富翁容易,但想缔造金融帝国却极为困难。

他占据着年轻的优势,也吃了年轻的亏,自己的对手已然是一个个成型的庞然大物,要在它们嘴下虎口夺食,就是痴人说梦。

但现在不同了!

泡沫经济时代的RB,虽然大环境会恶劣到极致,但是机遇也会接踵而来,这是唯一一个能让他摆脱桎梏,打破枷锁,成就更远大理想的机会!

此时RB经济还在六大财团的掌控下,不过随着之后的泡沫破裂,亚洲金融危机,六大财团也将面临大洗牌局面,这就是他的时机。

洗牌时,他就有资格携带资本上桌,朝着更中央的东京千代田区而去。

北原苍介的思路十分清晰,文化、服务和高科技是泡沫破裂后最好崛起的产业,而他们恰恰又是此时泡沫时代最大的受害者。

所有人都去做房产、股票,实体业、制造业如果不转型,日子相当难过。

他刚才翻阅了下三系的客户清单,很多许久没有联系的会社大多是高科技制造企业,它们也曾是大阪经济的一大支柱,只不过在如今,不愿转型的基本都被银行列为劣质客户,不予接触。

用手头的资金去控股、掌握如今低迷的高科技制造业,借助银行的力量将他们拿下,这是北原苍介的第一目标。

恰好现在这些企业正活得十分艰难,估计天天等待着救世主的降临呢。

正前方,浅野直人说的慷慨激昂,唾沫四溅。

一旁的藤原纪香努力记着笔记,一副三好学生的乖巧模样。

她是参会中最年轻的职员,这种例行会议只有主任及以上的员工可以参加,是向前辈们学习的好机会,她当然不会错过。

见到自家系长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样,藤原纪香忍不住用笔轻轻戳了戳北原苍介,一脸幽怨,她可不想散会后又给系长重复一遍会议内容。

北原苍介愣了下,正好听到浅野直人高声说着“诸位,临近年底,今年的工作大家都完成的十分出色,但还有一个月的时间,请不要松懈了!”

“去年,我行有幸被评为大阪地区最佳支行,分行的黑泽行长私下跟我说,若是能连续两年评选上最佳支行,那么我们中央区支行的全体员工都有机会领取一笔丰厚的奖金,虽然只是私下的闲聊,但我相信,黑泽行长不会随意胡说......”

浅野直人声音洪亮,他口中的奖金数额十分诱人,听得几名年轻主任心潮澎湃,而久经风浪的几位系长与课长却都是面不改色,静静聆听。

北原苍介心里轻笑了下,这一套说辞他前世就对员工们说过不下千次,升职加薪毕竟是所有打工人的目标,尤其是那些容易热血上涌的年轻人,只要稍微撩拨下,就会变得冲劲十足,为公司舍生忘死的工作着。

等真到了承诺兑现时,打个折扣,或者托词几句,再给点新的期盼,很轻松就糊弄过去了。

藤原纪香听得小脸通红,偷偷捏紧了拳头,看来也被感染到了。

“距离分行拟定的最后结算期只剩下一个月的时间了,前天酒会,我向分行统计部的同事打听过,大阪北区支行和天王寺区支行的融资额度仅次于我行,咬得很紧,很难说会不会在一个月内赶上我们,为此,我们必须加倍努力,绝对不能松懈!经过核算,只要本月能完成超过5亿的融资额度,那我们就稳坐第一支行的宝座了!”

说到这里,表情有些激动的浅野直人猛地起身,对着众人一鞠躬。

“这一个月,就拜托大家了!”

听到那句“5亿”,一直表情轻松的北原苍介终于慢慢皱起眉头。

这笔贷款额度均分下来,四个融资课要分别承担至少1亿的额度,加上原来的压力,以之后雪崩般的形势看,融资一课怕是要被彻底压垮。

北原苍介翻开眼前的资料,查阅一番后,神情变得更加严肃。

支行现状比他预想的还糟,为了这个所谓的最佳支行,他们已经放出了太多不稳定贷款,且几乎全部集中在房市股市,再加上这5亿,到时候崩溃的恐怕不只是融资一课。

他记得,前世的东京产业银行在泡沫经济破裂后,负债高达两兆九百亿円,为了幸存下来不得不和东京对外银行合并,而这两兆九百亿円的负债,大部分源于这个时期的大量不良贷款。

合并之前,东产便开始裁员降薪,甚至取消机构,北原苍介不知道大阪中央区支行在前世有没有挺过这一波劫难,但从手头的资料看,下个月要是再放5亿房贷,那支行之后极可能因为大量坏账而被强行取消。

考虑到这一可能性,北原苍介不得不稍微调整下自己的计划。

离开会议室后,黑田裕一招手,示意他们前往小会议室进行课内临时会议。

“听说浅野行长最近一直在为大家的年终奖四处奔走,不过还需要5亿额度真是太可怕了。”迈着小碎步紧跟北原苍介的藤原纪香双手抱住一大堆资料,又是开心又是担忧。

“我也听说浅野行长最近总是往总行跑,大阪分行的岸本副行长明年就要荣退了,要是能连续两年带领手下支行摘取最佳支行头衔,活动一下,未必没有晋升的机会。”北原苍介摇摇头,对自己手下这个有点青涩的助理颇感无奈,“藤原,少听些乱七八糟的传闻。”

“我、我哪有......”藤原纪香吐了吐舌头,她平时工作都很严谨认真,但偶尔也会因为热衷八卦而向一些同期打听点“内部消息”,希望能依靠这些信息判断行内的决策风向,说不定还可以预测到总行的一些动作。

一年共事下来,藤原纪香虽然和北原苍介交流不算多,但也摸清了这位顶头上司的脾气,他看起来沉默寡言,但对自己这个后辈加学妹还是很好的。

不过平时,面对自己的这些话,北原系长很少发表评论,总觉得他今天和以前有些不一样了。

思索了一番,藤原纪香又想不到北原苍介究竟有什么不同,只好暂时不去理会,快步跟了过去。

刚进小会议室,大岛光夫就关了门,胖胖的身体堵在门口,一脸笑意的和北原苍介、樱井冴子打了个招呼,又瞄了眼缩在北原苍介身后的藤原纪香,嘴角微翘。

早会过后,他特意让手下的主任林原响将自己在会上“背刺北原苍介”的事情透露给藤原纪香听,相信这个毛还没长齐的小丫头已经愤慨的将这件事复述给北原苍介了。

年轻人啊,就是沉不住气。

他相信北原苍介一定吃不下这个闷亏,只要他在这次会议上主动出手,自己就有无数种办法让他更加难堪。

“都坐下吧,大家的工作都很忙,我就不浪费大家的时间了。”离开了会议室,一直处于卑躬屈膝状态的黑田裕重新直起身子,恢复了课长该有的威严,“两件事,第一,浅野行长说的融资任务;第二,今年的最佳部门奖。”

小会议室里,能坐着的只有黑田裕和三名系长,其他主任则恭敬站立,默不作声。

北原苍介正好有时间打量下两位朝夕相处的同事,一系系长大岛光夫,二系系长樱井冴子。

大岛光夫是个看上去和和气气的白胖子,今年三十六岁,待人和善,是融资一课的老骨干,也是支行的老员工。

记忆里,北原苍介和他打交道次数不少,明里暗里,被坑了好几次,可每次对方都是打着为他好的旗帜,原身也没怎么经历过职场争斗,全部忍气吞声了下来。

今早的事情,不仅背刺自己,还偷偷坑了一把稚嫩的藤原纪香,要是他继续这么玩下去,北原苍介不介意给他来一个大惊喜。

比起还算不错的职场手段,他的业务能力就很一般了,这也是大岛光夫始终爬不上去的原因之一。

自以为是的笑面虎。北原苍介心里默默给了个评价。

而另一边身材高挑,样貌出众的樱井冴子今年二十八岁,应庆大学金融系毕业,高冷得像是一座冰山,很少与人交流工作外的事情,始终孱弱的二系是她一手带出来的,个人能力极其出众。

女人在RB职场非常容易受到歧视和不公正的对待,身为中央区支行行花的樱井冴子行事雷厉风行,口碑不错,并未因为性别而寸步难行。

倒是和大岛光夫截然相反。

工作狂,北原苍介心里给了她一个评价。

似乎是注意到北原苍介的视线,樱井冴子微微扭头,冷艳的眼神一扫而过,随后礼貌的点头,又转了回去。

北原苍介心里又给她加了一个新形容词,“冰山美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