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停职停薪(4/4,求推荐,求打赏)

回到支行,还没开早会,北原苍介就被浅野直人给叫去了办公室。

樱井冴子走进会议室就觉察到了不正常的气氛。

一向老好人般的黑田裕阴沉着脸,刚才大岛光夫瞪着北原苍介的表情恨不得吃了他似的。

听说昨晚他们去了慧川料亭,看样子是发生了什么?

“如果山田社长这笔贷款最后没能办下来,我要向总行提出申请,流放北原苍介去北海道,不,去四国岛!”大岛光夫声音犹如轰雷,吓得站成一排的普通职员们都挺直了腰杆,生怕被他迁怒。

“我不赞同,昨晚明明是那个......”

关心则乱的藤原纪香忍不住反驳。

“藤原纪香!如果不想被一起流放,你最好给我闭嘴!那可是10亿的贷款!你知道代表着什么吗?没有了这笔贷款,我们拿不到最佳部门奖,支行会失去大阪地区最佳支行的荣耀!”

大岛光夫用力拍桌,表情狰狞而恐怖。

昨晚北原苍介暴揍山田阳时,他是站得最远的那个,屁都不敢放。

现在却一脸愤慨,嚷嚷着要流放他。

这让听说了事情经过的藤原纪香更加看不起这个老油条系长。

他要是当上课长,她就立马主动申请流放!

静静聆听的樱井冴子在零碎的信息里大致拼出了事情概况,樱唇紧抿,思考起事件中更深层次的问题。

为什么北原苍介不要这笔业务?

仅仅是因为个人恩怨?

那也太怪了吧。

行长办公室。

浅野直人正和一个中年男人说笑,见到从门口走来的北原苍介后,笑容一转,变成了严肃表情。

坐在他对向的中年男人觉察到了他的变化,扭头看向门口,和北原苍介对视上了。

这个男人给北原苍介的第一感觉便是熟悉。

那种老狐狸般的熟悉感。

男人年纪比浅野直人大几岁,脸上有几道刀疤,脖子处依稀能看到些刺青痕迹。

和山田阳有点像,不过明显多了几分成熟和稳重。

这是打了儿子,老子直接找上门了?

北原苍介面带笑容看着他们,毫不胆怯。

浅野直人没叫他坐下,而是又对着山田正宗说道:“山田会长,您看这样的处理方式可以吗?”

山田正宗早就打听过北原苍介的底细,东产执行董事的儿子,东京北原家唯一继承者。

如果山田阳那蠢货稍微长点脑子,就不会给山田组带来这么麻烦的敌人。

他当初选择义子山田一马做若头,就是觉得亲生儿子不争气,不够资格继承他的位置。

在社团里,他的第一目标必然是发扬壮大社团,至于继承人问题,有合适的人选,他不介意换掉山田阳。

只是最近山田阳确实依靠房产赚了不少,山田正宗也就有了一丝期待。

希望他能有点出息。

然后稍微松懈下,就出了这种蠢事!

身为组内若头,被人当面打爆了脑袋!

现在还坐在轮椅上,头上裹着纱布,不知道缝了多少针!

丢人!

“就这样吧,关于这笔贷款,我会让犬子抽空来行内签字的。”山田正宗起身鞠躬,“麻烦您了,浅野行长。”

“不不不,该说是我麻烦山田会长您才对。”浅野直人得到他的肯定答复,满脸笑容起身回礼,“您慢走,我们会尽快从分行申请到这笔资金的。”

“那就拜托了。”山田正宗点点头,路过北原苍介时忽然顿住了脚步。

“北原系长,多谢你出手教训了我那个愚蠢的儿子。”他说着感谢的话,眼底却闪过一丝阴霾,“下次,我会好好请你喝酒的。”

“那就一定要喝个够。”北原苍介笑着回他,心里倒是蛮佩服这个老家伙,儿子被打成那个样子,转头就来支行继续做业务。

山田正宗走后,浅野直人点了点他坐过的位置,示意北原苍介坐下。

“北原,山田会长气度宽广,不打算追究你的责任,并且仍然同意以山田房产信贷株式会社的名义向我们提出10亿円贷款。”浅野直人顿了顿,冷声说道,“经过我们的协商,考虑到山田房贷是一家优质会社,这次贷款利率会调低一些,贷款期限也会相应延长。”

北原苍介恍然,山田正宗那老家伙用儿子的事情做筹码,继续向东产贷款,以此获取了一些利益啊。

确实是老谋深算的老狐狸。

不过这正和他的心意。

过程曲折了点,结果还是好的。

“关于昨晚的事情,身为东产职员,却对重要客户大打出手!是严重失职的行为!要不是山田会长不予追究,你还得去警察本部一趟!”

浅野直人拍着桌子义正言辞的批评他,

“根据分行下达的公文,由岸本副行长亲自审批,考虑到......你这几年的出色表现,分行不会向总行董事会提出流放申请,但从今天起,你将被停职停薪一个月。”

停职停薪一个月。

这个惩罚在浅野直人看来力度已经很大。

毕竟流放是不可能流放的,唯一能做的就是停职停薪,而一个月时间,意味着北原苍介这个月将不再有机会做业绩,也没有参与任何考评的资格。

对于一个银行职员而言,这个处分非常重了。

“没什么问题的话,你现在就可以回去反思了。”浅野直人冷笑几声,“我说过,会看着你被流放,别以为这样就结束了。”

“我没什么意见,希望明年年初,浅野行长您不会主动来找我复职。”北原苍介轻笑了下,也没有多久了,大概二十几天的样子。

停职一段时间也好,反正手头的事情都处理的差不多了。

接下来,就是等着收割的时候。

看他一脸无所谓的样子,浅野直人恨得牙痒痒,自己为了挽回这笔业务,花了很大功夫,也答应了山田正宗不少条件,算是对山田房贷大开绿灯了。

本来根本不需要这么做!

办理好停职手续的北原苍介一脸轻松回了融资一课会议室,早会还在继续。

看到北原苍介,大岛光夫就气不打一处来:“呦,北原,处理完了么?这次是准备调去证券还是其他会社?”

“多谢大岛前辈关心,运气比较好,只是停职停薪而已。”北原苍介淡淡一笑,将身上的铭牌取下,放在了桌上,“那我就一个月后再回来了,课长,保重。”

看着那块金灿灿的铭牌,回忆着北原苍介离去的笑容,樱井冴子更加迷惑。

这时,浅野直人敲门进来,招手找了她。

“樱井系长,来我办公室一趟。”

樱井冴子起身过去,对于浅野直人,她没什么好感,因为他私下里曾隐晦暗示过她一些东西。

她直接拒绝了。

“樱井啊,不出意外,今年的最佳员工又是你。”浅野直人倒了杯茶,轻轻带上门,“但如果大岛多了一笔10亿贷款,可就不一定了。”

“我听说了那笔业务的事情。”樱井冴子面色平淡,“大岛系长很厉害。”

“樱井,我知道,这几年你都在很努力的赚钱,我也知道你家里的情况,无法连任最佳员工,你会很苦恼吧。”浅野直人凑近,笑了笑,“北原被停职,这笔业务完成,黑田会调任到分行人事部,升上来的是大岛,你得继续做系长,你甘心吗?”

樱井冴子看向他,没有说话。

自然是不甘心的。

她这么努力的工作,为的就是更进一步。

更高的职位,更高的薪水!

“我会把这笔业务给你。”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