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要我陪你喝酒吗?

“红......红色是代表要跌吗?”山田阳看着那些签纸,双手微微颤抖,难道那些金融精英看好的股票全部是垃圾?

入江正也是一脸凝重,瞥向刚站起来的北原苍介,疑惑不已。

他提供了一堆垃圾股给山田阳,希望他看不出其中好坏,吃一个大亏?

可山田一马大哥说是让若头赚钱啊。

他为什么还能这么镇定?

“恭喜这位社长,红色代表着上涨,绿色代表着下跌。”尾上缝满是皱纹的脸上露出一个菊花般的笑容,“这些股票,近期都会大涨呢!”

这颜色的寓意正好和RB股市相反。

山田阳长舒了口气,连忙站起不断鞠躬表示感谢。

得到授意的入江正立即拿过来好几个黑色箱子放到和尚们的面前,打开。

全是一张张崭新的万円大钞。

整整一千万円!

山田阳这是下了血本啊。

和尚们熟练的拎起黑箱,一边诵经一边退向暗门。

尾上缝带着妖姬神使少女走来,岸本方明立即起身,让开一个位置。

这可是被蟾蜍神明眷顾的女人和神使,他也不敢怠慢。

“岸本副行长,好久不见了。”尾上缝熟稔的从和服侍女手里拿起一个空杯,倒满了清酒,“这几位是?”

“尾上女士,好久不见啊。这些是我东产的同事,哦,这位就是北原董事的儿子,北原苍介。”岸本方明也举起了酒杯,然后着重介绍了下身旁的北原苍介。

北原苍介此刻正和那名神使少女对视着,少女微微低着头,眼光不时偷瞄北原苍介,对他颇有好感。

年轻英俊,高大帅气,身世背景好,北原苍介的出色条件确实会吸引一大波少女青睐,这大概就是投个好胎的好处吧。

“苍介!”看到他一直和神使少女交换眼神,岸本方明推了他一下,“不能对神使太无礼!”

“啊,没事没事,请神仪式结束后,神明就会从织姬身上离开,来,织姬,这位是岸本叔叔,东产大阪分行副行长,这位是北原哥哥......”尾上缝拉起穿着巫女服的少女到身侧,给她介绍起了在场几人,“诸君,小女尾上织姬还在大阪女子学院读书,以后希望诸君能多多关照她。”

浅野直人几人纷纷点头应承,尾上织姬刚才那神异的表演以及令人赞叹的变脸手艺完全震惊到了他们,即便尾上缝说神明已经离开,他们也不敢太过靠近这个神性味十足的少女。

“北原哥哥~”尾上织姬对着北原苍介甜甜一笑,“毕业后我就来东产实习,以后还请您多多关照呢。”

“啊,一定一定。”北原苍介微笑回应,现在尾上家财大势大,能认识这只小富婆也不错,他掐指一算,距离尾上缝破产还有一年零八个多月呢。

这位“投资女王”利用的好,说不定可以撬动一些财团的根基!

面目慈祥的尾上缝笑着陪了他们一会儿,完全没有身价千亿的富豪气场,就像是一个邻家老婆婆,让人格外亲切。

不过尾上家是神选之家的名气太大,岸本方明表现得十分恭敬,没敢太接近这对母女。

北原苍介知道,这不是尾上缝故意表现出的亲和,而是她本来就只是一个农村老婆婆,几次赶鸭子上架后,不得不继续伪装成这样,之后与兴业银行利益纠葛,就更加无法脱身了。

她一直对人和和气气,银行的借贷也是按时归还利息,提前还贷,基本只要对方有求,就会请神满足他们的需求。

毕竟只是一个国小没有毕业,连加减法都不会的老太婆啊!

聊了一阵,还有其他请神仪式的两人便和一群和尚离开了八岐包间,尾上织姬偷偷将写有自己手机号码的纸片塞给了北原苍介,这一幕被后方的小林杏子看在眼里,心中莫名酸酸的。

还有刚才的和服侍女。

北原系长真是特别受女孩子欢迎啊。

请神仪式结束后,一行人按照规定得凌晨三点离开。

洽谈贷款归属问题的同时,山田阳又叫来了几个漂亮的和服侍女,几个人上下其手,房间里充满着**的气味,让小林杏子更加尴尬。

还好有北原苍介一直护着她,有些喝醉了的山田阳几次想找麻烦,都没能得逞。

北原苍介的耐心也在被一点点消耗。

临近2点,岸本方明要去厕所,北原苍介扶着他过去,打算想办法将这笔贷款给推脱掉。

两人路过许多包厢,里面传来各种少女的娇俏笑声,还有一些中年男人爽朗的大笑,夹杂着,在回廊中此起彼伏。

醉醺醺的岸本方明还在念叨着他和北原正雄在学校里的趣事,两人当初一个大四,一个大一,其实没啥交集。

言语间,倒是很羡慕出身豪门的北原正雄。

他是草根出身,明明只比北原正雄大三岁,却不得不过早引退,在银行,人事便是一切,没能成功站队的他现在已经无队可站。

“我啊,反正是留不住了,希望能到一个不错的会社养老就好。”看似“醉醺醺”的岸本方明拍了拍他的肩膀,口齿有些不清,“不过这个位置......”

后面的话北原苍介听不清,他又开始发酒疯了。

但精明如他,早已听出了岸本方明的言下之意。

原来他根本没有可能和浅野直人争夺副行长的位置!

他是留不住的......

那这笔业务,他要抢的原因,无非就是不想让浅野直人渔翁得利。

是有人在针对浅野直人?

北原苍介悚然,看向一旁醉醺醺的岸本方明,这老头子,是在装醉提醒自己啊。

“我听说山田社长......”临近门口,北原苍介打算透点底给岸本方明,让他知道这笔贷款风险极大,可话刚到嘴边,就被八岐包间里传来的巨大动静给打断了!

少女隐约的哭声,男人的怒吼声,以及玻璃碎裂的声响混在一起。

北原苍介放开岸本方明,一把推开了房门。

“今天,这、这个女人不把这杯酒喝下去,就、就别想出去了!”已经醉气冲天的山田阳站在榻榻米上,裤腰带解开了一半,地上是一杯冒着泡的不明液体。

另一边,噙着泪的小林杏子涨红着脸看他,身体不住颤抖,也不知道是因为生气还是害怕。

浅野直人脸色直接黑了下去,但看了眼那不明液体,还是摇了摇头:“小林,你先出去吧,明天再好好给山田社长赔罪。”

“山田社长,不要生气啊,她刚入行不久,还不懂规矩......”大岛光夫走过去拉站在榻榻米上的山田阳。

却被后者一把甩开了手。

彻底喝醉的他,已经没了之前的战战兢兢,此时眼中尽是狂妄和自大。

“她......她今天不喝掉,我、我......这笔贷款,你们谁、谁都别......”

他打了一个酒嗝,扫视着众人,看到他们的表情,终于感觉自己找回了一点极道社团若头的自信。

然后,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嗨,山田桑,是要人陪你喝酒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