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神明使者的变脸绝活

“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吧?”岸本方明瞅向山田阳,他对这个张口就要贷款10亿的极道若头没啥好感,这笔业务做成了,也就最多让他继续留行的几率大上几分,他其实并不在意。

银行的人事比他们想象的还要复杂。

一名分行副行长的荣退和替补,需要经过总行董事会的审批与裁决。

年岁超标的岸本方明没有明确站队保守派或是激进派,继续留行的可能性很小,并非像浅野直人他们想的那样,若是做成了这笔业务,岸本方明可能会再待几年。

他接手大岛光夫带来的这个业务,愿意和山田组接触,表现出和浅野直人一副势不两立的样子,只不过是最上面某位大人物的意思。

而那位大人物的最终态度,是不想让浅野直人递补这个位置!

因此在他眼中,示好北原苍介比搞定10亿贷款更有价值。

反正贷款做不成也没事,重要的是不能让浅野直人做成!

这也是他对山田阳爱答不理的原因,他对这个业务并没有太大需求,只是装成那样而已。

不能让背后那位大人物的想法被人看出。

山田阳也很是苦恼,他想来想去,自己提出的10亿贷款,这些银行的家伙都是受益人,连浅野直人这个行长都对自己态度良好,为什么这个岸本老头反而趾高气扬?

难道就因为他是一个分行副行长?

不是说没这个业务,就要退休了吗?

老爹也说了,尽量和他搭线,用自己这个业务保住他的位置,一名副行长比一名支行行长的能量大多了,对山田组更有利。

可这个岸本老头一副看不起自己的样子!

“确、确实不是什么大事。”山田阳心里极度憋屈,还是点了点头,今天打的算盘似乎全部泡汤了。

看样子要是在岸本老头面前羞辱北原苍介,会惹来他的厌恶。

“哈哈,那就好,你们是同辈,不管什么问题矛盾,喝杯酒就解决了嘛,然后正好熟悉一下,把你的这笔业务加入到苍介的特殊融资项目计划里如何?”

岸本方明为他们两人各自倒了一杯。

这是什么展开?

在给自己拉业务?

北原苍介愣了下,这事情的发展也太奇怪了吧。

他思索了下,随后想明白了其中的问题。

岸本方明是打算借自己的项目跳过支行,直接将10亿贷款划归到分行去?

这样一来,就和浅野直人关系不大了。

那就都是他的功劳。

本来帮一帮他也没事,可山田阳的钱是用来买自己的房产和一堆垃圾股票啊,必亏无疑。

放到自己的项目里,就会和井上物流一样砸掉自己的招牌。

他从一开始就没打算让井上物流加入到项目里,更不会允许山田阳进来。

这笔钱,是要注定变成呆账的。

也是他原本准备好给浅野直人他们的黑锅。

“岸本副行长,这样是不是不太好......”大岛光夫再也忍不住了,这是他的业绩啊,怎么可以送给北原苍介!

“我也觉得这件事还需要考虑下,北原的项目刚展开,并不稳定,不适合接手这么大的贷款业务。”浅野直人也是着急的提出反对意见。

北原苍介感到有些头疼,这就是商场和职场夹杂的金融界,总会让人处于两难的境地。

在这里拒绝,就等于丢掉了岸本方明给的橄榄枝,给自己树立了一个本不该有的敌人,可是答应下来,就要背负10亿呆账,而且还是来自山田阳,这个他自己一手布局出来的家伙。

总之不能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北原苍介举起酒杯,和山田阳碰了下:“山田社长,之前的误会,希望这杯酒后能全部烟消云散。”

岸本方明出面调解,他的面子还是要给下的。

山田阳像吃了屎般难受,最后还是点了点头,无比艰难的喝下了这杯酒。

贷款的归属问题上,几人各怀心思,明确了可能不会那么快有讨论结果后,他们便都刻意叉开话题,开始吃喝玩乐起来。

酒足饭饱,岸本方明一脸感慨的说起了慧川的老板娘尾上缝女士,以及她那只无比神奇的神谕蟾蜍。

“起初我也不太相信这种东西能预知未来,但见识过几次后,确实......厉害。”岸本方明回忆着那一次的神谕现场,侃侃而谈。

听得其他几人也都一愣一愣,对所谓的神迹无比向往与期待。

“神谕蟾蜍的预示有两种,一种是通过尾上缝女士传述,告知我们近期是否该进行股票买卖;另一种是通过神明使者传述,能告知我们某支股票近期的涨跌状态!”

岸本方明轻笑一声,既而说道,

“各位今天可是好运气啊,听说神明使者也会莅临‘八岐’,告知具体股票的涨跌情况。”

山田阳心里腹诽了一句,这哪里是运气好,分明是因为他花了大价钱才请动的。

尾上缝在外明码标价,只是她转述神谕,一次需要一百万円,若是想请动蟾蜍神明所化的美丽妖姬神使莅临,那就得加钱——

一千万円。

并且常年有价无市。

这年头,骗子赚钱也凶啊。

听到这里,北原苍介心中暗笑,突然也想看看这位九十年代传奇投资女王的风貌。

又喝了大概一个小时,两名和服侍女后退离开,“八岐”包间的门被重重关上,灯光骤然一暗。

尾上缝和她的神谕蟾蜍终于出现了。

诵经声在周围渐渐响起,屏风的后面是一扇隐藏的暗门。

推门而出的是几名装束奇怪的RB和尚,簇拥着一个体型富态矮小的老婆婆走来,在他们的后方,一名巫女打扮的少女双手捧着一只陶瓷蟾蜍步履徐徐,神态虔诚。

少女唱着清平的歌曲调子,悠远绵长,音色空灵。

排场倒是不错。

在这个年代,打出了名气的迷信活动能瞬间招揽到一大堆簇拥者,就和前世华国的九十年代一样,气功浪潮风靡。

在新世纪的人眼中看,也许很搞笑,很愚蠢。

但在当时,确实有一种难以言说的感染力。

更何况神谕蟾蜍指点了金融精英们好几年,极少失手,早被捧上了神坛。

“跪坐!出示请神签纸!”为首的和尚高声呐喊。

山田阳哆嗦着从衣服里掏出了一张张红纸,每一张上面都写着一支股票的名字。

就是北原苍介提供给他的那几支垃圾股,他确信,只要股市开始跌,这些股票就会给他一个巨大的惊喜!

山田阳放下请神签纸,和其他人一起跪拜着老婆婆和巫女。

北原苍介象征性地跪坐着,和身旁其他那些无比虔诚,已经被感染到的金融精英们完全不同。

他的视线正好和那名妖姬神使对视到,少女脸颊微微一红,低下了头。

一通乱七八糟的舞蹈和吟唱后,老婆婆沙哑的声音传来:“神谕已出,请神使转述!”

岸本方明他们纷纷抬头,看向少女。

少女捧着陶瓷蟾蜍放到一张签纸上,然后雪白的袖子在脸上一遮,再次打开时,脸上覆盖上了一张狰狞的红色鬼脸!

“这、这是什么意思?”山田阳吓了一跳。

“噤声!”尾上缝怒斥了他一句。

少女继续拿起蟾蜍放到另一张签纸上,再度变脸,还是血红!

一连几次,全部完成后,她重新起身,捧起蟾蜍,恢复到一开始的虔诚模样。

北原苍介彻底呆住了,这是在异地看到了家乡绝活吗?

他想笑,又不敢笑出声。

好家伙,红脸表示会涨,那跌的话是绿脸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