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各怀鬼胎

八岐包间装修简约典雅,充斥着那种浓郁的日式小屋风。

里面的布局大多以木材和纸材混合搭建而成,榻榻米上是一方宽大的矮桌,上面摆放着样式古典的茶具。

两名漂亮的和服饰女跪坐在地,一个负责端茶倒水,一个负责处理菜肴。

矮桌旁已经坐着五个男人,还空着一个位置给北原苍介。

入江正站在门口,见到走进来的北原苍介和小林杏子,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北原,特意给你留了个位置,快来吧。”大岛光夫摆摆手,“和善”的说道,指了指了他旁边那个地位最低之人坐的位置。

在场的还有浅野直人、黑田裕、山田阳,以及一个地中海中年胖男人,坐在主位的不是山田阳,而是那个地中海。

正和浅野直人以及山田阳相谈甚欢的地中海男人在看到北原苍介后,立即露出灿烂至极的笑容,朝他招了招手。

“苍介,来来来,坐到我身边吧。”他瞅了眼身边十分殷勤的山田阳,语气一转,“山田社长,麻烦让出一个位置,大家都朝后靠靠。”

他指挥起山田阳这侧的两人,示意他们往后挪一个位置。

男人右手边是浅野直人和黑田裕,左手边是山田阳与大岛光夫,这么一挪动,等于是让大岛光夫坐地位最低的位置。

而能坐在他身边,意味着在他心中,那个人的身份仅比浅野直人低一些,比其他人都高。

山田阳脸色顿时一垮,可想到父亲的嘱咐和这次晚宴的重要性,只能压抑住不满,朝后挪动了下。

刚才还在嘲弄北原苍介的大岛光夫就和吃了屎一样,涨红着脸坐到了最差的位置。

“岸本大哥认识北原?”浅野直人笑着问道,瞥了眼坐下的北原苍介,又将视线投射到了小林杏子身上,“小林,还站着干嘛,快给岸本副行长倒酒啊!”

小林杏子很懵,她是第一次参加这种晚宴,听其她同事说,这种宴会一般要求她们陪酒唱歌,有可能还得忍受下来自那些大人物的咸猪手。

但至少,她们还算是与会人员,有一个属于自己的位置。

而此时,这场晚宴,明显没有安排她的个人位置。

分明就是把她和那两个负责服侍人的和服侍女一样看待了!

这是赤裸裸的欺负人啊!

岸本副行长?北原苍介坐直身体,看向那个地中海,原来他就是今年打算荣退的大阪分行副行长。

背后的小林杏子极度委屈又不敢说什么,只能从一名和服侍女手中接过酒壶,打算给岸本副行长倒酒。

她脑海里一度闪过现在就离开的念头,可看到北原苍介的背影,最后还是咬牙,决定坚持下去。

不能害得北原系长被流放。

“小林,你就坐在我旁边吧,酒壶给我,让我给岸本叔叔倒酒好了。”北原苍介按住小林杏子的手,拿过酒壶,给岸本倒了杯清酒,同时笑着问,“岸本叔叔不介意给她让点位置吧?”

“哈哈,这是你的女朋友吗?”岸本方明拍腿一笑,“没关系,没关系,就坐这里好了。”

他都发话了,浅野直人也就不好再说什么,只能赔笑应承。

一旁的山田阳看得更郁闷了,怎么这位大佬一副和北原苍介很熟的样子,他转头看大岛光夫,后者也是一脸懵逼,根本不清楚怎么回事。

事情原来是这样,山田阳决定“宴请”北原苍介和小林杏子,好好羞辱一番,涨涨自己的威风,一扫之前被北原苍介屡次打脸的耻辱。

他邀请了浅野直人、黑田裕,也是为了让北原苍介在上司面前丢脸,而且他通过大岛光夫已经知道北原苍介和浅野直人撕破脸皮了。

浅野直人为了贷款,必然站在他这一边。

同时将地点约在慧川,正好也能借神谕蟾蜍确定下入江正说的几支股票的行情,就是尾上缝不好约,山田阳找了老爹山田正宗,后者辗转找到岸本方明,才终于约到了尾上缝和神谕蟾蜍。

这次的贷款业务,大岛光夫偷偷跳过浅野直人和黑田裕,直接汇报给了岸本方明,后者也因此与山田组搭上了线。

东产大阪分行副行长算是大阪金融界的巨擘人物,山田正宗自然要好好巴结,也特意嘱咐过山田阳要好好供着岸本方明。

山田阳不知道其实岸本方明和浅野直人暗地里有着极大的矛盾,前者不退,就会卡着后者的晋升之路,而他这笔贷款又在其中起到关键性作用。

所以才有了北原苍介看到的这一幕。

大岛光夫跪舔所有人,尤其是他的大后台岸本方明。

山田阳按照父亲意思跪舔岸本方明,也和浅野直人保持较好关系。

黑田裕跪舔浅野直人。

浅野直人则对山田阳比较友好,希望让他将这笔贷款从自己手中经办过去,至少分到一半功劳。

岸本方明仗着职位高,站在了这条跪舔食物链的顶端。

在北原苍介看来,岸本方明和浅野直人天然对立,得知浅野直人在打压自己,而为了恶心浅野直人向自己伸出橄榄枝,这种做法很正常。

敌人的敌人,就是自己的朋友,在商场职场就是如此。

看明白这有点复杂的人际关系后,北原苍介立即做出判断,站到了岸本方明的阵营中,以此抵抗来自支行和山田阳的恶意。

菜肴一个接着一个上来了,作为众人重心的岸本方明边吃边说,其他人都是陪着笑脸相迎,不敢随意打断他的话。

山田阳越听越不是滋味。

他还以为岸本方明和北原苍介有什么深厚关系,原来只是父辈的小小交情,当年和北原正雄一个大学?

甚至都不是同级。

入行后也没太多接触。

这样的交情,值得他对北原苍介这么亲昵吗?

山田阳想不明白,对银行体系里那些职位和术语也完全不懂,反正就是很不爽的感觉。

他跪舔的人,为什么对北原苍介这么好?对自己一副爱答不理的样子?

除了他之外的众人却是越听越惊,尤其是大岛光夫和黑田裕,看向北原苍介的眼神都变了。

他的亲生父亲,居然真的是东京总行的执行董事北原正雄!

这已经是最接近核心权力层的位置了。

推算下年纪,北原正雄还有更进一步的机会!

只要正式加入董事会,那就是真正的东产核心大人物!

大岛光夫脑袋有点乱,还以为推荐特殊融资项目计划的北原董事只是他的远方亲戚......

小丑竟是我自己......

小林杏子更加懵,从岸本方明说出北原苍介的身份后,她就什么都听不进去了。

北原系长是执行董事的儿子,是真正的富二代,又帅又高,名校毕业,这......

“听说之前,山田社长和苍介有点小矛盾?”岸本方明吃的油光满面,忽然问道。

这件事,大岛光夫没有对岸本方明提起过,他平时也接触不到这位大人物,都是和他的助理沟通联系。

他看向山田阳,后者也是一脸茫然。

大岛光夫心头一紧,在银行,果然没有密不透风的墙。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