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尾上缝传奇

三辆汽车一路前行,穿行过繁华的闹市区,来到了大阪府大阪市千日前。

这里是大阪的旅游胜地,许多商铺聚集,一到晚上便是灯红酒绿,各种霓虹灯牌璀璨夺目,宛如不夜城。

北原苍介将车停靠在了那个名叫“慧川”的料亭前,此时已有无数豪车停泊,他的雷克萨斯在其中也不算特别醒目,偶尔还能见到国外进口的超级跑车,人来人往,无比热闹。

是这里啊。

他对RB八九十年代的历史不算太了解,毕竟前世是华国人,谁会闲的蛋疼去钻研别国的年代史?

要不是后来做大做强,必须和一些日商、财团接触,北原苍介对RB的印象恐怕永远都停留在那些传播度极广的电子产品和动漫上。

不过特定历史的相关内容,他还是很清楚的。

尤其与金融相关的一部分。

这家料亭是这个时代的一个传奇符号,不过由于涉及巨大财务丑闻,几大银行业巨头之一的兴业银行还因此爆出财务危机,这段历史就被后世封存了。

经营着慧川的老板娘名叫尾上缝,今年59岁,名下资产庞大,还有许多类似慧川的高级料理店,是当前金融界无数巨擘眼中神明般的人物。

停靠在料亭前的大部分黑色豪车车主来这里都不是为了珍馐佳肴,而是想一睹尾上家那个神秘之物的真容。

谈起这段历史,北原苍介就想笑。

那个所谓神秘之物是一只陶瓷做的蟾蜍,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坊间流传起了神谕蟾蜍的说法。

说是慧川料亭老板娘拥有的这只陶瓷蟾蜍有通晓神谕的能力,可以预知哪一支股票在未来一段时间里会上涨或是下跌,预言极准,从未失手。

随着越来越多前去请求神谕的金融从业者满载而归,蟾蜍神话变得牢不可破,据说它还能化身美丽妖姬,精通华国的古代魔法,是真正的神使。

从86年开始,无数人从慧川料亭得到神谕,从而发迹,人传人,到了如今,借助蟾蜍的神谕,尾上缝已然建立了一个庞大的金融帝国,历史上,在她的巅峰期,经手操纵的资金超过1万多亿円,堪称这个时候世界上有数的超级投资家。

现在慧川料亭的最忠实簇拥者是兴业银行与山一证券,前者是当下一流银行,后者是证券界精英企业,他们都通过神谕蟾蜍获利巨大,连兴业银行东京总行的部长、课长们都是尾上缝的座上客。

他们兴师动众供奉蟾蜍,扩大着尾上缝的名气。

事实是,广场协议后美国华尔街的动作使得日元快速升值,房市股市在政府降息后暴涨,这个阶段股市大红大紫,你买什么基本都不会亏,而这么多金融从业者听从蟾蜍神谕买进卖出,相当于变相控制了股市方向。

蟾蜍神谕自然不会被戳破。

然而当泡沫被戳破,股市开始跌下去后,蟾蜍神话就要破灭。

后来兴业银行放贷2400亿给尾上缝,让她购置兴业银行债券,希望借着她的名声挽救颓势,可惜大势难挡,1991年8月13日,尾上缝因为各种罪名被大阪检察院逮捕。

兴业银行就此爆发出各种丑闻和危机,然后便是真正的泡沫萧条期了。

这是个泡沫时期的笑话,北原苍介也就看个热闹,没有想过真去和尾上缝接触。

这个自称奈良女子高级师范学校毕业,实际才高小文化的中年妇人和太多高层关系纠葛,现在如日中天,掌握着巨大财富和资源,他够不上,也不太想去够。

稍有不慎,就会和她一起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不过既然都到了这里,能一堵昔日“投资女王”的风貌,他也不会拒绝。

几人下了车,看到一排又一排连绵不绝的黑色豪车,小林杏子嘴巴张得很大,有被吓到。

这到底是个什么地方啊......

车上还有不少身着黑色西服,手提公文包的男人不断走出,朝着宅邸而去,浅野直人瞄了一眼,发现竟然有许多熟人。

“之前听分行许多同事说起过尾上女士的大名,可惜一直没机会见面,山田社长是把晚宴的地点定在这里了?”浅野直人笑着先和一名秃头男人打了招呼,那是关西银行大阪中央区支行的副行长。

“是啊,要约到位置太难了,要不是老爹出面出钱,我们可没机会瞻仰到神谕蟾蜍的真容。”山田阳一脸兴奋,在入江正的陪同下走出轿车。

他戴着墨镜,四处观赏,感觉格外舒畅,自己终于也是能和这些大人物同桌吃饭聊天的人物了。

本来晚宴的地点定在长颈鹿夜总会,但想到之后要拿钱炒股,什么都不懂的山田阳让入江正一通打听,才锁定了这里。

有这只神谕蟾蜍在,他就能知道入江正给的股票到底行不行了。

入江正低着头,偷偷看了眼北原苍介,这就是山田一马大哥说的男人吗?

他没有细看,但依然能从北原苍介身上感受到一股凛冽而非凡的气势。

这是与生俱来的气势,让人羡慕。

“参拜式,开始!”慧川料亭外,一个身材高大,穿着长袍的RB和尚手里拿着类似手鼓的东西,一边摇动一边呐喊。

一群群黑衣客人排列有序,在台阶前郑重站立,恭敬鞠躬,保持九十度长达十分钟。

北原苍介他们几人混在人群中同样鞠躬行礼,前面的山田阳、浅野直人等神色严肃,态度谦卑,犹如在朝拜什么神灵。

小林杏子也是低头不语,眼角余光却瞥见北原苍介冲她笑笑,挤眉弄眼,似乎是在嘲讽周围的人。

北原系长......怎么敢不敬畏神明啊。

她红着脸别过头,心里扑通扑通跳着,明明觉得他这样不好,但又感觉他这样叛逆的样子好帅。

杏子酱,不可以再深陷下去了!北原系长不可能喜欢你的。

她在心里这么跟自己说着,然后小手忽然一暖,发现是北原苍介牵过来将她拉了起来。

“诶?北原系长。”小林杏子感受着那股强大的男子力量,身体被猛地拉了过去,然后周围的人如潮水般疯狂涌进料亭大门。

北原苍介用高大的身躯护住小林杏子,才让她免于被踩踏的风险。

她太娇小了,参拜过后,这群人如疯狗般抢着要先进去,太过出神的她很可能被推倒踩踏。

此时小林杏子依偎着北原苍介,心里噗通的声音更加强烈,脸色绯红,完全不敢抬头看他。

等人潮退散,北原苍介才松开小林杏子的手:“你呀,这么当真干嘛,随便拜拜就好了。”

“海、海翼~”明明有好多可以反驳他的话,可到了嘴边,就只剩下这么一句顺从的应承了,小林杏子小碎步跟着北原苍介,一起进入了慧川料亭。

里面的装修非常豪华,满满的金钱气息,约不到尾上缝的人就坐在大厅沾染些神谕蟾蜍的气息,有约的则会被身着漂亮和服的侍女带往里侧的vip包间。

这里,某种程度上可以反映出此时RB泡沫时代的繁华与迷醉。

最好的装修,最美的侍女,最香的食物,最有权势的一批人......

“这边请。”和服侍女对着北原苍介轻轻鞠躬,然后微笑着在前面带路,等到了名叫“八岐”的包间后,她完全没有管一旁还在的小林杏子,伸手将绑头发的发带单手解下,递给了北原苍介。

柔软的小手顺带在他的掌心轻轻摩挲了下,暧昧一笑后飘然离去。

北原苍介捏着发带,有些尴尬。

身后的小林杏子更是脸颊红通通的,像要滴出血似的。

这也太大胆直接了吧。

北原苍介瞥了眼发带,上面有一排排细密小字,类似于后来明星们的小卡片,记录着她的名字、年龄、三围等信息。

“咳咳,走吧,小林桑。”北原苍介咳嗽着将发带塞进上衣兜里,带着小林杏子走进了“八岐”包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