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盛宴

“开什么玩笑!不符合你的准入标准?!”井上彦怒吼一声,两只手用力按在北原苍介的桌子上,瞪大了眼睛。

事到如今,他是想要落井下石吗?

井上彦太阳穴一跳一跳,大有北原苍介不给个说法,他就要在这里和他鱼死网破的架势。

他眼睛直勾勾看着北原苍介,威胁的意思很明显。

你收了我的钱,睡了我的女人,现在想反悔,大不了大家一起死。

北原苍介假装没看懂他的眼神,让藤原纪香拿来了一份崭新的计划书,递给了井上彦:“井上社长,这是我推动的特殊融资项目的企划书,上面白纸黑字写的很清楚,加入这项计划,是有一定准入条件的。”

井上彦夺过企划书,仔细翻阅了一阵,随后脸色渐渐黑了下来。

负债过高,或者信用不佳的企业禁止准入。

这两条,井上物流都占了。

拿不到东产的新贷款,他就堵不上其他银行的嘴,甚至会让那些极道社团也担忧起来,这么一搞,井上彦基本逃不掉卖房子套现还钱的命运了。

在这种大好的局面下,因为还不起贷款而把自己玩死,想想都觉得憋屈。

更难受的是,就算将所有负债清空,他也解决不了人心涣散,经营不善的井上物流所带来的问题。

“北原系长......”井上彦凑近他,声音低沉如同野兽,脸色狰狞,这是最后的警告了。

压在他喉咙里的话就快喷涌而出。

你可是收了我的钱!睡了我的女人!

北原苍介几乎可以从他的眼神里读出这句话来,可惜井上彦以为的事情,他一件都没做。

井上桃这辆公交车他没什么兴趣,类似的熟女,去歌舞伎町找一找,可能都比她干净些。

至于那所谓的五百万円好处费,已经落到井上桃的口袋里,和他北原苍介又有什么关系呢?

不过现在,还不是挑明这些问题的时候。

“井上社长,事情还没到无法解决的地步,改天抽个时间,我会再来井上物流拜访伱。”北原苍介将他手里的企划书收回,“还希望你能谅解下我的难处,目前根据企划书的要求,我确实无法将井上物流纳入到计划中。”

他说的语气诚恳,态度谦和,井上彦也不好继续发作。

井上彦看了北原苍介许久,想到自己毕竟拿着他的把柄,不怕他反悔,心里稍微安定了些。

这小子应该是不想在行里说太多,井上物流情况那么差,闹得支行人尽皆知,他现在还同意将其纳入计划里,恐怕会被周围人质疑。

这么一想,他点了点头,算是认同了这个说法:“那我就静候北原系长的下次拜访了,希望不会拖太久。”

“不会很久的。”北原苍介笑了笑,让藤原纪香把井上彦送下楼,然后双手枕在脑后,微微朝后靠了靠,嘴角再度上扬。

其他人收回眼光,不过大多满心疑惑,认为北原苍介只是缓兵之计,恐怕心里还在思考怎么摆脱这个濒临破产的会社。

不管怎么看,北原苍介似乎都做了一笔糟糕的业务,这让大岛光夫心里又舒坦了许多。

而且井上物流出事,啪啪啪打脸的是浅野直人和黑田裕,这是他们经手的业务。收不回贷款,北原苍介一起背锅,收回来了,他也要被穿小鞋。

怎么看都是吃力不讨好啊。

得把事情在弄大一点才好。

大岛光夫心里这么想着,偷偷跑去卫生间,拨通了岸本副行长身边秘书的电话。

简单交代了下井上物流的事情后,他就挂断了电话。

对方是个人精,应该明白自己的意思。

井上物流的问题,既能帮助岸本副行长打压浅野直人,又能帮他搞一搞北原苍介,一举两得。

希望能成为年底总结的一大反面案例吧,他心里这么想着,忽然觉得最近是不是时来运转了,好像什么事情都变得顺利了起来。

藤原纪香回来后,北原苍介带着她又去转悠了几家中央区边缘地带的制造业会社,可惜那些会社全部转了型,不再执著于曾经坚持的匠人精神。

回到支行,他明显感受到了氛围的变化,从楼下到楼上,大家看自己的眼神有躲闪,有不屑,有嘲讽,连之前关系不错的一些同事都避之不及,不再那么亲昵。

藤原纪香也感觉到自己好像被孤立了起来,四处打听后才明白,浅野直人和北原苍介那天因为特殊融资项目计划大吵一架的事情传开了。

RB职场,尤其是像东产这种传统氛围浓重的超级会社,下克上的行为犹如古时候弑君杀父,影响非常恶劣。

加上这段时间北原苍介“昏招连连”,业绩也弄得一塌糊涂,支行里有传言说浅野直人打算流放他,大家就不敢再靠近北原苍介了。

北原苍介自己倒是挺无所谓,最多也就一个月的时间,那些人该完蛋的完蛋,该跳楼的跳楼,自己又有什么损失呢。

藤原纪香气得直跺脚,低声骂他们墙头草,风吹两边倒。

北原苍介弹了她几个脑瓜崩儿,语重心长的教导了一番。

职场如战场,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

要想让其他人站在你这边,就要将他们的利益捆绑在你的战车上,大家形成一个利益共同体,进退有据,才能相对融洽,关系牢固。

至于作为操盘手的北原苍介,自然是将所有人视为手中的棋子,该舍弃就舍弃,该布局就布局,从容厮杀,为自己牟取最大利益。

后面的话自然没和藤原纪香细说,不过以她的聪慧,总有一天能意识到。

不过小丫头现在没考虑太多这些问题,只是一个劲憋气,等待着系长说的那一天到来!

临近五点,大岛光夫笑着跑来邀请北原苍介一起共进晚餐,听到是山田阳组局,北原苍介下意识想要拒绝。

但不一会儿,换好衣服的黑田裕和浅野直人都来了,言下之意很明显,这场饭局,他没有拒绝的余地。

本来还不清楚山田阳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当北原苍介下楼看见同样换好衣服的小林杏子,一直微笑的脸终于慢慢阴沉了下去。

“北原,山田社长是我们的大客户,一会儿你要清楚自己的职责和地位,身为东产的职员,不要在把私人感情代入到工作中。”浅野直人用力拍了拍他的肩膀,随后走向那辆奔驰轿车。

黑田裕弯腰为他开门,身为跑腿尽职尽责。

北原苍介拉着小林杏子上了自己的雷克萨斯LS400,大岛光夫看到他的新车,又看了眼年轻漂亮的小林杏子,眼中满是讥讽之色。

卖了房子就为了泡妞,最后还给别人做了嫁衣,人财两空,他有些同情起北原苍介了。

车上。

“小林桑,如果你不想去的话,我就送你去山川桑那里。”北原苍介淡淡说道。

“这也是工作的一部分,没关系的,北原系长,我不会在意。”小林杏子微微摇头,她很恶心这种饭局,叫自己这个柜员过去,意思很明显。

就是让她陪酒。

而且对象还是那个山田阳。

其她人也不是没有碰到过这种事,有付出,才能有收获。

职场里就是这样,残酷,无情。

可她不想要这种收获。

但浅野行长找她时说了,如果不去,不仅要流放她,而且贷款做不成,导致支行没能达标,她就是害了整个支行的罪人,也会害得北原苍介一起被流放!

小林杏子捏紧衣角,不想害得小百合她们待不下去,更不想因此牵连到旁边这个男人。

“那好,如果不舒服,我随时可以送你离开。”北原苍介看她是这个反应,也只能继续开车,不再多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