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这就是银行

1989年11月30号,木曜日,下午2点。

气势恢宏的东京产业银行大阪中央区支行位于大阪中央区北滨,旁边便是堪称地标式建筑的大阪证券交易所。

此刻马路上人来人往,城市白日的繁华与深夜的迷醉形成鲜明的对比,过往行人行色匆匆,大多是西装革履,手提公文包的都市白领。

从交易所缓步走出的北原苍介心里长出了口气,总算是将手头上那些定时炸弹都处理了。

他回头看了眼那幢壮观的白亚圆筒形建筑,交易所的正面墙壁还保存着昭和十年(1935年)的风貌,大阪经济之父五代友厚的铜像竖立在眼前,栩栩如生。

这位一手支撑起大阪经济的先辈估计也难以预料,在不远的将来,这座城市就会迎来长达三十年的经济衰退期。

同样不解的还有证券交易所内的工作人员们。

北原苍介毫不留情地抛售手中持有的松下电子、东京产业银行两支绩优股,像极了那些玩完以后,冷酷无情的渣男。

他的决绝让负责对接的客服妹子差点以为熊市就要到来,连隐于幕后的课长都亲自出来反复确认,那可是一笔五千万円的交易,在股市还在疯涨的时候,可以预期,北原苍介的抛售会引起一批人的疯抢。

不过这些都和他无关了。

小小的感慨了一番后,北原苍介手提公文包,快步穿过人群,返回了支行。

1989年的银行内部装饰与新世纪相差许多,即便是经济一直高度发展的RB也不例外。柜台有些老旧,柜员小姐穿着制服,站得笔直,面对面为客户服务,这点倒是和前世国内完全不同。

在RB,银行柜面没有窗口,客户直接面对面和柜员交流,其他人则会自觉拉开距离,在一旁静候,绝不给别人添麻烦。

这也是RB的特殊社会风气,无论私下如何,在明面上,大家都是和和气气,保持着谦恭和礼貌的模样。

下午3点,外面的柜台服务就会停止,银行关门后职员们会回到卷帘门后的工作区域办公。

这以后,客户便只能在ATM机上取款,若需要柜面服务,可以通过上面的操作界面进行预约。

RB的信用卡和支票业务普及率很高,现金的存取相对较少,因此柜台业务不像国内那么繁忙,银行的法定营业时间为工作日的上午九点到下午三点。

当然,身为一名合格的银行职员,下午3点,工作才刚开始。

穿着行内制服的北原苍介走入大厅,暖风吹来,将外面的寒意驱散干净。他的胸口有铭牌,展露了银行职员的身份,有些拥堵的人群自然而然的为他散开一条通道,方便他回工作区域。

“北原系长,下午好。”和他打招呼的是一个娃娃脸的大厅女职员,身高一米五左右,双手放在小腹处恭敬鞠躬,露出了一个甜甜的笑容。

“下午好,石川桑。”北原苍介点了点头,正准备径直朝后方楼梯走去,却被一道尖锐的怪笑声吸引住了。

“呵呵,东京产业银行的职员都不用进行入职培训的么?连这点小事都办不好!你知道你浪费了我多少时间吗?三十分钟,整整三十分钟!”

发出冷言嘲讽的是一个梳着大背头的年轻男人,他穿着花花绿绿的外衣,戴着黑色墨镜,言语行动间都充满了痞气,和白领一样夹着公文包,看起来却又怪又可笑。

这是典型的泡沫经济时代暴发户,可能依靠房产和股票大赚了一笔,自身毫无能力可言,也许还是黑道社团出身。

在他对面,一个身材高挑的漂亮少女不断鞠躬致歉,北原苍介记得她,是和藤原纪香同期入行,名叫小林杏子的柜台营业员。

年轻男人的辱骂斥责声越来越不堪入耳,周围人也有些鄙夷的和他拉开了距离,他倒是越说越兴奋,还时不时故意显摆了下自己身上的大金链,银白色名表。

北原苍介微微皱眉,拨开人群,朝着那边走去,顺手倒了杯水,边走边递给那个年轻男人:“这位先生您是有什么困扰吗?”

“你是谁?”年轻人正好有点口渴,伸手接过纸杯,狐疑地扫视着面前高大英俊的男人,见到他的铭牌后,又补充了一句,“银行职员?”

“你好,我是融资一课下属三系的系长北原苍介,请问发生了什么事情,需要帮助吗?”北原苍介含笑点头,站到了他的面前,挡住了背后已经快哭出来的小林杏子。

他的身材高大,完全遮蔽了年轻男人的视线,看不到小林杏子后,年轻男人明显有点不悦。

其实这不是他第一次来银行刁难小林杏子。

一次无意间看到这个漂亮的银行女职员后,年轻男人躁动的心就变得火热了起来,他依靠房产起家,现在是个小有名气的暴发户,周围不知多少人羡慕嫉妒恨。

资产过亿,年轻英俊又自视良好的他原以为随便动动手指,这个女人就会服服帖帖的上床任他摆布,然而小林杏子多次拒绝了他的约会请求,让他勃然大怒。

区区一名银行职员,连他们的课长见了自己都要卑躬屈膝,她居然这么不识抬举?

这次机会绝佳,他打算给这个女人留下点深刻的印象。

“正好,我要投诉这个女人。不过是一个简单的信息录入,她竟然浪费了我三十分钟!这位系长,你知道么,三十分钟,我可能已经损失了近百万円!”

年轻男人双手比划了下,很夸张的说着,面带不耐,一副“你不给个说法我就不走了”的样子。

“不、不是这样的,北原系长......”身后的小林杏子带着一丝哭腔,小手轻轻扯了扯他的衣服,委屈的声音传来,“是计算机,计算机突然出现了故障,他又不愿意手动录入,非要用计算机输入......”

北原苍介转身,安慰了下小林杏子,又向其他人了解了事情经过,这才恍然。

此时银行已经引入了PC-98计算机用于日常办公,一般大型银行柜台后都会配备一台,主要作用是录入资料和金额校对,可毕竟计算机还没有普及开,PC-98也不稳定,时常会出点故障,让这些一线工作的柜员十分头疼。

这个年轻男人明知道计算机出了点问题,依旧强硬的拒绝手动录入,就是纯粹找事。

北原苍介倒是挺能理解这种人的心态,有了钱,但骨子里没有与之匹配的气质和气度,想要得到其他人认可和尊重,就想着通过这样的方式来表现自己的身份地位。

而且他看向小林杏子的眼神不太对劲,估计其中还有点不可明说的龌龊心思。

北原苍介不喜欢和嗡嗡乱叫的苍蝇玩,但如果对方飞到了眼前,也不介意一巴掌拍死。

里侧的PC-98正发出一声声长鸣,对于经历过后世各种电子智能产品熏陶的北原苍介,很快就猜到了它的故障原因。

站在PC-98旁边的还有个愁眉苦脸的年轻人,是行里技术部的坂本太郎,大概是被叫来修理计算机,不过看他样子,应该也不清楚故障原因,只能干着急。

“让我来看看吧。”北原苍介走过去,几名柜员面面相觑,有些不太信任,又不敢出声反驳。

他让小林杏子拿来了工具包,准备拆计算机检查确认下。

“北原系长,这个拆掉就没办法退回厂家维修了!”见到工具包,坂本太郎小声提醒道,其他柜员也不住点头,而且一旦真的坏掉,这个成本还要分摊到他们的头上。

“没事,坏了我赔。”北原苍介打开工具包,取出螺丝刀来。

这个年代的计算机构造相对简单,以他储备的知识就能轻松拆卸,不过在其他人看来,这恐怕是个高难度的技术活。

“哈,你懂得修理计算机吗?”外面看热闹中的年轻暴发户嗤笑了下,故意抬高声音,“我家会社刚购置了一台PC-98,这是当下最先进的高科技产品,一旦拆卸不当,就会直接报废哈。”

听了他的话,几名柜员更加紧张担忧,一旁干站着的坂本太郎也是眼神怀疑,盯着北原苍介的一举一动,充满了不信任感。

“北原系长,还、还是算了吧......”小林杏子抱着工具包,蹲在一旁,也不希望因为自己的事情,让北原苍介陷入困境。

北原苍介只是笑笑,三下五除二就拆卸了计算机,果然是接触不良的小问题。

他调整了内存条,将计算机重新组装好,再次开机后,果然没了怪异长鸣声,也不卡顿了。

“试试吧,应该没问题了。”他拍了拍手,让小林杏子过去操作。

小林杏子抹了抹眼角,立即小碎步过去操作了起来,随后感激的朝他一笑:“真的可以用了!太厉害了!谢谢北原系长!”

“不客气,这种故障很常见,其实只是内部硬件接触不良而已,下次我教教你,你也能做到。”北原苍介摆了摆手,神色轻松。

“诶,我、我也可以吗?”小林杏子眼中充满了疑惑,“不是说一旦拆卸不当,就会直接报废?”

“怎么会,里面构造很简单的,只不过你们都没接触过而已。”北原苍介轻笑一声,要是真和那个家伙说的一样,随便拆下就报废了,那这计算机也没出厂必要了。

“这位先生,你的业务可以继续办理了,浪费了你这么多时间,十分抱歉。”他才意识到,旁边好像还站着个人,便又微笑着对年轻暴发户说了一句。

年轻暴发户脸上青一阵白一阵,一时语塞,想了好久都找不到能对北原苍介放出的狠话,于是转头对着小林杏子冷声吼了几句:“你们东京产业银行的业务处理速度太慢了,我不打算重新录入资料,升级账户。对了,我账户里的三千万円也要立即取出!”

他在“三千万円”上用了重音,见到周围人投射来惊讶的目光,他才满足的笑了笑,用手敲了敲柜台,又对着北原苍介说了句:“对了,这位系长,我还是要投诉这个女人哈~”

“投诉业务,会有相应的员工来处理,至于大额资金存取,需要重新预约,也会有新柜员来协助。”北原苍介没理会他的挑衅,“我还有工作,就先告辞了。”

这样的人北原苍介前世没见过一千也见过八百,早就见怪不怪了。

不要在蠢货身上浪费时间,这是他的人生格言之一。

柜台后,有些青涩的坂本太郎正被几名柜员调侃,说他一个堂堂技术部的职员竟然还不如北原系长懂计算机,事实如此,他只能涨红着脸,无法反驳。

“那你们就冤枉坂本桑了,我只是恰巧懂一些硬件知识,如果真论操作技术,是完全不能和专业的技术职员相提并论的,比起坂本桑可差远了。”北原苍介回身过去拍了拍版本太郎的肩膀,对着柜员们笑笑,“走吧,坂本桑,三点还有会议呢。”

坂本太郎这才从调侃中解脱出来,一脸感激地看向北原苍介,跟着他迅速离开了。

目送着北原苍介远去,小林杏子恋恋不舍的将目光移回,她被那个年轻暴发户投诉了,因此也无法继续为他办理业务,接替她的是另一名柜员。

不过此刻,她的脑袋里早就没了那个讨人厌的家伙,脑海里回荡的都是彬彬有礼,气质不凡的北原苍介。

“好帅是吧~傻瓜,人家都走了好久,你还盯着看什么呢。”身体被人轻轻一撞,凑过来小声和小林杏子说话的是刚才和北原苍介打过招呼的娃娃脸少女,名叫石川小百合,和她也是同期。

比起有些内向温柔的小林杏子,石川小百合活泼热辣的多,在北原苍介走后便大胆开起了他的玩笑。

“小百合,说什么呢,我、我对北原系长可没有那个意思。”小林杏子脸色一红,轻轻啐了她一口。

石川小百合继续揶揄她:“哈哈,是不是很羡慕藤原姐?比起总是一脸不怀好意笑容的大岛系长和冰山一样的樱井系长,能跟着温柔帅气的北原系长实在太幸福啦~要不你申请下调岗呗?”

“去去去,越说越离谱,不和你瞎聊啦,我要去工作了。”小林杏子伸手轻轻推了下好友,不远处,自家系长都投射来不善目光了。

“哦对了,刚才那个刺头,不是说自己是什么房贷株式会社的社长吗?这个家伙,来刁难你好几次了,分明是想泡你呢,真恶心,应该告诉你们系长真相,这样你也不会被你们系长责罚啦。”石川小百合走出一半的身体又扭了回来,低声问道,“不然,你又要被扣工资了!”

“山田房产信贷株式会社,他确实是社长,叫山田阳。”小林杏子微微叹气,对方据说是某社团大佬的儿子,靠房产大赚了一笔,不知道为什么盯上了自己,在她拒绝了几次约会要求后,便三天两头来行里刁难自己。

为了不影响工作,也不想让其他同事知道,小林杏子一直瞒着大家,只和石川小百合提过。

“和系长说也没用呀,他可是大客户呢。”小林杏子摇头,而且这种事情一说开,她在行里的风评就会变得乱七八糟。

“但他都把钱取光了!哦,要不和北原系长说说?你看刚才,那家伙在北原系长面前吃瘪的样子,想想就好玩呢,北原系长一定有办法处理这个讨人厌的家伙!”石川小百合锲而不舍地“诱导”着好姐妹。

“好啦,快回去工作吧,对了,绝对不准告诉北原系长,不然绝交哦!”她朝好友挥了挥小拳头,又偷偷瞥了眼通往二楼的楼梯。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