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收网捕鱼

区区一千万円就买了武内橡胶的未来,用不了多久,泡沫破灭,制造业重新崛起时,这家小小的会社将会给他的北原投资带来巨大的利益。

并购控股模式下,北原苍介有权进行注资和一定的人事掌控,最重要的是,他拥有了武内橡胶上市与否的权力,从今往后,武内橡胶将会和北原投资死死绑定,如果武内光想要解除合同,就将面临天价赔偿。

当然,他肯定不会傻到离开东产这棵现在如此健硕的大树,傍上东产,意味着有极小概率加入它背后的三菱财团。

那可是三菱啊,即便在二战后被联合国最高司令官勒令解散,但最后依然以财团联合体的形式存在了下来。

它掌握着RB的军工、国防企业,是当下六大财团里实力最为雄厚的一家,而串联起这些分属企业的便是宛如庞然大物般的东京产业银行。

没人不愿意加入三菱财团,除非他早已是其它财团的成员。

不过目前,支行里的绝大部分人都不看好北原苍介一力促成的这个古怪项目,大家此刻都在为年终的目标而奋力奔走,北原苍介拖后腿般的举动让部分人极度不爽,现在走在支行里,有种被孤立的感觉。

相反,即将谈成一笔大生意的大岛光夫则成了支行内较为受欢迎的职员,听说其他几个融资课课长都对他抛出了橄榄枝。

藤原纪香抱着一堆文件,准备下午和北原苍介继续走访一些实体制造业,这是他们当下的主要攻坚目标,为此她也做足了前期工作。

一阵清幽的香风扑鼻而来,坐在工位上的北原苍介抬头,看见身材高挑,穿着黑丝职业套裙的樱井冴子站在面前。

先入眼的是她那两条让人无法移开视线的美腿,身上是成熟妩媚的蜜桃味道,二十八岁的樱井冴子已经是少妇的年纪,却迟迟未婚,冰山般的性格让人不敢接近,但又因为美貌而时常有人不怕死的过去表白。

“北原系长,听说你要将井上物流纳入到特殊融资项目计划里?”樱井冴子开门见山,双手扶住他的工位牌,身子微微前倾,“那家会社......经营状况很差。”

后半句话声音说的很轻,几乎只有他们两人能听见,他们此刻保持的姿势也有些暧昧,惹来了不少火热的视线。

这是特意来提醒自己吗?

“我知道。”北原苍介微微点头,“距离破产不远了。”

樱井冴子起身,居高临下的看他,眼眸中流转起怀疑而不确定的光芒,过了一会儿,她冲着他点了点头,便带着二系主任下楼了。

“樱井系长好飒哦~如果是男人,我一定要嫁给她。”藤原纪香在后面偷偷说了一句,她的偶像和目标就是樱井冴子,希望自己有一天也能和她一样独当一面,成为行内的优秀职员。

“好啦,快去工作吧,还有这么多预算没做呢。”北原苍介将桌上一堆文件推给她,临近年末,三系的总结工作也不少,这些当然是交给漂亮能干的小助手了。

藤原纪香嘟嘟嘴,不情不愿的抱起文件回到自己的工位上。

她的屁股还没坐热,就听到旁边楼梯口传来急促的脚步声,随后是山川小百合那特别容易分辨的声线。

“北原系长!楼下有一位井上社长找您,看样子很着急,您去看看吧?”

她站在楼梯平台上张望,楼下的职员在听到行长针对北原系长的传闻后,一个个都不敢为他传话了,她只好自己亲自跑上来当传声筒。

背后沉重急促的脚步声啪啪啪响起。

一脸焦急的井上彦顾不得礼仪,就要朝二楼冲来。

“诶,井上社长,您不能私自进入办公区域!”山川小百合伸手拦他,却被猛地推到了一边。

楼下的保安也急匆匆冲上来。

“北原系长!北原系长!我是井上物流的井上彦啊!”他高大的身躯堵在楼梯台,最后犹豫了下,还是没冲上去。

北原苍介嘴角勾起一丝弧度,慢悠悠站起来,示意藤原纪香不用起来,继续工作,自己独自朝着井上彦走去。

“麻烦你了,山川桑。”北原苍介对着山川小百合一笑。

山川小百合揉了下发红的手臂,瞪了眼井上彦,然后朝北原苍介鞠躬,嘴唇动了动,就下楼了。

欠我一顿饭?

北原苍介哭笑不得,将视线再度移到井上彦身上。

他很着急,满头大汗,看来是快扛不住了。

事情的进展似乎比自己预料的还快,看来井上桃那女人对他的怨恨很深啊。

有山田一马的照看,北原苍介暂时不担心井上桃会出什么花招。

“北原系长,请务必救救我和井上物流啊!”井上彦没了初见时的嚣张,九十度鞠躬,大有你不答应,我就赖着不走的架势。

“当然,您是我们的客户,有能帮上的地方,我一定尽全力协助。”北原苍介拍了拍他的肩膀,“上楼再说吧。”

“好。”

“发生什么事情了?”北原苍介将他带到了自己的工位上,原则上,这种涉及业务的谈话不能偷偷去会议室私聊,要秉持着公开透明的态度去做。

藤原纪香早早捧着纸杯站在一侧,她把水递给了井上彦,后者尴尬接过,大概是联想到了自己在办公室时曾疯狂嘲讽取笑藤原纪香的一幕。

此时有些落魄的他,连那时的锐气都没了。

藤原纪香十分好奇,系长做了什么,让这个家伙变成了这样?

“我......井上物流,唉。”井上彦捧着纸杯,面容苦涩,“不知道是哪里来的谣言,说我们会社要破产了,导致工人罢工,好几家银行都找上门,要强行收回贷款,连、连国税厅的人都找过来了!”

周围旁听的一些职员连忙竖起耳朵,这可是大新闻啊。

井上物流一直是三系的优质客户,听说北原系长的新项目里就有它的一席之地,但现在,从井上社长的说法看,这是要濒临破产了啊!

国税厅找上门,说明存在金融纠纷和金融犯罪问题,极大概率是井上彦经营不善,导致井上物流爆发财务危机,而同时,他私人资产可能无比庞大,形成了鲜明对比。

破产然后出逃国外?

敏锐的人已经捕捉到了相关信息。

要是这样,三系就完蛋了,损失巨额资金,还要背负调查不力,认人不准等能力问题。

说不定,解决不了井上物流问题,北原苍介就会被强行流放到乡下!

偏偏他之前还提出过申请,要将井上物流纳入到新项目里,这不由得让人怀疑,他是不是私下和井上物流有什么猫腻。

井上彦起初没有想过私下的谣言会爆发到这种地步,在他看来,那些工人只要给工资不就行了,十一月份的工资他也捏在手中,随时可以发出去。

可现在,问题似乎变得复杂了起来。

不知道为什么国税厅的人过来调查他的名下资产,然后着重检查了井上物流的经营状况,乱成一锅,连年亏损的会社自然没什么好查的。

那之后,几个合作的关键银行都相继派人上门打算收回贷款。

态度十分坚决,完全不管他的意愿。

即便能发出十一月份的工资,他们也不愿意继续贷款了。

那可是近5亿円的贷款啊。

他全部划拨到私人名下,投入到房产中了。

更要命的是,他还向一些极道社团借了高利贷,大概也有5亿,算上东产这笔,已经超过10亿负债!

这5亿,他没告诉过北原苍介,不过井上桃已经出卖了他。

现在债务危机爆发,他所有的钱还套在房市股市,万一那些Yakuza感觉形式不妙,也过来催债,那就彻底完蛋了!

他不想这个时候卖掉所有房产股票啊,那样一来,赚的不算多,井上物流彻底垮了,还了贷款,他也将一蹶不振。

根本没时间破产逃跑了。

他连资产转移都没准备好呢。

这时候,他想起了北原苍介说的特殊融资项目计划,这可能是唯一的救命稻草了!

而且北原这小子收了他的好处和女人,总不会不帮忙吧?

他目光凌厉,再度低声说道:“请北原系长务必帮我渡过这次的难关!”

“只要加入你的特殊融资项目计划,就能得到超过5亿的贷款吧?”他低声询问。

“确实可以,但......”北原苍介抬头,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井上社长,您现在的状况,不符合我的准入标准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