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不平静的夜

刚和山田一马会面完的入江正前脚走进出租屋,几个Yakuza后脚便急匆匆地赶来了。

“入江大哥,若头说现在就要见您!”

这么晚找我?

入江正此刻脑海里还回荡着那张烟盒纸上的文字,他实在难以想象,就这么小小的一张纸片,难道还真能扳倒在大阪呼风唤雨了几十年的山田组?

山田一马大哥又那么相信北原苍介。

关键是,这办法从头到尾看,都是在帮山田组赚钱啊,这样一来,山田阳的若头位置不是更加稳固了么?

他想不明白,干脆不再去管,反正听山田一马大哥的话就是了。

极道社团内部极其看重忠心和兄弟情,但入江正对山田组没什么感情。

山田正宗从收养他那刻起,就是准备将他作为一把可以随意弃用的尖刀来使用。

也许年少时还有点对山田组的忠诚和感情,随着年纪增加,山田一马的离去,他心中那份炽热早就退散干净了。

开什么玩笑,兄弟情?

在极道上,只有永恒的利益。

命,都是要靠人自己挣出来的。

这么多年,入江正也仅在山田一马身上感受到过真正的兄弟之情,原因简单,他为自己挡过致命的子弹。

至于其他,拜托,那只是在电视电影里才会出现的剧情,谁当真谁傻逼。

来到长颈鹿夜总会,吧台边抽烟的妈妈桑对他打了个招呼:“呦,入江桑,难得见你来一次呢,要安排花酱过来么?”

“不用,若头有事找我。”入江正很少来这种娱乐场所,他的兴趣在锻炼,强健体魄,提高战斗力。

他体格不如山田一马,本身也没什么特殊的格斗才能,要在极道上好好活下去,他想的很透彻。

得能打,非常能打。

花酱是长颈鹿夜总会里名气不大的一名公主,却意外很对他的脾气。

他偶尔会来这里找找她。

坐在vip包厢里的山田阳双手各抱着一个如花似玉的公主,在他对面,一头白白胖胖,死猪般的男人睡死在沙发上,衣衫不整,发出震天鼾声。

“入江兄弟,来,坐到这里!”山田阳将怀里一名公主推过去,“去,这可是我最忠心的好兄弟,好好陪他。”

“好~”公主俏笑着爬过去,却被入江正一把推开了。

“若头,有什么事情?”入江正站得笔直。

山田阳意兴阑珊地拉回那名公主,这小子就是太严肃,和山田一马一样,没劲。

“听说晚上的事情弄砸了?还被山田一马打伤了几个兄弟?”山田阳翘着二郎腿。

入江正抬头看他,惊讶于他消息的灵通,随后默然点头:“我已经按照若头的吩咐做了,是小泉他们私自留下,然后被山田一马他们给打了。”

“特么的!都是群饭桶!”山田阳将手里的酒杯猛地砸在地上,吓得一群公主乱叫起来,“连个废物都打不过!入江兄弟,你说直接把那个小林杏子抓到总部来怎么样?你去办的话,应该没问题吧。”

“若头,她是东产的职员。”入江正心里骂着这头蠢驴,脸色却异常平静,“这样做,是越线了。”

东京产业银行是三菱财团的核心银行,当下RB,六大财团就是天,掌控着国民经济和政治,和他们作对,都要做好第二天人间蒸发的心理准备。

“喂,有这么夸张嘛,不就是一个小小的柜员。”山田阳将信将疑,看到入江正没有表情和反应,只好靠回沙发,“好了好了,我知道了,不动手行了吧。那把那个叛徒给我弄死,总没问题吧?”

“只要掌握了他的踪迹,就没问题。”入江正点头。

“行,还是入江兄弟你稳啊,对了,那个叫小野寺的女人,我也知道了,听说是在北海道开拉面馆,嘿嘿,我会给她一个难忘的惊喜。”

山田阳笑嘻嘻,伸手在几名公主衣裙里摸了下,惹得她们娇笑连连。

入江正没有说话。

“诶,麻烦啊,老爹最近一直在催我做点事,可特么的我除了买房产,放高利贷,我还能干吗?钱能自己生出来么?入江兄弟你说是吧,话说你有没有......”

有些苦恼的山田阳说到这里重重拍了下脑袋,

“你说我,害,你连国小都没毕业。”

“若头,其实几天前在做任务,我倒是从几个金融精英嘴里套出了点东西。”入江正保持着平淡的脸色。

“金融精英?哦,就是那几个证券所的混蛋啊,偷偷借了我们高利贷去干吗了?”山田阳坐正,来了兴趣。

他倒是挺想和这群搞金融的人混在一起,奈何大部分看不上他的身份地位,听说是极道出身,避他和避鬼一样。

“买股票,他们说股市还在涨,可能会突破四万点什么的,我记下了他们闲聊提到的几支股票。”入江正如实说道。

“好事啊,说来听听。”

入江正将烟盒纸上的东西说了出来,其实他真的一点都不懂这些,国小还没毕业,认字都有点困难,几支股票的名字也念错了。

但正是因为这样,山田阳才更坚信不疑。

他书都没念多久,能有这个脑子用股票骗他?

山田阳听得满脸笑容,感觉美好的日子就要来了。

是啊,房产的回报速度还是太慢了,有什么比能随时买进卖出的股票更来钱的呢?

离开包厢,入江正在门口看到有些鼻青脸肿的花酱,她的艺名叫石原花,长得挺可爱,但做事喜欢随心所欲,然后总惹怒客人,有时候对方会拳打脚踢。

她也不是很在意。

给钱就行。

石原花大冬天就穿着一件吊带衫,下身短裙就和没有差不多,大腿手臂上有各种刺青,听说以前是某极道大佬的女儿。

女性家属在极道的地位很低,部分社团例外。

老爹死后,她就沦落到夜总会了。

明明还是读书的年纪,却已经熟练的各种交际,讨好男人。

石原花抽着烟,看他。

真是麻烦的女人。

“我只有三万円。”入江正面无表情走过去。

“无所谓啦,找个地方睡觉而已,给你打个折好了。”石原花笑着挽起他的手。

这一晚,他知道自己注定难眠。

同样难眠的还有睡在客厅的北原苍介。

在他的坚决要求下,三名少女一人占据了一间卧室,他则躺在了客厅松软的沙发上。

然而睡下去没多久,迷迷糊糊间,就听到有人来客厅,窸窸窣窣的声响,随后一条厚厚的毯子盖到了自己身上。

空调温度也被调低了。

少女身上荷花般的气息凑近了,是藤原纪香。

她静静看了自己好一会儿,北原苍介不好反应,只能装睡。

好不容易等到她离开,北原苍介扭动僵硬的身体,刚翻身。

又来人了!

同样抱着毯子的小林杏子脱掉拖鞋,赤足走在地板上,小心翼翼将空调温度又调整了下,将扇叶往上推了,这才轻手轻脚走到沙发边。

北原苍介刚把藤原纪香的毯子垫到脑后,又是一条压在了身上。

小林杏子身上是那种淡淡的兰花气味,大概是刚洗澡不久,皮肤红润晶莹,还有浓郁的女孩子味道。

她帮北原苍介将毯子盖好,然后慢慢跪坐了下来,就这么悄悄偷窥他的睡颜。

看了一会儿,小林杏子慢慢凑近他的耳边,在一个不算近的距离轻声呢喃了一句。

“阿里嘎多(谢谢)。”

少女吐出的气息一阵阵扑来,北原苍介继续装死,过了好久,小林杏子才重新站起,去了厨房倒了杯麦茶,然后轻轻放到茶几上。

“欧亚斯密(晚安),北原桑。”

夜,在沉浸中悄然而至。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