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连根拔起

厨房里,三名穿上围裙的少女一边叽叽喳喳聊天,一边动手处理着食材。

来自四国岛的藤原纪香和来自冲绳县的小林杏子都是厨艺小能手,相比起来,身为大阪都市人的山川小百合就有些相形见绌了。

她站在一旁给两个大厨打下手,时不时瞥向厨房外的客厅,帮好闺蜜密切关注心上人的一举一动。

北原苍介租的这套房三室一厅一厨一卫,还是大面积那种,厨房容纳下三个人绰绰有余,让住惯了小房间的藤原纪香与小林杏子惊叹不已。

有钱人的生活真令人向往与羡慕呐。

客厅。

北原苍介和山田一马坐在被炉里聊天抽烟,山田一马坐的笔直,神态和表情都十分严肃,两人的对话其实也处于一问一答的状态中。

一番交流,北原苍介算是大概摸清了山田组在大阪中央区的情况。

早些年山田家族起势,以歌舞伎町、高利贷等灰色行业发家,纠集了一大批忠心耿耿的小弟,将社团迅速发展到了中央区前五的水准,后来经营不善,经过几次分裂和叛逃,直到山田正宗接过组长之位,动荡的局势才稍微稳定了下来。

恰逢广场协议签订,在巨大的泡沫浪潮中,他果断转型,做起了房产信贷生意,巨大的收益又全部投入到房市股市中,一下子将山田组壮大了十几倍。

山田一马是他认养的义子,组内若头,与自己的若头付入江正号称山田组双龙,一度在大阪中央区极道圈里声名显赫。

“冒昧问下,山田君是怎么出事的?”北原苍介将烟灰一点,又轻轻吸了一口,就掐灭了。

他很喜欢抽烟,有点儿瘾,更多是怀念那种曾经的感觉,不过重活一世,对健康格外注重的他十分克制这方面的需求。

一天半包都没,只是需要才会抽上一两根。

烟雾缭绕中的山田一马沉默了。

这是他最大的心结,一个为自家社团付出所有的男人,最后却是这种结局,他一度想过自杀了事,最后还是因为在京都老家的姐姐放弃了。

本来打算在艾达精机工作几年,攒笔钱就回京都老家照顾姐姐,现在碰上北原苍介,他已经冰冷的心不知为何又熊熊燃烧了起来。

眼前这个年轻男人,好像才二十五岁,比自己小了整整五岁,却让他有种对方是名真正枭雄的无敌气魄。

“不想说也没事。”北原苍介没有逼他,这只是他的个人习惯,要培养成心腹手下的人,如果没什么可以拿捏的东西,他会很头疼的。

至于为什么选择了山田一马。

能打,会开车,脑子不笨,光这三点,能满足的人就不多了,而且他和艾达精机还有关联,只能是自己这艘船上的人。

“不,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山田一马摇头,深吸一口气冷冷说道,

“山田......阳,陷害了我。”

事情的经过在他嘴中缓缓吐出,厨房里的三人也停止了说笑,细细聆听,客厅内的两人也没在意她们,继续聊着。

这是一个非常悲伤的爱情故事。

一次械斗,重伤的山田一马被一个开居酒屋,名叫小野寺圣子的女人救下了,性子冷漠的他被对方的温柔所吸引。

但碍于自己的极道身份,他甩下钱就离开了。

后来几个月,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是鬼使神差般偷偷去那家居酒屋晃悠,一开始只是带着小弟帮她摆平周围的混混,后来就干脆进去吃喝了。

小野寺圣子是那种温柔贤良的女人,对谁都十分温和,觉察到这点后,山田一马十分失落。

原来她对待自己并不是特别的。

将爱意潜藏在了心底,山田一马有空就去她那里坐坐,清扫下周围的“垃圾”,偶尔两人会聊起一些人生相关的话题。

烦恼啊,开心的事啊等等。

渐渐,他开始有点厌倦极道上的打打杀杀,无止境的热血终会退散。

山田一马想要隐退了。

按照组内规矩,他要帮组里完成一个大任务,得到老爹许可后,才能正式离开。

那个任务是带着一千万円的现金和从北海道来的灰色商人交易,他记得,是一个很温暖的日子。

交易地点被人泄露了。

入江正那天也莫名其妙出了任务,没有陪同他。

孤狼般的山田一马被围追堵截,好不容易逃回山田组总部,却发现手里的现金袋内,全是废纸!

然后就是被拷问,毒打,压迫他招供。

他秉持着信念,也绝不愿相信山田组的兄弟坑了自己,直到山田阳带着小野寺圣子出现。

“你脑子是不是有病啊。”北原苍介突然蹦出一句话。

吓得端着炸猪排过来的藤原纪香差点没把手里的盘子甩飞出去!

山田一马也是愤怒而疑惑的看他。

北原苍介用手敲打着桌子,冷冷说道:“出发前,你就没检查过里面的钱是不是有问题?入江正突然被派去外面,这么大的生意,就让你一个人交涉,你就没怀疑过?”

“身为极道之人,我......”回想起来,山田一马自然能判断出一些端倪,很多细节都证实了,这只是山田阳一个漏洞百出的计策,他却中招了。

因为对山田组的信任和忠心。

“啪!”

北原苍介重重拍桌,打断了他的话。

“你已经不在山田组了,未来也不会再回去。”北原苍介夹起一块炸猪排,放进嘴里先尝尝,味道很不错,“在我这里,收起你那套狗屁不通的极道精神,哦抱歉,语气有点冲了,不过说实话,我真的不是很看得起这些。”

他在粉碎山田一马骨子里坚持的东西。

偏偏山田一马又反驳不了,只能憋屈的低着头。

“山田君,后来的事情,我也略有耳闻。对于那位小野寺小姐的事情,我感到很抱歉,但我觉得,害了她的人就是你。”

北原苍介砸了咂嘴,将筷子放下,他看着山田一马,该pua的时候还是得果断pua下,

“没有救下你,没有认识你,或者说没有之前你和她的交集,她就不会出事。”

“是......圣子,都是我害了她,我......”这也是山田一马最愧疚伤心的事情。

他低着头,庞大的身体不住颤抖。

“所以,你离开了山田组,背负着耻辱和仇恨,就这么打算在艾达精机做一辈子门卫?”北原苍介给自己开了听啤酒,看了眼山田一马,又将啤酒推到了他的面前。

“我......”山田一马一脸苦涩,拿着啤酒,一饮而尽!

他又不是没有想过复仇,可他能怎么办?

山田组家产庞大,势力雄厚,他就算能侥幸冲进去,也绝对杀不掉山田阳!

而且他们还掌握着自己的信息,一旦他露头,就是无止境的追杀,甚至可能蔓延到京都那边的姐姐。

到了这个年纪,他悲哀的发现,自己曾依仗的东西,在权势和金钱面前,屁都不是。

“今天帮了我,你也在山田组面前露头了。如果不想继续掺和进来,害怕他们的报复,那我愿意给你一笔钱,大概一千万円,你可以躲到四国或者九州那种地方去安度一生。”

北原苍介抿了口啤酒,

“算是对今天事情的报酬。”

一千万円!

眼睛都不眨一下就给出去了?

房间里的四人都愣住了。

这怎么听起来和一万円似的......

这么多钱,山田一马得打工十几年不吃不喝才能攒下!

“那北原先生怎么办?他们不好惹,在政界的关系也很好。”山田一马犹豫了下,又伸手开了一听啤酒。

“边吃边说。”北原苍介招呼三个少女坐下,她们杵在旁边,觉得突然插进男人的饭局不是很好。

小林杏子将菜都端了出来,香味四溢,然后自己则被小百合推到了北原苍介的身边挨着坐下。

左边是藤原纪香,右边是小林杏子,两种不同的少女香气扑鼻而来。

他用卫生筷又夹了一块炸猪排,缓缓说道:“我和山田组的矛盾似乎很难缓和了,我的打算是......”

“连根拔起。”

他将炸猪排送入嘴中,吧唧吧唧,很不绅士的嚼了起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