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决定出手

确认了没有危险后,三名少女也放开了些,对着北原苍介的雷克萨斯又是摸又是看,嘴里不住赞叹。

“系长,这辆车应该很贵吧?”有些小财迷的藤原纪香低声询问。

“还好,也就5万米金不到吧。”北原苍介摊摊手,按照汇率兑换,大概是六百万円,“差不多是藤原两年的薪水?”

藤原纪香一脸幽怨地看着北原苍介,心里小声嘀咕着,有钱了不起呀!哼哼哼!

“天呐......北原系长,您一定是某个大家族的继承人,对吧?一辆车就抵我们两年薪水了,呜呜呜,可恶的资本家啊。”山川小百合挥动着小拳头,气鼓鼓说道,“决定了,今晚要痛宰北原系长一顿!杏子酱,拿出你的手艺来,我要吃个痛快!”

“还请各位手下留情。”北原苍介笑着打趣,看向一旁的小林杏子,发现她扭捏着好像有什么事情,便过去问道,“小林桑,怎么了,还有什么问题吗?”

“我、我想去换个衣服。”小林杏子脸色绯红,她还穿着轻薄睡衣,在寒风里冻得瑟瑟发抖,又不敢说,让人看得有些心疼。

“我陪你过去吧。”北原苍介这才发现她只穿着单薄的睡衣,连忙脱下风衣披到她身上,“山田君,麻烦你先带她们上车,在外面万一感冒就不好了。”

“海翼!”山田一马鞠躬,恭敬地为两人拉开后方车门。

山川小百合和藤原纪香钻了进去,然后前者又偷偷露出一个小脑袋,不断冲着小林杏子挤眉弄眼,嘴唇还一张一合。

“记得表白呀~”

大概是这个意思。

小林杏子脸颊更红了,披着北原苍介的风衣,嗅着那股浓郁的男人气味,有点晕乎乎的,连忙缩着头小碎步跟上北原苍介的步伐。

重新回到车子里的山川小百合一脸怒其不争的表情,气死她了,好不容易有两个人独处的机会,杏子酱怎么就把握不住呢?

北原苍介以为是自己的问题连累到了小林杏子,心中颇为愧疚,刚才藤原纪香想说事情经过又被小林杏子阻止了。

这个女孩心地太善良,不想麻烦到自己吧。

他正好陪着小林杏子去看看情况,当来到二楼,看见碎了一地的玻璃渣,还有如血般流淌下来的红油漆,北原苍介意识到事情可能比自己预料的还严重。

要不是今天喊了藤原纪香过来,小林杏子会出大事!

这群Yakuza,真以为有点势力和钱就可以为非作歹了?

他阴沉着脸,小林杏子则是不好意思让他看到自己乱糟糟的闺房,说什么也不肯让他进去,就她一个人冲进房,简单掩了门,开始换衣服。

北原苍介等得有些无聊,目光不经意扫过,发现门缝很宽,隐约能看到里面一道雪白的身影在对着穿衣镜比划,连忙扭过头朝外看起夜色里的雪景。

大概过去十五分钟,穿着一件雪白大衣的小林杏子从房间里走了出来,她下身是条靓丽短裙,修长匀称的双腿穿着白色过膝袜,身材小巧玲珑,洋溢着青春纯真的气息。

她的皮肤本来就很白,在一身纯白衣衫的衬托下更为显眼,像是夜空下的一只精灵。

“让您久等了,万分抱歉!”小林杏子鞠躬,像是小媳妇般跟在北原苍介身后,是不是偷瞄他的背影。

她是那种从小接受传统女性教育的大和抚子般的少女,视男人为天,觉得走路时超过地位比自己高的男性都是件非常不礼貌的事。

因此她不愿意让自己的困难麻烦到心仪的男人,再大的问题,也该自己慢慢扛下。

“这几天,辛苦了。”北原苍介也想不出什么安慰的话来,只能这么说。

小林杏子却是微笑着摇头,有些受宠若惊的说道:“没有关系的,北原系长不用担心我。”

两人回到车上,看到换了装束的小林杏子,山川小百合偷偷凑上前耳语:“杏子酱,换上决胜内衣了吗?”

“诶?什、什么决胜......”惊讶到一半的小林杏子猛地捂住嘴,还好前排的北原系长没听到。

“哎呀,你这个笨蛋!大笨蛋!”山川小百合已经打听过了,北原苍介今天正好搬家,他的新家就在支行附近,是一整套超大的公寓,不出意外,她们几人今晚可以留宿在北原苍介家中。

这可是天大的好机会啊!

她偷瞄了一眼小林杏子,这个呆瓜一点都不懂,看来一会儿还得靠她撮合。

在她看来,北原苍介年轻英俊,前途光明,还有钱,简直就是一个完美男友模版!

要不是杏子酱喜欢他,她自己都要忍不住出手表白了。

回到中央区的繁华闹市,山田一马将北原苍介两人放到公寓附近的超市,自己继续载着剩下两人回公寓。

下了车的藤原纪香打了个喷嚏,然后眼前多了一只白皙修长的手。

手里拿着纸巾,有股淡淡的香气。

“擦擦鼻子,别弄得满脸都是。”北原苍介轻笑,随后带着她走进超市中。

藤原纪香心里一暖,将纸团捏在手心,快步跟了过去。

两人按照小林杏子的菜谱采购食材,藤原纪香本身也是厨艺小能手,也打算弄几个菜给系长尝尝,就又弄了一篮子食材提在手里。

“藤原,到底是怎么回事?”北原苍介不懂做菜,跑去冰柜拿了几罐啤酒,又顺了包万宝路,装在手提袋中。

藤原纪香恍然醒悟,难怪系长刚才不想带着她们去吃大餐,原来是想趁着独处机会询问事情经过。

那会儿她想说来着,屁股被小林杏子狠狠戳了下,就打住了。

杏子酱应该不想麻烦系长。

所以他为了让自己知道不是故意不带她去那家料理店,还特意说了那句下次单独带自己去吗?

藤原纪香心里有点小感动,系长这个大笨蛋,在有些小事上也还是很注意细节的嘛。

她一五一十把事情起因经过都说了。

北原苍介越听眉头越紧,这其中固然有他的原因,但和他预想的不同,山田阳那小子是很早就缠上了小林杏子啊。

自己只是正好坏了他几次好事。

泼红油漆,砸门砸窗,甚至想要把人拉去拍那种照片,这已经是妥妥的恶徒行为了。

那些Yakuza一般针对敌人或是欠债不还的人才会这么做。

听到警察也可能和山田组有关联,北原苍介的脸色愈发难看。

这事情,还是到了需要他出手去解决的地步。

藤原纪香肚子里也是气鼓鼓的不爽,从山田阳到井上彦,她发现这世界有好多有钱的坏人,可她偏偏又制裁不了他们!

好气!难道好人就该遭罪吗?

她看向北原苍介,隐隐有些期待系长能好好打击下这两个混蛋。

还有大岛光夫,浅野行长他们,也不是好人!

想到这两位,她又有点担心起北原苍介能不能抗住攻势。

毕竟浅野直人是支行行长啊,在东产那么多年,一定有很多关系和人脉。

忧心忡忡的藤原纪香就这么跟着北原苍介上了楼,推门而入,正好撞见了打算出来的井上桃。

身材高挑丰腴的熟女井上桃用惊愕的眼神看了眼北原苍介,怎么又带了一个漂亮女孩回家?

这个不是藤原纪香小姐么?

还有房间里一直阴沉着不说话的山田一马,一看就是个道上混的。

她总觉得心里描绘的北原苍介形象又变化了。

房间还有两个不谙世事,有些单纯的小女孩,他这是打算玩开了?

这么晚留宿人家,总不会是单纯为了吃饭吧?

“井上小姐?!”藤原纪香也很吃惊,这个女人怎么会从系长家里出来!

“啊,藤原小姐晚上好,你们玩的开心,我有事,先失陪了。”井上桃很识趣,这场晚宴的参与人显然不包括自己,与其杵在那里让北原苍介不爽,自己还是偷偷溜走好了。

倒是没想到,原来他不钟情自己,是因为喜欢更年轻,更清纯一些的嘛?

她意味深长地瞥了眼北原苍介,鞠躬,然后挤着他们出去了。

北原苍介也没想留她,反正喊过来就是觉得女人相对会打理房间,借用下廉价劳动力而已。

她可是拿了自己五百万円好处费,不压榨一下怎么说得过去。

另一边,山田一马也打算告辞,却被北原苍介给留住了。

“山田君也没吃饭吧,不介意的话就留下来一起吃。”北原苍介拍了拍他的肩膀,“我也想打听些关于山田组的事情呢。”

山田一马知道后半句才是核心,他自然不再推辞,同时心里也是猛地一惊。

北原苍介的语气,听上去可不是仅仅打听情报那么简单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