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Yakuza的战斗

看到车库里那辆霸气豪华的雷克萨斯LS400时,山田一马再度确信,背后的年轻人深藏不露,恐怕有着自己难以企及的背景和身份。

“北原先生,这车我没见过,可能需要熟悉一下。”他如实说着,却看见北原苍介已经一头钻进了副驾驶座。

“没事,撞坏了再买一辆就是。”

“......”

山田一马能感受到他平静目光下的急切,也就不再多说什么,立即上车,启动,朝着外面疾驰而去。

这款之后在北美销售长期位居第一的豪车驾驶体验极佳,让开习惯了垃圾车的山田一马有种难以言说的雀跃感。

起速快,车身稳,噪声小,简直就是男人最好的玩具。

旗舰版加长了车身,在繁华的街道上风驰电掣,引来无数人的注目和羡慕。

路边挥动着万円大钞的少女们侧目过来,眼中闪烁着小星星,恨不得追上车看看里面坐着的是不是英俊潇洒的高富帅。

“一个小时能到吗?”北原苍介还是极为平静的语气,然后和他简略说了下自己的猜测。

山田一马的脸色渐渐黯淡,他凝重着点头:“能。朝日小区是阿正负责的地方,他应该不会做这种事。”

入江正和他关系非常好,对双方的为人也是知根知底,之前他身为山田组若头时,作为若头付的入江正是他最为信任的兄弟。

那一次,山田阳设计陷害自己,还特意支开了入江正,就是怕他会出手阻拦,让事情变得麻烦。

不过见到北原苍介脸色不太好,他也就没再说下去,安心开车,准备到了朝日小区再看。

另一边,缩在管理室的三名少女并排坐在破旧皮沙发上,小林杏子听到藤原纪香打电话给了北原苍介,脸色绯红:“藤原姐,这么晚还麻烦北原系长,会不会太不好......”

她本来就不希望因为自己的事情影响到周围人,所以连好闺蜜都没告诉,更别说心中默默暗恋着的北原苍介了。

“没事没事,系长人很好的。而且今天买慰问品的钱也是他出的呢~他不会介意的。”藤原纪香笑着摆手,对系长她还是很有信心的。

就在她还想说些什么时,楼外忽然传来一声凄厉的惨叫,随后便是轰隆巨响,像是什么东西被撞飞了出去。

混乱的喊叫和咒骂声骤起,不过随后便被惨叫替代,有几道狼狈的身影在朝这边跑来。

藤原纪香下意识拿起一旁的拖把,将山川小百合和小林杏子护在后面,那几道身影分明是白天骚扰她们的Yakuza。

只是看起来......有点奇怪?

砰!

跑在最后的一人被一道巨大的身影抓住后颈,接着就飞了出去,脑袋朝下栽进了垃圾桶里!

“山、山田先生?”藤原纪香一眼认出了正前方拿着短棍的高大男人。

主要还是他脸上的刀疤太显眼了。

“还有北原系长!”小林杏子点了点刀疤男背后缓缓走来的西装男人,又轻轻捂住了嘴。

真的来了啊。

“北原先生,她们在管理室。”山田一马大步朝前,将几名窜逃的Yakuza揪住,一顿暴打,丢到了一边。

他们嘴里大喊着“山田大哥饶命”,迎来的依旧是无情的铁拳。

北原苍介在背后默默关注,心情复杂,不知道该说什么。

这就是他担忧了一路的Yakuza?

不知道是山田一马战斗力太强,还是这群小混混太弱了。

当然也可能是他下令让山田一马直接撞飞带头的猥琐男,把他们给彻底吓破胆了。

其实山田一马也被吓到了。

“撞过去,不用让。”

“撞死了我负责。”

平淡的两句话,却瞬间决定了一个人的生死。

山田一马只是犹豫了一瞬,就踩下了油门,这才有了藤原纪香她们听到的那一声巨响。

猥琐男冲天而起,估计不死也要断十几根骨头,那一下重击,让小混混们意识到可能惹上了更狠的家伙。

当山田一马下车后,他们的斗志就彻底消散了。

以前在山田组,他就以敢打敢拼著称,底下的若众(普通成员)没人敢和他对打。

躲在阴影里的一名Yakuza忽然冲起,对着北原苍介的头狠狠砸下。

小林杏子一直关注着他,第一时间发现了偷袭者,可她的“小心”还没喊出来,北原苍介的手已经动了。

他的动作比她的思维还快!

几乎是条件反射般,北原苍介从地上用脚挑起半截木棍,握住,熟悉的感觉涌上心头,挥棍,下落,劈斩在那名yakuza的脑袋上,木棍哗啦碎开。

被打懵的Yakuza愣了下,然后被一脚射飞出去。

标准的剑道起手式。

这是烙印在他记忆里的动作,好像重复了无数次般。

从小接受精英教育的北原苍介始终是学校剑道社和弓道社的骨干,在大学时还拜过一名剑道大师为师,穿越之前的原主工作之余一直没有松懈过这方面的练习。

此时的RB剑道连段位机制都还没推出(正式推出时间为平成2年(1990年)4月1日),很多老式剑道馆教育弟子,都以实战为基础。

而且剑道一向是精英家族的必修课,也是RB警察的必学科目。

也许和山田一马这种刀尖舔血的人无法相提并论,但他随意对付几名Yakuza还是问题不大的。

也多亏了这个,北原苍介才没被偷袭成功,不然脑袋上挨一下,总不是好事。

“漂亮!”山田一马赞叹了一句,将最后几人打倒,然后随意拉起一个低声询问着什么。

北原苍介丢掉了手中的木棍,走进管理室,长舒了口气:“你们没事就好,到底怎么了?”

“系长!”藤原纪香眼圈红红的,擦了擦眼睛,意识到周围还有人,便没有扑过去,她想说什么,却被后面的小林杏子轻轻戳了戳屁股,就没继续说下去。

山川小百合兴奋地挥动着小拳头:“哇哦!北原系长好帅!刚才那一下,啪!帅呆了!”

“北原系长,晚上好!麻烦您过来一趟,实在万分抱歉!”嘴里说着敬语的小林杏子不断鞠躬,语气里充满着紧张。

“是我疏忽了,今天应该陪着藤原一起过来看看你,没有生病受伤吧?”北原苍介叹气,他虽然知道了山田阳在针对自己,但没料到他还会对自己身边的人下手。

想到晚上来拜访一名独居少女,其她人也都是女孩,这样不太好,他就没和藤原纪香一起来,差点因此铸成大错。

人高马大的山田一马笔直站在门外,没有进来打扰他们,只是安静等着北原苍介说完话。

“你们今晚什么打算?”北原苍介看了她们一眼,总不能把她们继续留在这里吧。

藤原纪香眼珠子灵动一转,凑上来说道:“系长,我们本来打算是先去小百合家,不过正好系长伱也来了,要不一起吃饭吧?我知道有一家料理店特别好吃!最近还在打折呢!”

“好呀!好呀!我可是饿死了呢,一直没吃东西。”山川小百合嘿嘿笑着,北原系长现在名下可是有一亿円巨款,稍微蹭点吃喝应该不介意吧?

“诶......不要啦,我可以去小百合家里做点饭,让北原系长破费的话......”小林杏子连忙摇头摆手。

“杏子酱,你还没嫁进北原家呢,就开始为北原系长操心啦!”山川小百合坏笑着凑过去在她耳边呢喃,“要不就现在表白吧!”

“诶,没、没有!”小林杏子脸颊刷地绯红,熟透了似的,完全扛不住好闺蜜的攻势。

北原苍介大手一挥,下了结论:“正好我也没吃饭,要不一起去我家里吃饭吧?那个藤原和我一会儿去买菜,然后正好尝尝小林桑的手艺。”

下馆子的建议被单方面否决了,藤原纪香鼓起小嘴,有点闷闷不乐,那家料理店超级贵,但听说味道很好,她消费不起,可指望着系长带自己享受一次呢。

好不容易有机会来着......

“那个地方,下次我单独带你去,辛苦了。”北原苍介拍了拍她的小脑袋,和她走在最前面。

山田一马横在门口,恭敬鞠躬,看到他凶神恶煞的模样,小林杏子和山川小百合迟疑了下,见到北原苍介他们走远了,才对着他快速行礼,然后跟了过去。

几人见到那辆雷克萨斯LS400,纷纷惊呼,山川小百合更是好奇地这里摸摸,那里看看,各种打听。

北原系长不愧是有钱人啊!

而在另一头,奄奄一息的猥琐男挣扎着爬起,和同伴们搀扶着跑开了,让北原苍介给医药费的机会都没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