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委屈

窗户玻璃哗啦啦碎成一片片坠落下来,巨大的动静引得不少邻居偷偷伸头观望,但很快就被那些极道混混叫嚣着打回了自己房间。

“窗户也被敲碎了!藤原姐,我们该怎么办呀?”山川小百合面色惨白,提着水果篮子的双手微微颤抖了起来。

“杏子还在家,这样下去一定会出事,我们去管理室报警!”危急时刻,藤原纪香反而显得格外冷静,提着一箱牛奶就冲往了公寓。

“诶,海翼!”山川小百合愣了下,也快步跟上,途经刚从地上爬起的管理员大叔,她迅速鞠躬,然后和藤原纪香一起进了管理室。

“喂喂喂,你们是什么人?怎么能随意闯进管理室!”管理员大叔揉着发红的脑袋高声嚷嚷,见到藤原纪香跑到固定电话旁拨通了报警电话,脸色骤变,“喂!那是山田组的人!你们报警是想找死吗?!”

藤原纪香抬头冷冷扫视了他一眼,继续对着电话冷静说道:“拜托了,我们在朝日小区遭到了一群yakuza(RB对极道社团成员的称呼)的袭击,请立即过来援助!”

在RB,一般的极道社团不会主动去骚扰民众,被他们盯上的大多是其他社团的yakuza,或是有生意纠葛的人,由于被政府承认,他们行事张扬,面对敌人时十分凶狠,是真的什么都敢做的家伙。

在二楼的yakuza们听到了管理员大叔的惊呼,纷纷从栏杆处朝下张望,看到在打电话报警的藤原纪香后立即怒嚎了起来。

“喂,你这个女人是找死吗?”走在最后的黄毛翻身从二楼跳下,挥舞着手中的铁棍朝她们一步步走来。

“啊咧,居然还是两个漂亮的小妹妹,你们也住在这里嘛?”跟着黄毛后面的一名yakuza猥琐一笑,眼神肆意而轻蔑的扫描起她们的身体,“朝日小区现在是我们山田组的地盘,要是你们愿意和我们一起去玩玩,说不定可以减免一些租金哦?”

在他看来,会租在这种破旧小区的女人,不是出来卖的,就是来自乡下的打工妹,稍微言语勾引下,说不定就能拿到手。

山川小百合抱紧双臂,被他视奸般的目光恶心到了,低声骂了一句:“恶心!”

“嘿嘿,一会儿还有更恶心的东西给你看看呢。”那名yakuza淫笑一声,和几名同伴包围住了管理室,然后一把推开了缩在门边的管理员大叔,“滚开老头,别在这里碍事。”

看到一群yakuza朝自己走来,藤原纪香也害怕了起来,但她没有退缩,而是反过来护住了身后的山川小百合,竭力学着系长的样子和他们对视。

不要害怕,千万不要害怕!

她在心里给自己打气,伸手抄起了水果篮子里的几个苹果,对着他们说道:“不要再靠过来了!我已经报警了!不想被抓走的话,你们还是快点逃跑吧。”

“报警?”黄毛冷笑一声,摊了摊手,随后冲着其他人大笑,“她说要报警抓我们诶?”

“哈哈哈......”

一阵阵大笑传来,好像藤原纪香说了什么有趣的笑话般。

“我好怕哦~”那名一直调戏山川小百合的yakuza笑着又走上来几步。

怎么回事?yakuza们居然都不害怕警察了?藤原纪香皱眉,稍稍后退了几步。

眼看那个最贱的yakuza就要伸手抓到自己,她鼓起勇气,啪地一下将手里的苹果给丢了出去,狠狠砸在他的脑袋上!

那名yakuza也没料到她真敢动手,脑袋被砸得歪了下,有点疼。

眼中的笑意慢慢凝聚成了怒火。

“你这女人......是真的想死吗?!”

他迈出一步,骤然抄起一根木棍,就在这时,一道声音打断了他的动作。

“住手,蠢货!”

啪!

飞过来一根铁棍,砸在那人的头上,把他打了个踉跄。

藤原纪香踮脚看去,发现并不是赶来的警察,而是那个带头泼油漆砸窗户的绿毛。

“哪个混......入、入江大哥!”被砸的猥琐青年缩了缩头,然后被走来的绿毛一只手按住脸狠狠推到了一边。

“全部退出去!”名叫入江正的绿毛手里还提着油漆桶,身上点点红色油漆,神情淡漠,看了看管理室中的两名少女,突然猛地将手中的油漆桶丢到了藤原纪香的脚边,

“你们认识那个叫小林杏子的女人?”

“认、认识又怎么样?”山川小百合探出头,“你们做出这种事,我们会追究到底的!”

“我们可是东产的职员!”

听到这两个漂亮少女居然是东京产业银行的员工,那群山田组的yakuza纷纷愣住,神色不善,却不再那么咄咄逼人。

极道社团要转型,最主要的上游便是银行,因此内部规定不允许随意招惹银行正式职员,毕竟大家的社会地位截然不同,还是要有所觉悟的。

这么说来,若头让他们天天骚扰的少女也是东产的人了?

若头他......是脑袋坏掉了吗?

有几人忍不住在心里吐槽了下。

“东产的职员......”入江正皱眉,他接到山田阳若头的指示来骚扰这个名叫小林杏子的女人时,并不知道她是东产的职员。

入江正是山田组现任组长山田正宗一手带大的孤儿,和山田阳是发小,但组里关系最好的却是已经离开的前若头山田一马。

那时,他已经从干部被提拔成若头付(若头的私人保镖,一般有若头最信任的兄弟担任)。

后来山田一马犯事被逐出山田组,他还以为自己也会被清算。

没料到山田阳没动他的位置,还继续让他担任若头付,虽然他很不喜欢组长的这个儿子就是了。

总是派他去做一些不着调的工作,这次也是,连对方背景都没调查好就动手了?

东产职员身份是山川小百合情急中随口说出来的,藤原纪香倒没料到竟然对yakuza们有点威慑作用。

既然有顾虑,为什么还要这么明目张胆的骚扰小林杏子?

她实在无法理解这群败类的脑回路。

“那个女人也是东产的?”入江正冷冷看着她。

“是!”藤原纪香也是以凶狠目光回应,她才不怕这些社会底层的渣滓呢!

莫名其妙的来别人家里打砸,就该受到法律的制裁!

入江正沉默了下,随后捡起她脚边的油漆桶,起身说道:“告诉她,如果不答应的话,我们还会再来的。”

没等藤原纪香她们反应过来,他就赶着一群yakuza往外撤离了。

一大波人如潮水般退散,只留下一片狼藉。

过了几分钟,“来迟一步”的中年警官过来调查情况,被山川小百合狠狠呛了几句后白着脸回去了。

“气死我了,他就是故意来得晚!这里的警局一定和那什么山田组......”山川小百合气得跺脚,提到山田组,她这才反应过来,“啊,原来是那个混蛋啊!”

“怎么回事?”藤原纪香弯腰拿起水果篮和牛奶,“先去看看杏子吧,边走边说。”

山川小百合将山田阳这些日子不断骚扰小林杏子的事情一股脑儿都说出来了,恨得她牙痒痒。

“杏子不肯就范,他就用各种手段恶心我们,原来这几天还叫了yakuza来骚扰杏子,太可恶了!”

两人说着来到那间房外,玻璃窗几乎都碎光了,碎渣掉了一地,她们小心避开,然后敲门时发现门也被锤开了。

“杏子酱,你在哪里?”山川小百合推门而入。

藤原纪香拎着慰问品紧随其后,这是一个灰白色调的房间,墙体斑驳,老式装修,不过还是能看出被精心打扮了一番。

房间里有清幽的少女体香,夹杂着一些淡淡的皂角味道,来自不远处窗口阳台晒着的干净衣服。

她一眼就看到了缩在角落里抱着头,蜷成一团的小林杏子,穿着粉色睡衣,头发散乱,面容憔悴。

听到了推门声,小林杏子先是一惊,下意识要朝床底下钻过去,在看见藤原纪香她们后,才放松下来,脸上露出一丝疲倦的笑容。

“小百合,藤原姐......你们怎么来啦?”她起身,先是朝外张望了下,随后将她们拉进房间,想要关门,却发现门锁都坏了。

窗户也全部碎了。

“你们没事吧?没有被那些人欺负吧?”小林杏子说着走向靠墙一侧的木桌,“我、我给你们泡点茶。”

她有些语无伦次,然后啪嗒一下,陶瓷茶壶没拿稳,掉在了地上,碎成一块块的。

小林杏子怔怔看着茶壶,过了一会儿,对着她们的背影忽然抽动了起来。

随后便是怎么也止不住的嚎啕大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