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极恶临门

“我早上到了井上物流,还没见到井上社长,就看见......看见好多工人聚集在一起议论纷纷,说是会社经营不善,马上就要倒闭了。而、而井上社长打算携带巨额银行贷款逃跑,一分工资都不准备发!”

“起初工人们还只是偷偷聚集在厂房里讨论,我走时,财务部长已经带着一些工人代表找过来了!要不是井上小姐带我从后门出去,恐怕一下子就得被工人们包围住!”

藤原纪香捏着小拳头,气鼓鼓说着,随后担忧地看向北原苍介,

“系长,井上社长该不会这几天就携款逃跑吧?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我明明还没准备发出消息呢。”

按照原来的计划,等北原苍介收回那笔贷款后,她才会偷偷向大阪的同期们散播这个消息,彻底将这个无良的企业代入谷底。

然而现在,距离上次拜访没过几天,井上物流要倒闭的消息就传开了!

这样下去,不用多久,其他银行就会感知到异样,一旦他们也去收贷款,那么北原苍介就不一定能全部收回。

他掌握的是井上彦要逃跑的讯息,同时又拥有井上物流经营不善的铁证,仅仅是东产,井上彦还能支持住,堵住北原苍介的嘴,就能稳定,继续向其他银行借贷买房买股,可一旦消息完全传开,北原苍介的筹码就会少很多。

藤原纪香急得要死,却怎么也想不出问题出在哪个环节,她一低头,看见北原苍介老神在在地翘着二郎腿淡笑,既不紧张也不担忧,不由得气急。

“系长!”她咬着嘴唇,想提醒,又不好在大庭广众下喊出来,只能一边跺脚一边干着急。

北原苍介哈哈笑了下,不再逗弄她,将桌子旁那份新的计划书拿起来交到她的手中。

“看看吧。”

藤原纪香疑惑看他,拿起计划书翻阅了一遍,愕然发现系长居然将井上物流列入了计划观察对象里!

这是怎么回事?

她彻底懵了,那个无良企业,怎么能进入到系长的项目里?

“陪我出去逛逛吧。”北原苍介拍了拍她的肩膀,带着满腹不解的藤原纪香离开了支行,从后门来到外面的街市。

冬日雪花飞舞,整个大阪银装素裹,像是童话里的国度,令人着迷。

此时RB国民经济鼎盛,人人钱包厚实,一到冬季,不少人结伴去国外滑雪,或是跑去温暖的地方泡温泉,享受着短暂而充实的假期。

街边来往人群不少,北原苍介没有打伞,就和藤原纪香这么走在雪中。

他简单说了下浅野直人卡项目的事情,推断是山田阳从中作梗,他因此将计就计,让浅野直人反推了自己一把,说不定可以顺利吃下井上物流。

“井上物流要破产的消息,是我让井上桃放出去的,看来她还是蛮听话的。”北原苍介笑了笑,随后转头看她,“藤原,有些事情,我觉得还不是你可以接触的时候,抱歉,没和你说。”

藤原纪香听得一愣一愣,她不太明白北原苍介的一系列操作,反正从一开始就没怎么懂,只是亦步亦趋地跟着,听到是他让井上桃放的消息,心里就更迷惑了。

不过系长一路来从未失手,总是让她大吃一惊,做出令人惊艳的事情来,她相信系长有自己的想法和决断,便摇摇头不再说什么。

“那、那我还能帮系长做什么呢?”藤原纪香鼓着嘴,系长说是不想让自己接触不好的事情,但这种被排斥在外的感觉更令她难受,她又不好说出口,只能这么扭捏着暗示下。

希望系长这个大笨蛋能明白,她才不是很在乎什么不好的事情呢。

当初决定进入东产,她就有过接触社会最阴暗一面的觉悟。

那些金融精英表面有多风光,背地里就有多龌龊,世界就是一面光一面暗的,她相信自己能慢慢适应。

然后在光暗之间,走出属于自己的一条路来。

“井上物流的事情,我会继续跟进,你的话,就代我去看望下小林杏子小姐吧?”北原苍介叹气,拿出钱包,想了下,从中抽出一叠万元大钞,塞进她的手心,“喏,上次、上上次、上上上次的打车费,然后你和山川桑一起买点慰问品......嗯,就以你们自己的名义好了。”

“诶,好......”藤原纪香看了眼手中的钞票,吓了一跳,这得有二十万円吧,都快赶上自己一个月的工资了!

等等,之前的打车费都是自己出的吗?为什么自己一点印象都没?

说起来,好像确实每次和系长出去,回来后包包里的钱就少了一大截。

“好了快去吧,又是同期,又是同事,你得多用点心,虽然大家在支行里的交集不多,但在银行,人事就是一切,得好好在意才行啊。”北原苍介拍了拍藤原纪香的小脑袋,让她先回去,“我再自己走一会儿。”

“海翼~”藤原纪香捏着钱鞠躬,目送北原苍介的身影渐渐消失在雪景中,这才回身跑回了支行。

苦逼的山川小百合正被自家系长疯狂穿小鞋,小半个大厅的清扫工作都交给了她,从3点到现在,已经过去整整一小时了,还没弄完!

她咬着牙小声咒骂自家系长还有大岛光夫未来会秃成地中海,继续奋力拖地,起身时看到了攥着一大叠钱冲回支行的藤原纪香,便挥手打了个招呼。

“藤原姐,怎么了?”

“诶,小百合,你在这里啊,我还打算去你们课找你呢。”藤原纪香顿住脚步,疑惑看她,“你怎么在拖地?”

“说来话长,反正都怪系长和大岛那......”山川小百合挥动小拳头忿忿不平,一回头看见自家系长的阴冷目光扫视而来,连忙低下头继续拖地,小声和藤原纪香碎碎念叨。

听了个大概的藤原纪香气不打一处来,那个天天和系长做对的大岛光夫怎么就那么恶心,还来欺负小百合她们!

“我帮你一起吧。”藤原纪香总不好看着山川小百合干完,就将钞票塞进口袋里,捋起袖子一起打扫。

“谢谢你,藤原姐~唉,要是能和你一样成为北原系长的下属就好了。”山川小百合吐着苦水,和她并排站立。

“可你们是运营岗位诶,不然的话申请一下调岗,说不定有机会的哦。”藤原纪香笑了笑,“哦对,那些钱就是系长给我的,让我给杏子酱买点慰问品。”

“啊,这也太温柔了吧~羡慕~杏子知道了,肯定感动得死去活来。”山川小百合两眼冒星星,“也不是完全没有机会哦,只要北原系长努力下,成为行长不就......”

两人相视一笑,没有继续这个话题。

半小时后,藤原纪香和山川小百合换上日常服装,出了支行,朝电车站走去。

小林杏子租在中央区偏远地带的老旧小区,电车坐到终点站后还要走两公里路。

她们挑选了终点站附近的一家超市,买了水果牛奶等慰问品,趁着天色还没黑,快步朝那个名叫朝日的老旧小区跑去。

藤原纪香也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不禁心生感慨,原来那么繁华的大阪都市也有这么破旧的区域啊,基础设施看起来不比她老家好多少呢。

“听说这里的租金只要三万円一个月!”山川小百合脱去制服,换上的是朝气蓬勃,稍显热辣的开领毛衫和迷你裙,加厚的棉丝袜包裹住整条腿,曲线诱人,青春靓丽。

临近朝日小区,行人已经十分稀少,两名少女依偎着同行,在破旧公寓前看到了几名身穿皮夹克,流里流气的年轻人。

他们染着五颜六色的头发,有的手里还拿着短棍,铁棒,成群结队,最前方的两人提着大木桶,说话间便走进了小林杏子所在的公寓楼中。

是极道混混?

藤原纪香和山川小百合同时紧张起来,放缓了脚步。

然后只听到一声怒吼。

刚探出头的中年管理员被一个绿头发男子一脚踹飞,随后是不太清晰的喊叫。

“......少多管闲事啦!”

一群人涌入破旧公寓,很快就出现在了二楼。

“是......是杏子的家!”山川小百合捂住嘴,冲二楼一群极道混混围过去的地方不断点着,“他们、他们往杏子的房间去了!”

“确定吗?”藤原纪香心一紧,目光也投射了过去。

一群混混停在某个房间门口,为首几人恶狠狠捶打着大门,口里还在疯狂怒吼咒骂,过了一会儿,最前面的人就拿起木桶狠狠一泼!

殷红的油漆涂满了大门和墙壁。

像血一般流淌而下。

锤门的动作还在继续,见没有反应,几名极道混混开始拿起铁棒木棍狠狠敲打窗户!

“快给老子滚出来啊,臭婊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