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可怕的男人

天没亮,很少早起的北野兰破天荒的起来洗漱化妆,对着镜子里那张漂亮的脸蛋不停描摹。

房间里还散落着昨夜留下的各种烟蒂和酒瓶,彩电中播放着宫泽理惠的新剧《天鹅泪》,比起这部电视剧,她倒是对这台刚购置不久的彩电更感兴趣。

桌边的传呼机一直在响,这个年代,能用得起手机的人凤毛麟角,大部分人还在用传呼机,她随意扫视了眼,“3-3-4-1(寂寞)”,也不知道是谁发给她的。

此刻的北野兰根本没有心思去理会这些寂寞闷骚的家伙。

她现在满脑袋都是北原苍介,以及昨晚的通话内容。

昨晚对方突然打电话来,从语气里确认对方没有喝过头,也没有神经错乱后,北野兰压抑住内心的好奇和不解,很礼貌的与他约了上午十点见面,就挂断了电话。

她没见过北原苍介,但对他的个人资料却早已背得滚瓜烂熟。

出身金融豪门,父亲是东产手握实权的高管,东大毕业,三年就凭着自己的能力升任系长,这样的男人,必然是金融业最顶尖的人才!

一个头脑清醒,能力上佳的金融精英,半夜打电话给自己说要抛售名下所有房产?

北野兰做的是房地产生意,一直与金融行业密切合作着,工作时听过不少金融界精英人士对当下房地产大环境的分析。

他们的观点如出一辙,普遍认为如今是房市最好的时代,是投资者的天堂。

只有人会将资金大量投入房市,绝不会有人将资金套现出来!

然而北原苍介就打算这么做了......

绝不会毫无理由!

想不明白的北野兰心痒难耐,恨不得立即见到北原苍介问个清楚,工作这么久,她还是第一次被一个电话弄得这么心神不宁。

打扮花了近两个小时,套上黑色棉丝袜,穿上紧身短裙,又只在内衣外套了一件大红色V领毛衫后,北野兰这才满意点头,拎上名贵的包包,扭动着腰肢出了门。

她一路下楼,约好的见面地点距离自家公寓很近,是商厦里的一间咖啡屋,此时许多社会精英经过一夜的折腾仍旧神采飞扬,西装革履地穿行在商厦间,准备着新一轮的招待任务。

当她走入咖啡屋时,却愕然发现约好的位置上,一个容貌英俊,衣装笔挺的男人已经点了咖啡和早餐,安静的吃着。

他的侧脸很耐看,年轻的脸庞上没有任何稚气,完全不像是毕业三年,只有二十五岁,还没有太多社会经验的职场新人。

这让她更加笃定之前心里的判断,也愈发迷惑。

这么大的事情,他竟然还能表现的这么沉稳?

该说不愧是金融业的年轻精英么?

北原苍介正聚精会神地看着一张报纸,上面还在大肆渲染RB经济雄起,疯狂鼓励民众多投资,多购入房产。

感受到有一道目光注视到了自己,他缓缓抬头,看见门口性感妩媚的北野兰,就朝她招了招手。

“北野课长你好,初次见面,请多多关照。”北原苍介起身合上报纸,鞠躬打招呼,随后又坐下了,点了点面前的菜单,“吃过早餐了么?”

北野兰先是微微摇头,随后快速打量了下眼前的年轻人,也是鞠躬回礼:“初次见面,请多多关照。北原先生来的很早呢。”

大阪中央区距离江户川区近四个小时的车程,她原以为北原苍介会迟到,却没料到他还早来了一步,反而像是自己迟到了。

她下意识看了眼手腕上的表,九点四十五分,还没到十点呢。

“让女士久等不是什么好习惯,尤其是像北野课长那么漂亮的美女。”北原苍介抿了口咖啡,颇为优雅的挥了挥手,招呼服务员过来,“一份黑森林蛋糕,一杯热牛奶。”

“美酒加咖啡可不是什么好组合,早上还是喝点牛奶比较养胃。”北原苍介冲她一笑,继续说着,“保养皮肤的效果也不错。”

北野兰听得脸颊微红,她微微低头用力吸了几口空气,明明都喷了香水,为什么他还能嗅到自己身上的酒味?

无酒不欢是她工作后养成的习惯,她倒是从不觉得这是什么恶习,可此时面对笑容和煦的北原苍介,北野兰忽然有种小女孩犯了错的感觉,有些不敢直视他的眼睛。

该不会在他那里留下了糟糕的第一印象吧?

北野兰变幻的小表情完全被北原苍介看在眼底,前世一生,他都在和各种高手交锋对垒,对人的观察判断能力早就出神入化,借着这个机会,他切入话题,和北野兰随意聊了起来。

虽然聊得只是些场面话,但却让北野兰听得十分舒心,北原苍介不像那些跑腿男和买单男,说着讨人欢心的话时也没有卑躬屈膝的感觉。

这样的男人,是不太可能头脑发热的。

“昨晚电话里说的事情......”北野兰搅动着咖啡,率先引出了话头,同时偷瞄北原苍介的表情,观察他的反应。

半夜打来电话,一大早开车来找自己,可见他抛售的决心有多大。

东京的房价明明还在疯涨,他的抛售究竟是基于什么原因?

北野兰疯狂思考着,想要搜寻答案,却始终找不到那个关键点。

“我打算将名下的三套房产全部出售,越快越好,这些是交易需要的资料,北野课长请看,是不是还有什么遗漏的?”北原苍介从公文包里取出了厚厚一叠文件,放到了桌子上。

北野兰揽过文件,迅速检查,随后点头:“资料已经齐全了,不过北原先生,我想冒昧的询问一句,大阪的那套房产您不是自己正在使用么?”

昨晚电话里,他只说了东京的两套房产,后来北野兰查询过,北原苍介名下一共三套房产,还有一套位于大阪中央区,是他当下的住所。

连住所都打算出售了?北野兰心里一跳,意识到事情可能比她想象的还要严重!

这是铁了心要和房产彻底割裂啊。

她努力保持着微笑,心里却是焦急的等待着他的解释。

“啊是的,我打算之后先租房一段时间。”北原苍介笑着点头,“交易后的所有钱请汇到我的这张卡上。”

这是他的工资卡。北野兰瞥了一眼,立即收回目光。

他不惧怕这件事被其他人知道。

在这个时期抛售房产实在让人难以理解。北原苍介行事如此果断,又不担心被人知晓,看来已经得到了身后北原董事的默许。

想到北原董事,北野兰微微坐直,渐渐萌生出一个她自己都不敢信的惊人猜测。

难道是北原家得到了什么内部消息,近期会发生巨大的房市动荡?

他选择找自己交易房产,而不是找其他中介,说明他信任自己,也许是想将自己培养成嫡系?

北野兰觉得这种可能性很大。

听说东产内部的派系斗争极其厉害,北原董事必然希望自己的儿子能迅速成长起来,而要在东产占据一席之地,不仅需要较高的职位,还要一些羽翼来丰盈自己。

那这一次北原苍介亲自过来委托交易事宜,就不是那么简单了。

“北原先生请放心,我一定会亲自处理好,尽快将资金汇入您的账户。”北野兰坐得很直,双手轻放在大腿上,摩挲着黑丝袜,显得有点紧张,与之前电话里的慵懒态度截然不同。

北原苍介拿起咖啡补充道:“那就麻烦你了。对了,我大阪的这套房产应该也能很快出手吧?”

“我在大阪也有一些关系,北原先生不必担心。既然您决定好了,那我就收下这些文件了。”北野兰揽过所有文件,终于还是压住了询问售卖理由的冲动。

“那这件事就拜托北野课长了。对了,回头请代我向北野社长问好。”说完场面话,北原苍介开始收拾起东西,他还要开车回大阪去处理股票的事情。

他自然觉察到了北野兰前前后后的一系列细微态度变化,不过这都不重要,要是她无法从自己变卖房产这件事中发现什么,说明职业嗅觉不够灵敏,那她即便能侥幸渡过泡沫破裂期,未来也只会泯灭在更残酷的经济大萧条时期。

北原苍介对未来能进入自己商业版图的合作伙伴有着极高的要求,绝不会随意拉人入伙。

北野兰站起身送走了北原苍介后,立即提上包马不停蹄地返回了公寓。

在玄关处,她一边快速甩掉高跟鞋,一边拨通了父亲的电话。

“小兰?”电话中,父亲雄厚的声音传来。

北野兰将这件事简略说完,然后不等父亲说话,就又说道,

“现在东京地价还在攀升,只要捏在手中,他就能轻松成为一名富豪,此时出售,我想用不了几分钟,就会被人买走,这中间的损失......很大。”

“我实在想不通其中的理由。”

“嗯。无论苍介他是因为什么理由抛售房产,他愿意第一时间找你,就说明北原家还信任着我们,在职场上,问的越多,越会得到更低的评价。没人愿意培育无能、没有思考能力的下属,这件事,小兰你做的很好。”

停顿了下,北野武继续说道,

“处理完苍介的房产,你亲自去一趟大阪,多拉近和他之间的关系。另外,暂停我们的房产扩充计划,开始紧缩吧。”

“好的,爸爸。”从父亲的语气里,北野兰感知到了一丝异样的味道,他不是会轻易做出判断的人,可见北原苍介这次给予的信息还有自己没有考虑到位的地方。

真是一个可怕的男人啊。

她看向床边的半瓶红酒,眼神变得迷醉,又有些期待。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